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接引、準提與燃燈道人依舊呆呆的站在原地。“師兄,我們該怎麼做?~準提問道。

\"先回去,迎接儀式不能暴露我們和那位前幸的身份,但一定要熱烈!””千萬不能引起前辛的絲毫不滿!”

\"要知道,這可是開天辟地以來,前輩第一次出山啊,竟然就是為我西方謀福利!”“大興,我西方教要大興啊!~

接引高興得手舞足蹈,簡直像一個孩子!曾經。

龍漢大動,前輩冇有出山,坐看雲捲雲舒;

道祖合道,前輩還冇有出山,卻仍強壓道祖一頭;

巫妖大戰破碎洪荒,前輩依然冇有出山,淡定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而現在!

前輩竟然為了人族,為了他們西方教而出山了!今後,誰還敢小覷我西方?!

接引興奮道:“以前輩偽裝的速度,到達西牛賀洲肯定還有一段時間,趁此機會,我們趕緊回去好好準備!“\"做好人族的接待工作,能讓前輩都如此重視的種族,將來必定是洪荒主角啊!~

準提也恍然大悟;

\"是了,一定要好好招待人族!”

\"龍鳳巫妖,都普向前輩求援過,可前輩何曾親自出手?這說明...…”接引點頭歎道:

\"這說明在前奉的心中,龍鳳巫妖,與人族相比,都是廢物啊!~\"這一次,我們真是撿到寶了!”

接引和準提興奮地化作兩道遁光,轉瞬間回到了大本營西牛賀洲。

....-.

知道玄清出山,僅僅是為了人族之後。燃燈大急,迅速趕往玉虛宮。

玉虛宮中,元始天尊正在翻看一本書簡。他心情不錯。

廣成子這次帶來的那名叫玉鼎真人的道人,根基深厚,已經到了大羅金仙中期.。而且,根腳和福緣都不錯。

元始天尊通過闡述天道的大道規則,還額外看出來了一些隱秘。玉鼎真人的未來,會給闡教帶來一些改變,良好的改變。

就在這時,一道火焰光團迅速凝聚在了元始天尊對麵。元始天尊啟頭微皺,緊接著迅速張開。

他微笑道:

“師弟來的如此匆忙,有什麼事情嗎?”

不等身形完全凝聚顯現,燃燈道人便急匆匆道:“師兄,那位前輩竟然出發了,出發了!”“出發?什麼意思?~

“那位前幸離開西崑崙,前往南贈部洲了!”

燃燈道人瑞息著說道:\"吉龍道友說,那位前輩打算帶一些人族前往西牛賀洲避難!~“什麼?”

“前輩他出山了?”

“還是為了人族這種跟腳垃圾的種族?”“這怎麼可能?!”

元始天尊驟然站起,常年古井無被的臉上,陡然浮現出震驚的神色。不怪他養氣功夫不到家。

實在是這個訊息真的太驚世駭俗了!

要知道,在他的記憶裡,西崑崙那位,可是從來冇有出山過啊!而現在竟然為了人族出山了,難道說......

人族?

他眉頭一擰,大袖一揮,裹著燃燈遒人出現空中,催動神通,看到了在地麵上奔跑的玄灣,以及跟在玄清身後的弟子們。

元始天尊目光呆滯:

“那位前輩,真的往南瞻部洲而去了...”“還有什麼訊息?\"元始天尊連忙問道。

“再冇有了,對了,青龍道友還說,那位前輩不打算泄露真實身份,讓接引和準提迎接他們的時候,也不要泄露自己的身份。“

直到此時,火焰才完全凝聚成燃燈道人身體,燃燈道人的氣息也順暢了:\"師兄,那位前輩究竟是什麼意思?元始天尊蹙眉看著奔跑的眾人,緩緩搖了搖頭:\"貧道也不清楚。”

“師兄,那位前輩好像對人族很在乎。“燃燈道人小聲說道。

昨天晚上,他就說了這個話題,結果被元始天尊無視了。現在繼續說,相當於在說元始天尊的決定是錯誤的。“茵道知道了。“好一會兒後,元始天尊才緩緩開口道。

直到此時,元始天尊纔想到一點,女媧娘娘和大兄老子,都是通過人旅成聖的,而現在前睾又為了人族而出山.

人族,當真有那麼重要嗎?

自己昨晚就做出決定的話,那位前―是不是會將人族引到中神州,讓自己守護?該死!

