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東海之濱。

\"師父師父!\"看到玄清又帶著一群人族返回,隨同前來的,居然還是椒圖,玄龜幼總當即握著長棍,討好的跑到玄清身邊,一雙眼睛暖兮兮看了一眼椒圖

“交給你了!”玄清笑著拍了拍玄龜幼惠那厚實的肩膀。

\"得令!\"玄龜幼患大喜,朝玄清恭敬抱拳,然後,嘿嘿冷笑著,一雙小眼睛鎖定了椒圖。椒圖心中忽然咯噔一下,有了種不好的預感:“你、你恕做什麼?”

“嘿喋,想做什麼?\"玄龜幼惠得意一笑,揮動手中木棍掄了下來:“讓你證我,讓你出去玩..…

“住手,你想乾嘛!\"椒圖剛纔因為貪玩,就已經被師父抽了好幾棍子,冇想到來到這兒,居然還要被玄龜抽,當即一把抓住棍子,朝玄龜幼患怒喝道

“師父,他不服從您的命令!玄龜幼誌馬上委屈巴巴的看向玄清。

玄清冷冷掃了椒圖一眼:“東海這邊,暫時由他負責,你可有什麼不服?””冇、冇有...…\"椒圖香了口唾沫道。

玄龜幼惠得意的笑了起來,椒圖滿心苦澀,但師父眼睛還盯著呢,隻能委屈的放開木程。身後,那些人族全都驚呆了。

他們記得很清楚,這名青年好像是一名真龍。而真龍,是人族的圖騰!

據說人族先祖從東海之濱出發,第一眼看見的飛天動物,就是一條巨大的、閃耀著金黃色的真龍。

剛纔這名青年化作真龍,分分鐘擊敗了那些強大的大妖,結果先是被青年口中的師父教訓,現在又被一個胖啊嘟的小孩子教訓。

人族的目光全都落到玄活身上,在猜測玄清的身份。就在這時,另有幾名人旅匆匆奔向這邊。

\"**師?\"玄潘身後的人族全都興奮了起來,紛紛朝**師躬身行禮:拜見**師!”\"是**師嗎?~

“真的是**師?“

“**師來了,這下我們有救了!”

“冇錯,就算妖族再來強者,**師也能輕易戰勝妖族!“見過冇見過玄都**師的,全都聽過玄都**師的威名。

這是人族伏羲、神農之外的最強者,與伏羲和神農形成了鼎力三足,是人族中堅力量,是人族心中的定海神針。

此時此刻,一雙雙目光全都興奮的看著玄都**師。

這些人族在猜測:玄清等人,肯定是本了玄都**師的命令前來幫助人族。

然後,眾人便看見玄都**師來到玄清麵前,恭敬的朝玄清行禮道:\"多謝前輩,又拯救瞭如此多人族。”什麼?!

人族一下子驚呆了,玄都**師,居然在朝這名青年行禮?在朝隻有太乙金仙境界的青年行禮,還以晚輩自居?

玄活笑著點點頭:\"看來,你在人族中聲望不錯“

玄都**師尷尬笑笑:“這都是因為前輩指點,若是冇有前輩,便不會有晚輩,更不會有此處的人族,晚輩怎敢和前輩相比?*

玄都**師這些話真心實意,他從女媧娘娘處得知,人族能誕生,他能有靈魂,都是這位前輩指點但在玄清耳中,卻聽成因為他的救援,才讓這些人族免遭滅頂之災。

玄活笑著擺擺手:\"好了,危險還冇解除,你在這兒守護人族,我去找回彆的徒弟。\"晚輩遵命!\"玄都**師恭敬行禮,玄活朝孔宣點了點頭,孔宣當即在前麵帶路.這次跑出去隻花費了一天半,兩人就看到了數千名朝東海之濱方向奔行而來的人族。

“警戒!\"人族率隊首領大喊一聲,頓時,數十名人族修煉者瞬間出現前方,握著各種武器,對準了玄清等人。玄活先是一驚,待看清楚全都是人族後,心中放鬆不少,笑著朝為首的人族抱拳道:“諸位道友這是要前往東海之濱吧,不知道是誰指點的諸位道友?”

知道是誰指點,就知道是自己的哪位徒弟了。

“閣下何人?\"為首人族握著大刀,警惕的看著玄濡:“還有,閣下為什麼知道我們要去東海之濱?”太乙金仙後期,人族才誕生多少年,居然便出現了後期太乙金仙!

玄活真是無語了,而自己,都修煉半個元會,近十萬年了,才太乙金仙中期!

玄活笑道:\"東海之濱的人族,都是我帶過去的,指點諸位前往東海之濱的,應該是我的弟子。”“閣下弟子?\"為首人族攥緊手中大刀,冷笑一聲:\"閣下莫非在說笑話?“

“冇錯!\"一名壯漢拎著棒子怒道:\"你當我們是白癡嗎,救我們的,乃是強大的九天仙子,就你這個修為,還想當仙子的師父,你給人家仙子提鞋都不配!\"

“閣下最好讓開!\"為首人族冷冷道:不然的話,就休怪我們不客氣了。“

人族修煉者全都怒視著玄清,若非害怕爆發戰鬥,可能引來妖族注視、引來妖族降臨,他們早就出手打殺了。那名仙子瞬間被掉了追殺他們的妖族,實力強大,超出了在場這些人族的想象。

麵前這箇中期太乙金仙,居然說是那名仙子的師父,簡直在癡人說夢!

是在侮辱他們!

玄清皺眉,難道,真的不是自己的弟子?

可是,除了自己的徒弟之外,還有誰會指點人族前往東海之濱?”老師,若弟子冇猜錯的話,應該是青、青羽。\"孔宣笑著解釋道。

\"青羽?\"玄清更加不解了:\"她什麼時候成九天仙女了,還有,她能救下這麼多人族?”

孔宣撓了撓頭,彆說這麼多人族,所有人族都能救下,關鍵是,這個問題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所以,隻能尷尬的沉默。

“讓不讓開?!\"人族首領問道。

“既然不讓開,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壯漢怒吼一聲,拎著棒子,直接朝玄清頭頂砸落。糟糕....

玄清心中驚呼一聲,連忙舉起手中桃木棍。“石頭...…

人族首領驚呼一聲,冇想到壯漢說打就打!

但既然開打了,那也隻能同心攻擊,爭取儘快取勝。然後,大刀和棒子全都落向玄清。

當.....

轟.....

接連巨響,在玄清頭頂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