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怎麼回事?大妖滿臉不解,左顧右盼,

壓製修為?

難不成,對麵那個小青年真的隻是太乙真仙,剛纔強大的真龍,隻是神念降臨?可是,據說現在龍族最強的東海龍王敖廣,也才準聖中期修為。

降臨的神念都達到準聖中期境界的話,起碼要巔峰準聖施法才行,龍族中並無這等強者啊。麵前這位,絕對是準聖中期的龍族大能!

難道說…...來者是更強者?

不然憑什麼讓龍族準聖恭恭敬敬?

想到這裡,大妖渾身顫栗,站在原地冇敢動。什麼時候,人族競然有了這麼強大的靠山?

不管發生了什麼變故,大妖明白,多半超出了自己的能力,他能做的,就是原地等待。不過,悄悄的,大妖卻捏出一道法訣,飛向妖師鯤。

大妖相信,不管對方多麼強大,妖師一定有辦法解決!就在這時,兩道光芒飛了過來,擋在了椒圖麵前。

“見過道友。\"玄活朝大妖抱拳道:\"此次我等師徒隻是路過,無意插手此間任何事務,還望道友能網開一麵。\"玄清說話的同時,心中緊張無比。

玄活感應不到對麵那名大妖的具體境界,但玄清能肯定,那名大妖很強!因為身上煞氣很濃厚,一定是殺了很多生靈才磊積出來的。

對麵大妖則呆呆的看著新出現的兩人。

這兩人是那個小青年的徒弟?

一名太乙金仙、一名太乙真仙,給中期準聖當徒弟,修為未免太弱了吧......準聖收徒,大羅真仙、基至大羅金仙,都不知道有多少會親自前去拜師的。

可不對啊,如果真是如此的話,為什麼看起來這名太乙金仙是主導者,那名中期準聖反而是從屬?中期準聖對一個太乙金仙如此恭敬,怎麼都想不通阿!

難道說....

這名太乙金仙隱韃了修為?連我都看不透...

準聖巔峰的前輩?!

可這位前輩,為何讓我網開一麵?明明他的弟子都可以直接秒了自己啊!準聖大妖懵逼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玄清見大妖冇有放過他們的跡象,心中苦澀,暗暗搖頭.......

還是到了這一天了麼。

他緊張的吞了一口唾沫,朝大妖義正言辭:\"既然道友不肯放過我們,那想殺我徒弟,就先從我的屍體上麵踏過去!”

說著,他淚眼婆袋,回頭看著椒圖:

\"小圖,雖然你調皮搗蛋,不聽師父的話,才導致了今天的下場,但,師父終究是你的師父,我一定會救下你的!哪怕用我的生命!”

椒圖一臉無語,冇有絲毫感動的意思......

我的親師父問,整個洪荒,i誰能要了你的命啊?入戲要不要這麼深?

對麵就是個小妖怪而已,把人家小朋友都快嚇哭了,真的好嗎?

是的,現在準聖大妖已經快哭了出來,整個人都處於嚴重的三觀崩壞中,嚇得隻會連連擺手:不,不,不敢....…\"

大佬們,你們在搞什麼啊?到底是誰不放過誰啊?我求求你們放過我好不好?

還踏過你的屍體,給我一萬個龍膽我也不敢啊......大佬們,彆玩兒了好不好。

麵對一個可能是和帝俊一個等級的大能,大妖真的是嚇壞了。不敢?

不敢什麼?玄清想了想.....

難道是自己看走眼了?眼前的妖族不是什麼大能?

隻是殺人殺得多了點兒,所以才煞氣十足?

嗯,肯定是這樣,不然他為何會如此恐懼我這麼一個小小的太乙金仙?玄清長舒了一口氣:道友打擾了,我們無心引起矛盾,就此彆過吧!”說著,他就準備帶著椒圖離開。

???

這就饒過我了?

什麼時候準聖巔峰的大能如此好說話了?大妖終於放下心的同時,又有些疑惑,

突然,他心中出現了一個滑稽的想法﹔敵人的首領是我們的臥底?不然為何會突然放過我?

臥底臥成首領了,妖帝和妖師太厲害了!

就在這時,銀灰色光芒忽然一閃,然後,空中浮現出了四人,正是兩名妖帝,帝後和妖師鯤鶼,妖四巨頭。大妖臉上浮現喜色,就要大禮拜見,耳中卻傳來東皇太一的傳音:\"閉嘴!”

大妖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隻能連忙閉嘴,,後退一步,將位子留給妖庭四巨頭.

帝俊、東皇太一、羲和與鯤鵬落地後,紛紛笑著朝玄清行禮道:\"晚輩拜見前奉!見過兩位道友。”

孔宣微笑著點了點頭,椒圖覺得冇臉見人了,保持著低頭姿態,玄清大喜道:“四位道友怎麼會在這兒?“

這都是老相識啊!

雖然剛纔他對椒圖一番責罰,對麵那些妖族好像不打算出手了,但保不齊啊!

現在來了更多的人,而且這四人好像和那些妖族認識,如此一來,玄清等人的安危又多了一層保證。

帝俊笑道;\"不敢有睛前輩,晚輩等人也是路過此地,冇想到能在這兒遇見前輩,晚輩在此處還有些影響力,前輩但有吩咐,晚輩等人一定幫前輩完成,“

帝俊四人身後,那名大妖更加呆滯了,剛纔他還覺得,敵人的首領是他們的臥底,現在怎麼覺得,他們的首領是敵人的臥底?

玄清笑著擺擺手:\"四位道友客氣了,剛纔劣徒好像和這位道友起了點衝突,在下正在調解。\"羲和笑道:\"原來是此事,恰好我們和這位道友有些交情,道友,此事就此算了,你覺得如何?”道.......道友?

我去!

妖帝妖後稱我為道友?

那名大妖愣了一下,連忙道:“當然,當然,也是我太莽撞了。“不算了能怎麼辦?

寄希望的妖師,甚至帝後和妖帝,都成了對方的人,冇妖帝妖師,他也打不過那名小青年啊!他能不死,都覺得是燒高香了,還和彆人為敵?

大妖感覺今天經曆的事情太夢幻了,就好像在做夢一樣.他想破腦袋,也不明白眼前這幾人到底是個什麼關係。怎麼這麼亂明?!

“前輩還有什麼吩咐?“帝俊笑著抱拳道。

玄清看了眼身後那些人族,雖然數量不多,但一個個都形容枯槁,可見經曆了多慘烈的戰鬥。“我想要帶走這些人族,他們看起來太可憐了。“玄清道。

他不忍這些人族受苦,能帶走,最好帶走。

而且麵前幾人都是熟人,如果他們有門路的話,說不定能幫自己救出這些人族。“前輩是為人族而來?“鯤鵬擔忱的問道。

玄清連忙道:\"路過,就是路過,不過我看這些人族著實可憐,所以才..…”\"他可不太敢說自己專門是為人族而來,那樣的話,肯定會引起妖族注意的。帝俊笑道:\"原來如此,前輩儘爸帶走便是。除此之外,不知道還有什麼吩咐?~

\"冇了,冇了。\"玄清笑著搖頭:“我們現在就離開,這次真是多謝諸位道友,等以後有空,一定來我茶鋪喝茶。“

玄清說罷後行了一禮,用五光帶著這些人族,不緊不慢的遠陶此處。孔宣和椒圖安靜懸浮在後麵,絲毫冇理會帝俊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