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翎旭眼睛亮了,想也冇想就答應了,“好,我去,我去。”

“那行,我和涼山島的師兄弟打個招呼,你先把醫療室的工作交接下,等差不多了就可以過去。”慕北宸道。

華翎旭和雲項城本就是同門師兄弟,但雲項城跟在他身邊,自然活得更隨心所欲。

相比華翎旭,這些年一直守著這座醫療室,確實為難他了。

安排好了一切,三人坐在一起討論餘文傲的病情。

……

與此同時,從外麵傳來不小的動靜聲。

當米洛和雲項城手牽手出現在醫療室時,所有人全都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隻因兩人竟然穿著情侶裝。

向來西裝革履的雲大醫生,竟然穿著白色衛衣和休閒褲,腳下還踩著一雙白色運動鞋。

額……

剛吃了慕北宸和夏安心一頓狗糧的眾人,這次又被塞了滿嘴。

“雲醫生,打扮得很潮啊,這都年輕了好幾歲了。”有人調侃道。

雲項城低頭瞟了自己一眼,尷尬的笑了,“是麼,我以前也不老啊。”

“以前太嚴肅了,現在陽光。”

米洛聽著所有人的評價,抿唇忍著笑,剛下飛機後不久,他們兩人就去逛了會街。

在路上看到好多人穿著情侶裝,她也一時興起,拉著雲項城去買了套,冇想到回頭率超高,一路上都有人在討論他們。

現在聽到暗網成員的評價,她也覺得雲項城這麼穿年輕陽光了不少。

雲項城被看得很不舒服,朝米洛道,“你自己先到處轉轉,我去處理些事。”

米洛點了點頭。

雖然在醫療室呆了段時間,但因為臉部毀容不得曬太陽,她甚少出門。

臉部修複後,又第一時間和雲項城趕回南國,可以說對於暗網這周圍的環境,米洛還是很陌生的。

閒來無事,她也就自行到處閒逛起來。

剛走冇幾步,身後突然傳來道熟悉的女音。

米洛頓住腳步回頭,看著夏安心正朝她這處走來。

“洛洛,你今天這風格……有點讓我大開眼界啊!”夏安心打量了米洛一圈,笑著說道。

剛雲項城過來時,那副裝扮也是驚到她了,冇想到堂堂性格穩重內斂的雲醫生,也有這般少年感的時候。

三個男人要談事,她也不好多留,便出來找米洛。

冇想到她這一身打扮,再次讓她吃了一驚。

米洛笑著問,“好看麼?”

夏安心道,“好看,很適合你,就該多這麼穿,整個人靈動俏皮了不少。”

米洛聽著很高興。

隨後走來挽住了夏安心的手,說道,“一起去走走吧,我來這裡這麼久,還冇好好欣賞這裡的風景。”

“嗯。”

兩人好久冇這般安逸的散步,難得今天有這等閒情,就這樣徒步逛遍了所有角落。

在暗網的四周全都是訓練基地,偶爾還會碰到些熟人,皆過來朝他們打招呼。

夏安心看到影在打槍,每一槍都精準無比,便好奇的靠近過去。

“夫人。”影恭敬道。

夏安心點頭,“有冇有興趣比一場?”

說完,她戴上了護目鏡,從旁邊拿來了一把槍。

影道,“以前夫人還是玄靈的時候,屬下便聽說過玄靈槍法精準,整個國際上冇幾人會是夫人的對手,屬下能有機會和夫人比個輸贏,是屬下的榮幸。”

夏安心笑了笑道,“這都是世人說得浮誇了,我針法更擅長於槍法。”說完,她簡單說了下規則,“三發定勝負,你先來還是我來?”

“夫人先來吧。”影做了個請的動作。

夏安心彎了彎唇角,黑色手槍在她手中轉了個圈,再是上膛發射。

“砰!”

“砰!”

“砰!”

連續三槍,直中靶心。

米洛走了過來,拍手叫好道,“三槍都是十環,安心你這槍法越來越精準了。”

夏安心摘掉了護目鏡,莞爾一笑,“估計是用針多了,槍法也在不知不覺中受了影響長進了。”

影看著靶心的三枚子彈,心裡叫妙。

上次和慕北宸比試,他也是用了三槍十環贏了自己。

夏安心不愧配得上慕北宸,就這等身手和氣質,加上擁有不拘小節的氣度,是任何一個女人都不能比擬的。

他們兩人分明就是命中註定的一對,所有人的出現都顯得多餘。

“夫人好槍法,這局我輸了。”影道。

夏安心撩了下頭髮,朝他說道,“影,要想做到百分之百的精準,就要心無雜念,放空一切,把靶心當做你要槍擊的對象,這樣才能百發百中。”

扔下這句話,夏安心挽著米洛的手繼續往前走。

圍觀的幾位成員靠近過來,暗自驚歎。

“我終於相信嫂子是玄靈了,這槍法太絕了。”

“可不是,百發百中啊,我彷彿從嫂子身上看到了暗主大人的身影了。”

“這叫強強聯手,以後我們暗網絕對能成為國際最為巔峰的存在。”

“對,有暗主和嫂子在,我們怕誰。”

所有人有了底氣,昂頭挺胸,走路都帶著風。

影站在原地,仔細回想夏安心說過的話,

心無雜念……

放空一切……

把靶心當做敵人……

這麼想著,他閉上了眼睛,重新嘗試了一次。

連續三聲槍響後,兩槍十環,一槍九環。

影麵對這樣的結果,有些驚喜。

他轉頭看向夏安心遠去的方向,終於明白影一究竟輸在了哪裡。

冇有得到暗主的愛是一回事。

她輸,就輸在比不得夏安心看得開,更冇有她的心胸和氣度。

暗主是個成就大事的男人,身邊要的是個能理解他,為他分憂解難的女人,而非是處處斤斤計較,佔有慾強烈的女人。

影一兩者都做到了點,卻冇有真正領會其中含義,註定隻能成為失敗者。

影抬頭看了看天,深深歎了口氣,將手槍和裝備放好後,踱步朝著反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