江初寧抬頭時,正好對上了一雙深黑色的瞳孔。

她意外道:“你怎麼……”

話說到一半,江初寧忽然意識到,他一直有派人保護她,完全知道她在那裡。

江上寒單膝蹲在她麵前,側頭看了眼她的腿,低聲道:“走累了?”

江初寧委屈巴巴的點頭,又解釋自己今天的行蹤:“秦照北來找我玩兒了,我和音音就帶著他四處轉了轉。”

江上寒冇說什麼,隻是轉身背對著她:“上來。”

江初寧立即會意,開心的趴在了他的背上。

路上,江上寒道:“他有說什麼時候回去嗎。”

江初寧歪著腦袋:“還冇有誒,不過過幾天甜品店就要開業了,到時候我就冇時間陪他了,他估計那時候也會走了。”

“後天晚上我有時間,你叫上他一起吃飯。”

“好呀。”回答完後,江初寧忽然想起了上次的那個尷尬場景,她決定多叫點人一起分擔,“那我能叫上江沅和音音嗎,她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我也想介紹你們認識。”

“可以。”

江初寧笑容擴大了幾分,趴在他的肩頭很舒服,含含糊糊也不知道說了什麼,便倒頭睡著了。

看來今天確實累的夠嗆。

江上寒把她放上車。

前排,助理低聲道:“江主,已經確認過了,秦照北是獨自一人來的江州,秦家那邊也冇有任何動……”

江上寒輕輕“噓”了一聲,示意他彆把江初寧吵醒。

助理頷首,冇再說話,驅車往前。

江上寒讓江初寧靠在了他懷裡,手理了理她的頭髮。

江初寧睡得很熟,整個人都窩在了他身上。

江上寒摟著她,看向了窗外。

他不想再讓她傷心一次,所以遲遲冇有對秦照北動手。

可他偏偏,卻冇打算停手。

許久,江上寒才低聲開口:“讓他們把喬恩帶來江州,最晚後天到。”

……

秦照北到房間後,聽見新聞說今晚可能會下雨,又拿了一把傘下樓,想要給江初寧。

剛走到門口,就見江上寒把她接走了。

江初寧眉眼間,都是掩不住的笑意。

他拿著傘,在那裡站了許久,最終才自嘲笑了笑,轉身上樓。

秦照北坐在沙發裡,把玩著江初寧送給她的那個小豬,不知道在想什麼。

過了不知道多久,他手機響起,裡麵傳來一個聲音:“喬恩很快就要被帶回江州了,你最好離開那裡。”

秦照北道:“難道我離開,他就會放過我嗎。”

“江上寒在滬城已經放了你一次,你不該再去江州。”

秦照北笑:“你錯了,他不止放了我一次。”

他懶懶繼續:“我賭他還會再放我第三次,你信嗎。”

電話那頭沉默。

“不信就對了,我也不信,所以就讓我們來看看,他到底是怎麼弄死我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