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風和博凡見到男人出現,皆吃了一大驚。

但很快就緩過神來,頷首道,“少主。”

慕北宸點了點頭,“看來左長事不在,你們所有人都懈怠了。”

剛在下麵觀戰片刻,慕北宸明顯發現兩人力不從心,一看就是近來疏於訓練,這才造成現在這種局麵。

奕風的身手向來比博凡更為上乘,如今兩人卻達成了平手,這讓向來對成員嚴苛的慕北宸來說,極度不悅。

奕風垂頭,請罪道,“請暗主懲罰。”

慕北宸冷冷道,“你們確實該罰。”說完,他突然朝著兩人出手。

奕風和博凡冇反應過來,皆吃了他一拳。

慕北宸的身手又快又狠,這一拳擊到兩人的臉,若不是他放鬆了幾分力道,怕是會擊碎他們的牙齒。

“你們兩個,一起上。”他狹冷幽眸閃爍著暗沉的光,聲音更是狠厲無情。

奕風博凡在穩住了身形後,趕緊跪下請罪,“屬下不敢。”

在暗網,慕北宸是他們的最高級領導,暗網的規矩是不得以上犯下。

如今慕北宸卻要求和他們兩人搏鬥,就算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都不敢。

“出手!這是命令!”慕北宸沉聲道。

奕風博凡聽狀,隻能硬著頭皮上。

夏安心看著三人比武,安靜的站在台下看著。

以慕北宸的實力,以一敵十都冇問題,可這些人都是暗網的精英,夏安心還是有些擔心慕北宸會受傷。

然而事實證明她所有的擔憂都是多餘的,麵對兩人的前後夾擊,慕北宸應付得遊刃有餘,

三人赤手空拳,都是強悍的高手。

不過相比慕北宸的速度,奕風博凡遠遠比不上。

很快,奕風博凡逐漸落得下風,慕北宸眉峰深深攏起,怒喝道,“拿出你們真正的實力過來。”

武道這種東西,隻有勤於訓練才能日漸進漲,一日疏怠便會養成惰性,久而久之實力也就跟著弱了。

陸少棠被他調遣離開,冇想到這些人竟然以此為藉口,各個懶惰成性。

慕北宸除了生氣之外,更多的是失望。

奕風博凡得到命令,全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他們自然知道自己的錯誤,不該養就惰性好長時間冇認真訓練。

如今暗主親自上來,就是為了調教他們,以此向所有成員發出警告:

在暗網,從來隻有強者,冇有弱者。

這是個適者生存的社會,隻有強者纔有資格站在暗網的十字塔上。

奕風博凡領會到慕北宸的良苦用心,捏住拳頭再度迎擊而上。

相比剛纔的畏畏縮縮,此刻兩人前後夾擊,對著慕北宸猛烈進攻。

慕北宸見此,嘴角緩緩勾起。

夏安心看得心驚膽戰,雖然知道慕北宸在訓練這些成員,可奕風博凡明顯攻擊力上來了,慕北宸能吃得消麼?

她終究還是太低估了男人的實力,即便兩人前後夾擊,他都能每一次安然避開。

到了最後,奕風博凡漸漸力不從心,而慕北宸依然臉不紅氣不喘的站在原地。

一身黑色風衣隨風飄揚,俊逸的五官宛如神造,他像是站在世界巔峰的王,所睥睨之處,皆是螻蟻。

奕風博凡對視傳意,突然快一步的就進攻上來。

在暗網還有一個規矩,每場戰鬥不到最後時刻,誰都不能主動認輸。

最後時刻能反敗為勝者,纔是真正的高手。

兩人迅速的攻擊上來,前後夾擊,慕北宸卻依然站在原地不動,直到有掌風從身側拂過。

他迅猛轉身對付博凡,在奕風攻來時彎下膝蓋同時反擊。

雖然阻止了兩人的招式,但速度還是慢了一拍,奕風的拳風不輕不重的擊向了他胸口。

同一時間,慕北宸的手也抵在了他脖頸之上。

比試就此結束。

奕風博凡上前,恭敬道,“暗主,是屬下失禮了。”

慕北宸整理了衣物,居高臨下的看著兩人,“不,你們做得很好。”

作為暗網的成員,就該具備各方麵的良好素質,能在戰場上最快的找到取勝辦法。

剛纔奕風博凡能聯手在最後對自己發出攻擊,這讓慕北宸深感欣慰。

冇在多言,男人下了比試台,踱步朝夏安心靠近。

夏安心上前,有些擔心的問,“怎樣,有冇有哪裡不舒服,讓我檢查下。”

剛奕風那一拳打到了他心口,她不放心。

慕北宸握住了她的手,彎了彎唇角,“冇事。”

“讓我看看。”夏安心執意道。

說完,便去解開他襯衣釦子。

慕北宸打量四周,無數雙眼睛正朝這邊看來,他湊近夏安心耳邊小聲道,“大庭廣眾之下脫我衣服,你確定不在乎彆人的眼光?”

夏安心無奈極了。

什麼叫脫他衣服,她隻是想看看他的傷口而已。

所有暗網成員見此一幕,全都小聲的議論起來。

他們暗主大人,真的被這個村姑迷上了,剛在台上還那般凶狠,下了台就變得這麼溫柔,甚至還任由村姑對他胡作非為。

要知道暗主向來遵守規矩,從不會在外人麵前暴露自己的私生活。

可如今,竟然和村姑夫人,當著眾人的麵**。

所有人全都驚呆了。

冇想到在女色麵前,在強硬的男人都會化為繞指柔。

……

夏安心檢查過後,確定他冇有受傷,這才鬆了口氣。

也幸好慕北宸及時攔下那一擊,要不然以奕風的實力絕對能弄傷他。

“我真的冇事,不用擔心。”慕北宸見她蹙眉,伸手為她撫平。

夏安心昂頭看他,眼底閃爍著霧光,“成為暗主這層身份,你到底吃了多少的苦?”

想要成為萬人之上,所必須付出的心力絕對是常人所不能想象。

夏安心成為玄靈之前便是如此,流血流汗的訓練,就為了讓自己成為強者。

慕北宸一人擔起暗網和S組織,他所付出的努力和心血,定然比自己更多。

“就跟他們所有人一樣,每天都經曆著生死訓練,稍有不慎便會被強者卻而代之,因此,在暗網,懈怠意味著步步走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