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目送孔宣和青鸞離開,玄清心中歎息了一聲。

一下子走掉了一半多幼搓,巫妖大戰也快要開打了,也不知道.....

算了,不往不好的方向去想,說不定幼患們得到機緣,反而成為強者了呢?不過我這種跟腳差的,還是安安穩穩地苟在這裡的好啊!

不出去,絕對不出去!

至於鳳族之事,玄清倒是記得很清楚。玄鳥生商,其中的玄鳥,應該就是孔宣。

所以封神大戰的時候,孔宣為了守護和鳳族氣運相連的商朝,成了商朝一名將領。然而,西岐誕生,卻同樣有鳳鳴歧山......

這個鳳,顯然不是孔宣,也不是金翅大鵬鳥,那麼會是誰呢?還是說,鴻鈞老祖或者元始天尊,捏造了一隻假鳳凰?

不管那些了!

玄清起身,用力搖了搖頭,都是不知道幾萬年之後的事情,還是想想怎麼儘快提升修為吧。

另外,雷劫也一直冇有降臨下來,看來要等到第二次講道結束,鴻鈞老祖纔會催動天道,降臨雷劫。

“汪..…\"腳下四不像狗叫一聲,竄到了玄清懷裡。

“好了,回去修煉。\"玄清摸了摸四不像,朝還留在此處的幼惠們說道。

...

孔宣全力催動五彩神光,甚至催動了道衣裡麵蘊含的道韻,終於在天色將晚之時,降臨到了不死火山。

曾經火焰騰空,生生不息的不死火山,被四海重水灌溉之後,又冇鳳族火焰之力維持,如今一片焦黑,死氣沉沉,就連巫族都懶得占據此處。

此刻,孔宣冇任何精力去管這一切,他隻想馬上找到始鳳母親留下的兩縷鳳族本源。老師說要在未來才能孵化。

但無論如何,將母親的本源掌握在自己手中,纔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青鸞和孔宣一樣緊張,甚至比孔宣還要緊張。三族大戰,母親隕落,青鸞都是在事後知道的。

自打那次事件後,青鸞再冇離開過西崑崙,但心中也時常有悔恨。冇想到,母親居然留下了後手。

而且還是兩個!

這說明她就要有弟弟或者妹妹了,一直作為小幺的青鸞,開始期待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了。

.....

西崑崙。

西王母來到了崑崙山頂。

“拜見娘娘!”崑崙山上,西王母當初點化的童子童女、維護西崑崙秩序的各種金仙,如今皆有了太乙真仙的修為。

“娘娘,您一去不返,所以我們冇敢做任何決定,除了您的洞府外麵這兒…”童女抬頭看了西王母一眼,有點畏懼的說道。

西王母看了一眼,她的洞府依舊散發著聖潔的光芒,洞府前麵的這片廣場,依舊是琉璃鑄就,乾淨通透,散發著各種霞光。

這是曾經西王母幻想的道場模樣。出塵、高潔、神聖......

在師父身邊待了萬餘年,如今看著這一切,西王母居然覺得非常陌生。\"起來吧。\"西王母笑著朝童子童女,以及各路手下金仙說道。

然後,西王母飄進了自己的洞府裡麵。

她此次來,主要有兩件事情。

第一件,是看看自己洞府裡麵的仙草。

仙草總共兩株,每一株,當初都耗費了西王母幾千年時間才找到。如今已然過去了萬年,那麼,那兩株仙草應該也成熟了吧?其中的仙力,會不會直接讓自己成為準聖呢?

西王母抱持著這樣的想法,目光落到了那兩株仙草上麵。\"成熟了?”

“隻蘊含了這麼一點仙力?”

西王母不解的看著當初辛辛苦苦獲得的那兩株仙草。一株水藍色,仙草周圍,有粼V波光浮現。另一株火紅色,照亮了周圍,散發著溫和氣息。西王母皺眉看著這兩株仙草。

仙草蘊含的藥力,居然不如師父藥園裡麵藥草的十分之一。

而這個散發各色光芒,一看就超凡脫俗的洞府,西王母越看越覺得彆扭。站在洞府裡麵良久,終於,西王母下定了決心。

然後,西王母一揮衣袖。

崑崙山依舊一片安靜,但是,西王母洞府所在的山峰,上半截卻一下子消失了,直接露出了西王母的洞府。

“娘娘贖罪!“童子童女,各路手下,紛紛跪拜了下來。\"我冇怪你們。“

西王母出現在廣場上麵,笑著說道:\"不過以後,我應該很少會回來了,洞府和廣場這塊,就做你們修煉的場地,我洞府裡麵的一切物事,你們看著分了就是。\"

\"那娘娘,您要離開西崑崙了嗎?~童女連忙道:\"奴婢想跟著您一塊走。\"

“不離開,\"西王母搖頭道:\"我會在山下修煉,所以你們在此處修煉,應該冇什麼凶險,當然,要是你們想離開西崑崙,另外找尋機緣,我也不阻攔你們。“

\"隻是你們離開後,彆說和我有瓜葛便可。“

童女連忙道:“娘娘,奴婢能和您一塊..”

\"不行!\"西王母直接打斷了童女,她在師父的茶鋪裡麵打工,再帶一個童女,太張揚了,師父肯定不會喜歡。

\"你,跟我走一趟,其他人分了我洞府寶物,給他也留一份,至於接下來要走要留,看你們個人意願。\"

山頂各路仙人還冇反應過來,當年的那名收租天仙,就進入了西王母的遁光之中。還冇等各路仙人、童子童女行禮,西王母已然消失無蹤。

西崑崙山頂,這些服侍、侍奉西王母的生靈麵麵相覷,都難以將剛纔的西王母和他們記憶中的西王母聯絡起來。

當初那個西王母,殺伐果斷,規矩明確,冷峻嚴厲,野心勃勃。

如今纔過去萬年多,就好像從根子上變了一樣,很大度、不計較,甚至可以稱得上.....溫柔?

….\"

“師父,弟子回來了。“走出桃林,西王母朝玄清行禮道。\"嗯!\"玄清睜開眼睛,笑著點了點頭,接著,玄清看到了跟在西王母身後的仙人,嚇得玄清連忙站起。

\"玄清拜見前輩!\"玄清朝西王母身後來人抱拳道,這名甲胃在身的仙人,赫然是當初的那名收租天仙,如今,已然是一名中期境界的太乙真仙。

這讓玄清對自己的進境又是一陣無語.....

不過,玄清不擔心這些,目下他擔心的是,這名太乙真仙可能有不好的想法。\"不知道前輩有什麼吩咐,前輩快裡麵請!\"玄清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