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冥河老祖身後,長相活麗的兩人都嚇得在瑟瑟發抖。這場麵.....讓他們想象都想象不出來。

冥河老祖不比兩人好到哪裡去,儘量忍著,纔沒全身戰栗。冥河老祖滿臉堆笑,定定的看著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緩緩點了點頭:\"那就這樣,冇其他事情的話,我們就先離開了。“

“老君惺走!~眾人齊齊朝老君行禮,

“等等!女媧娘娘忽然道。

在場大能全都不解的看向女媧娘娘。

冥河老祖額頭港出汗水,難不成,這位要和自己算賬?

女蝸娘娘一把扯過青年道人,怒斥道:\"好端端彆的不學,就學會大師兄......彆打哈欠了!”“哈...…\"青年將到口的哈欠嚥了回去,朝女媧娘娘訕訕笑了笑。

女蝸娘狼瞪了青年一眼:\"好了,現在大師兄也建立道場了,給你取了什麼名字?“

青年撓了撓自己後腦勺,又要打哈欠,被女媧娘娘拍了一巴掌,連忙將哈欠收回,尷尬笑道:\"老師開辟道場後,就在草屋裡麵睡著了,還冇來得及為我取名字。”

密......在場大能一個個徹底無語。

“那你以後出來,連名字都不用的嗎,還是說,就直接叫無名?\"女媧娘娘氣沖沖道。“娘娘,這活您彆和我說啊,和老師去說。“

“還頂嘴!\"女媧娘娘在青年頭頂敲了一下,朝太上老君行禮道:\"老君,這孩子還冇名字,請老君給他賜個名字吧。”

太上老君輕搖拂塵,四十五度看著天空,一派得道高人的模樣:\"這不是我的職責。”

不是我的取資......我的職資....女蝸娘娘額頭忍不住跳了幾下,笑道:那還望老君記住此事,等大師兄甦醒過來,莫要忘了此事。”

她全心全意創造的第一個人族,過了幾千年了,居然都冇個名字.....太上老君點頭道:~我會記住的。\"

“行,行吧。\"女媧娘娘笑道:\"既然此地冇事了,那我和老君一起離開吧。”

青年又打了個哈欠,被女媧娘娘狠狠敲了一記,青年隻能委屈巴巴的跟在女蝸娘娘身後,又愉愉打了個哈欠。女媧娘娘和太上老君離開,這兒的氣氛平和了不少,南極仙翁笑著抱拳道:\"兩位師叔,諸位道友,既然此地冇其他事情了,貧道這便離開了。“

青鸞點頭後,南極仙翁微微一笑,催動遁光飛走。

接引和準提麵露凝重之色,盯著冥河老祖身後的那一男一女。“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去乾活?告變斥道。

接引和準提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扛起物頭,回到田地街地。道友.~其河老祖上前,朝青鸞行禮道。

~大哥,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嗎?“青鸞忽略了冥河老祖,笑著問道。孔宣笑了笑:的確有些事情想問問老師。“

\"那你第一個.走。“吉鸞牽住孔宣手掌,雅蹦跳跳在前麵帶路。

冥河老相臉上閃過怒容,但見帝俊三人都在一旁安靜等待,再想到剛纔那可怖場景,便嘿嘿笑了笑,過去與帝俊等人打招呼。

帝俊笑道:\"道友此前一百不曾出世,此次出世,看來所圖非小?”

冥河老祖哈哈笑道:妖帝說笑了,貿道久居地下血海,所圖不過是一方清淨地而已,兩說了,就算貧道出世,道友妖庭居天朗之中,和貧道也冇瓜葛不是?”

帝俊笑著點了點頭,冥河老祖的意思很明白,就算冥河老相恕要帶著血海出世,也不會和妖族成為敵人,甚至還可能成為朋友。

“道友請坐。\"帝俊笑道。

\"既然如此,那貧道就叨擾了,\"冥河老祖笑著坐下,低聲問道:\"這兒的那位、那位前輩,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冥河老祖冇繼續說下去,但他相信帝俊明白他的意思。

帝俊思考了一會兒,笑道:^乾餘年前,吾之妖庭和祖巫巫族全麵開啟大戰。\"

\"千餘年..…\"冥河老祖驚道:\"盤古大神投影,周天星辰大陣,混元河洛大陣,星辰墜落?”那一場大戰,甚至波及到了冥河老祖。

當時洪荒天地被無數呈辰砸中,板塊碎裂,冥河老祖催動全身法力,主要是依靠十二品血蓮,纔沒讓血海冥河就此流入大地裂縫之中。

帝俊笑著點了點頭:\"那三個大陣,都出自那位前輩的手筆,至於更多的,吾也不能告訴道友。\"“理解,理解!“冥河逆友連忙點了點頭。

冥河老祖身後,相貌俊關的青年和容顏清麗的女子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對了,那位前輩一直掩飾著自己的修為,道友去見那位前輩,最好不要以這身修為去見。\"帝俊提醒道。冥河老祖這纔看了一眼帝俊幾人的修為,發現都控製在金仙境界。

\"多謝道友指點!\"冥河老祖朝帝俊行了一禮,開始收束脩為,修為剛剛收束完畢,冥河老祖忽然感應到了某種注視。

冥河老相側頭,看到了注視的接引和準提,瞪了兩人一眼,冥河老祖收回目光,裝作冇發現這事,和帝俊笑著交談了起來。

“師兄。\"準提低聲道:”冥河老祖身後那兩人,我感覺和咱們西方教有機緣。”

接引緩緩點了點頭:“我也有這種感覺,那個女子的本體是血海凶蚊,青年的本體是血海金蟬,好驚,都和咱們西方教淵源很深。”

^那咱們...…準提麵露凶光。

接引緩緩搖了搖頭:\"我們成為聖人,通過天道有了這樣的感應,但現在天機不明,妖庭和巫族又分彆有大陣守護,實力在你我之上,先彆輕舉妄動。”

\"這兩人分明和我們有機緣,難道,我們要就此錯過嗎?”準提不甘道。

接引沉默了一會兒,這纔開口道:\"先不著急,等有時間了,去那位前輩那邊問問再說,先乾活。”準提歎息一聲,隻能揮動街頭乾活。

還是實力不行明,要是有那位前輩那樣的實力.......

彆說那位前輩那樣的,有太清師兄那樣的實力,兩人都能大大方方擴展西方教了。太清師兄的善屍分身,都能給人以聖人威壓,甚至是讓接引和準捉動容的聖人威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