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

該落城外圍。

士兵急忙跑進主帥帳篷,直接跪下,焦急而道:“稟告神龍長老,群山處有部隊朝我方背後襲來。”

冥雨猛然一拍桌子,當即而立:“他還真如我們所料,果然主動來襲。”

“神龍長老,給我五萬軍隊,我必拿韓三千人頭回來。”葉世均同時起身,眼中滿是憤怒。

在得知韓三千不過是以空軍嚇唬他們,葉世均心中擔憂早已被憤怒完全取代,此時自然聽聞韓三千率兵殺來後,整個人急於複仇。

冥雨眼神中閃過一絲不耐煩,仗打到這份上,她也不知道這葉世均還有哪來的麵子和自信還要去對陣韓三千。

要不是看在他是公子爺的份上,冥雨真想大罵一聲,不先去照照鏡子。

“我去吧。”裴固起身,望向冥雨。

冥雨其實的意向中人也是裴固,幾番大戰幾番慘敗,冥雨已經把韓三千完完全全的看成了另外一個高度。

自然,葉世均也好,朱顏碩也罷,也許他們在對陣一些其他人上麵,可能是綽綽有餘,可如果要對上韓三千的話,他們真的不夠看的。

裴固,裴家的家主。

論能力,論修為,他絕對不在自己之下,自然,他也可能是唯一一個能對得上韓三千的人。

“裴家家主願意出戰?”冥雨強忍高興而道。

“哼,都是一起並肩之人,誰出戰與否又有什麼可重要的呢?”裴固冷哼一聲:“我們的目標都是取得勝利。”

“況且,你們都把這個韓三千吹的神乎其神,老夫倒是想要會一會這小子,看看這小子到底有著怎樣的本事。”

話落,裴固望向自己身邊的隨從:“去吩咐部隊準備一下,我們前去迎敵。”

“是!”

隨從急忙退去。

見到如此,冥雨心中也長出一口氣,起碼心頭大石落下了不少:“好,那就有勞裴家主了。”

“是否還需要多派些人手?”

裴固聞言,微微一愣,緊接著不屑一笑:“我裴家十萬精兵都對付不了一個臭小子嗎?他多少人馬?”

“按照我們先前推論,如果山下樹林裡人不多的話,那麼加上我們看到的參戰的人數,估計兩千不到,他有奇獸近萬,以及我們部隊撤退時估計投降他們的有一萬多人。”

聽到這話,裴固整個人更加臉上寫滿不屑了,這意思加起來能打的人和獸總數量也頂多一萬出頭一點。

他是真服了,就這樣的人數,二十萬大軍居然會被人家給嚇成這樣。

他是真不知道該笑這幫人豬,還是表揚敵軍玩的一手妙計。

“就這點人馬,我裴固若是還要增兵的話,那說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裴固不屑一笑,掃了一眼在場所有人:“有的時候薑還是老的辣。”

“他那些招數,對付你們恐怕足夠,但想跟我玩?哼!”

“都等著吧,看裴某人是如何給你們報仇的。”

話音一落,裴固轉身便走。

冥雨想要叫住他,提醒他韓三千需要謹慎對待,可裴固一是根本不給她任何勸阻的機會,二是他這番話著實對冥雨一幫人羞辱極大。

朱顏碩冷冷的望著離開的裴固,心情忐忑,苦聲一笑:“也不知……是該祝他順利,又還是祝他領略下韓三千的風采。”

數分鐘後,圍城之軍裡,鼓聲陣陣,數萬檮杌戰士已然整齊列隊。

裴固身騎一隻火麒麟,肩批一件長披風,手持長劍,威風不已。

看了眼眼前密密麻麻的大隊士兵,他長劍一提,直指群山方向:“眾將何在!”

“在!”

“隨我衝鋒,殺!”

“殺!”

大批士兵猛然隨裴固轟然奔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