天大的機緣就被自己錯過了啊!真是使宜了接引和準提了!

不過,作為二聖人,作為盤古三魂之一的驕傲,不允許元始天尊認錯。元始天尊冇多說話,就那樣平靜懸浮空中,看著玄清等人。

好一會兒後,元始天尊看向燃燈道人;“接下來,和西方教搞好關係。”燃燈道人愣了一下,抱拳道:“師弟明白!”

心中。燃燈道人卻白了元始天尊一眼,死要麵子活受罪!

這段時間,與接引和準提在一起,燃燈道人瞭解了那位前輩的過往,對那位前輩的來曆也有了一些猜測。那是能掌控天道,可能和盤古大神一個位格,甚至可能直接是盤古大神化身的強者!

這樣的強者,為了弱小的人族都親自出馬了,可見人族的重要性

結果,都到這個時候了,元始天尊還端著聖人架子,不想著去討好那位前輩,甚至討好人族,就輕飄飄一句和西方教搞好關係。

燃燈道人都覺得自己投靠錯勢力了,要是投靠西方教的話,前途說不定比闡教還要光明呢!燃燈各種小心思湧動,告退離去。

看著燃燈離去的背影,元始天尊滿臉木然,呆呆地發愣。突然,他\"啪~*地一巴掌呼在了自己的臉上。

竟跳腳起來:

“讓你要麵子!~\"讓你要麵子!”

“這麼好的機會,你就浪費了,你還要麵子!~吱葉~

突然,門從外麵打開了,廣成子探進來一個腦袋,臉上滿是震驚:\"老師,您這是?”

元始天尊老臉一紅,右手順勢摸著臉,低聲嘀咕:“咦?哪裡來的蚊子啊?·

廣成子一臉黑線......

蚊子,玉虛宮哪裡會有蚊子啊......-

大海邊。

呼..…\"玄活長出口氣,然後匆忙說道:\"王沫,快來,快點!”

“動作利索點兒,這海中很可能比陸地還要危險,不要驚擾了海中大能!”眾人翻了翻白眼.......

誰能有師父您大能啊?

腹誹歸腹誹,西王母還是連忙打開紅色儲物袋,光霞一閃,百丈巨大的楊柳樹穩穩飄在了海洋上,

\"快,快點上去!\"玄清拿著棍子,一個個催促弟子跳上大樹,然後,和弟子們一道拿著棍子,靈力注入棍子,開始劃案,朝南贍部洲劃去。

西王母和弟子們隻能一個個心中苦笑,表麵卻一派嚴肅,莊重,生怕危險來臨的模樣。

西王母也跟楊眉大仙交代了,讓楊眉大仙保持成死物的樣子就好千萬不要亂動!

.

東海。

敖廣聽著龜丞相關於四海的奏疏,不怎麼在乎的緩緩點頭。

業障還找不到化解之法,而且,還在不斷增強,誰也不知道下一次會什麼時候爆發,會淹冇四海。上一次,族叔青龍就隕落在了業降之中。

而下一次爆發的話......

受業障影響,族中再冇強大的準聖,到時候,恐怕隻能他親自出手,鎮壓業障了。那下下次呢?

四海被業障淹冇,海族徹底覆滅?

忽然,敖廣麵前青光一閃,現出了一人身形。

\"什麼人?!\"龜丞相當即怒喝一聲,抓住自己的短手杖,瞄準來人。敖廣同樣連忙站起,一身水屬性法則凝聚而來。

\"叔父?\"敖廣終於認出來人,難以置信的說道。\"吉龍大人?真的是您?\"龜丞相聲音顫抖著問道。

青龍轉身,朝龜丞相道:”我有些事和敖廣說說,你先下去吧。”龜丞相愣了一下,連忙行禮道:\"願下遵命,遵命!”

龜丞相大喜離開,四海情形,作為龍王的副手,他比誰都明白,他同樣很擔心四海接下來的處境。本來隕落的青龍大人居然還活著?

這對四海海族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喜事!\"叔父,真的是您?敖廣聲音顫抖著問道,

即便有了幾十萬年的壽元,這一刻,敖廣還是情難自已,甚至眼角都浮現出了淚水。青龍笑道:\"好了,我這不是好好活著嗎,我有些事情要吩咐你。”

【作者有話說】

感謝諸位大佬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