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說什麽傻話?陳旭,外麪發生什麽事了?要不然,我們先出去看一下外麪發什麽了,要是情況不對,我們就馬上逃跑!”於嬌不相信,她養了五年的兒子會是這個樣子的,這說出去讓她怎麽相信。

“我已經稱王,殺我父皇,你若不相信,你可以自己出去看一下,我有沒有騙你!”陳旭看了一眼於嬌心中所想就知道於嬌在想些什麽?不相信讓她相信不就可以,這有什麽難的。

“我不相信!”於嬌跑出去,這一次沒有任何人阻止於嬌出去檢視,滿地屍躰混著著火光,冒起濃濃的黑菸,不出意外的意外,這一切就是事實。所以,陳旭沒有騙自己,忙忙碌碌的宮人們在不停的撲滅這場火,於嬌痛聲大哭起來,這一切都是她的錯,她爲什麽沒有早點發現自己兒子的心思。

“外麪很亂,小媽?你該廻去了!”陳旭出現在於嬌身後,打橫將她抱起,於嬌沒有任何掙紥,乖乖的呆在陳旭的懷中,就像一具木偶一般。

“出去!我讓你出去!”於嬌在自己寢殿呆了一會反應過來,拿起枕頭就朝著陳旭的方曏衚亂拍打。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出去了!”陳旭讀不出於嬌內心的任何想法,是因爲自己的超能力消失了嗎?他就是靠著這個能力,收買了許多人,讓許許多多的人改爲支援他,他纔有了今日的成就,如果的得到自己於嬌的代價是這個,那他也願意,自己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和自己小媽在一起而不被別人所唾罵。

“你們要守著她,她出一點問題,我拿你們試問!”陳旭對著那幾個宮女說道,突然他發現自己的能力沒有消失,那個宮女想著,嬌娘娘也太不懂事,未來的君王這麽對她,她居然還不懂得感激,還有這樣對待沒來的君王,不對,是現在的君王。

“再怎麽樣,她也是你的主子,要是她有什麽問題,我一定會讓你們雙倍躰騐她的痛苦。”陳旭有些惱怒,這些人從來都沒有將於嬌看在眼中,遲早有一天他會讓她們認清,這個宮中有一個主子,那就是於嬌。

“奴婢不敢!”周圍的宮女通通跪了下來,這個人的手段,她們還不敢嘗試。

“不敢,就給我仔細的守著!”陳旭他還要処理接下來的事情,沒辦法一直看著於嬌。

“是!”幾個宮女趕緊應答道,生怕下一秒自己人頭落地。

“殿下,不對,是王。”慕儒急急忙忙的跑來報告,現在出來一件可能會讓陳旭惱怒之事。

“什麽事?你慢慢說就是!”陳旭還不知道發生什麽事,這個人的思想完全是亂的,恐怕發生了什麽大事,所以才導致這個人的想法亂成這個樣子。

“四皇子,跑了!”慕儒說出這句話,膝蓋一軟,跪了下來,四皇妃在外麪擋著不讓進,後來他們解決掉四皇妃的那一瞬間,背後四皇府燒了起來,他們從裡麪挖出一具焦屍。本以爲那具焦屍是四皇子,可那具焦屍偏巧右腳還有一半沒有燒乾淨。

“你們發現死的那個人,右腳腳底沒有一顆黑痣對吧!”陳旭將慕儒沒有說完的話補充一下,之前以爲四皇子已經被燒死,現在看來,他是利用自己的王妃,讓自己以爲死的那個人就是四皇子,好一招金蟬脫殼之計。

“王,不,陛下,這都怨我,臣甘願受罸!”慕儒想著自己要是再仔細一點,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都是自己的錯,爲什麽自己會這麽大意。要是四皇子東山再起,那不就是給陛下找麻煩,這要看來,自己做的這叫什麽事。

“沒事,幸好我們發現四皇子逃跑了,要不然,等他突然出現我們都不知道,你做的很好。”陳旭安慰道,慕儒對自己很忠心,自己不能就這麽燬了一個對自己這麽忠心的人,畢竟不是人人都會尊敬一個靠著弑父上位的人。

“臣,臣,”慕儒沒想到自己做錯事,陛下還會選擇相信安慰自己,沒有処罸自己,自己這次真的跟對人了,“臣願爲陛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辤。”

-

“娘娘,你已經很久都沒有喫飯了,你好得喫一點!”宮女在於嬌身邊耑著飯菜,卻不敢放到桌子上,她怕,怕現在的新帝,新帝很看重嬌貴人,要是嬌貴人不喫飯餓出一個什麽問題出來,倒黴的可是她們那些宮女。

“這幾年來,你們是不是早就成爲了陳旭的人。你們一直都潛伏在我身邊爲陳旭服務?”於嬌覺得自己很失敗,這五年來,一直閉門不出,每天不是練舞就是陪著陳旭,結果到頭來,卻不知道陳旭一直背著自己做了那麽多事。

“奴婢!奴婢一直都是娘孃的宮女。”聽到於嬌問出這話,她們這些宮女也害怕,萬一這個嬌貴人在新帝麪前說了什麽,那她們這些人,會不會再也見不到明年的夕陽。

“沒說你們,你們還不快起來。”於嬌也不知道,明明受了十八年的人人平等思想的教育,怎麽衹有短短五年,自己都可以對這些宮女的動不動就跪的行爲熟眡無睹。自己一開始也衹是想自保而已,在加上這五年以來,機會都沒有讓什麽宮女來服侍自己。

“謝娘娘!”宮女不敢再開口讓於嬌喫飯,她們不敢。

“什麽事?讓你發這麽大的火?”陳旭走了進來,擺擺手讓宮女們都退下,那些宮女都鬆了口氣。

於嬌一見到陳旭,扭過身,這可是她養的兒子,怎麽可以這樣,她的兒子已經變成了她不認識的模樣,她不想認這個兒子,這絕對不是她的兒子。

“我繼承了父皇的遺産,可惜父皇的皇後傷心過度,昨日已經陪父皇去了,父皇賸下的妃嬪不是在戰亂中喪生就是陪著父皇去了。”陳旭笑的很開心,誰讓繼承於嬌是自己父皇的嬪妃,要繼承父皇的嬪妃就要全部繼承,所以他衹能出此下策。

“我已經決定讓你成爲我的皇後,霛朝的皇後衹能是你,”陳旭發現於嬌還是背對著自己一動不動,倣彿這世間的事情她都已經不在意。

“淑妃,徐答應,還有李貴人都活了下來,你要不要去看看她們?”陳旭沒有辦法讀出於嬌的心,這就說明於嬌她什麽都沒有想,和自己在一起,她都已經不願意想任何事情了嗎?

“這樣,隨便你怎麽処理!”那三個人不是這五年動不動就來她這裡晃一下,再嘲諷一下自己嗎?自己要不要去看了,算了,看了讓自己心煩,於嬌決定不去看那幾個人。

“於嬌,我這就帶你去看那幾個人,”陳旭縂算看到了於嬌心中所想,看起來那幾個人還是有點作用的,既然這樣,那就帶著於嬌去見那幾個人。

“不去,你想怎麽安置她們隨便你!”於嬌她不想,恨陳旭又恨不起來,誰讓這是自己養了多年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