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拜師?“

不死火山,始鳳坐在不死火焰凝聚的座椅上麵,驚呼道。“母親!”

大鵬連忙站出來抱拳道:\"母親,青鸞妹妹就是頑皮,她肯定不是這樣想的,而且孔宣大姐肯定教訓青鸞妹妹了,還望母親息怒。”

\"母親息怒!\"朱雀也連忙抱拳道。

鳳族,不亞於百族任何一個種族,居然拜師他人?這要是傳出去,鳳族的臉麵還往哪兒擱?

\"那就拜師!”

始鳳臉上出現欣喜之色:“青鸞長大了,冇辜負我的培養,居然能想到如此破局之法。”“啊?!“朱雀和大鵬互望一眼:“母親,您冇事吧?“

始鳳冇理會朱雀和大鵬,自言自語道:\"拜師的話,肯定要送拜師禮,上次我的涅槃聖火蓮,對那位前輩並冇多少作用,這次該送什麼呢?“

“對了,我從不死火山下麵找到了一顆火心,我馬上去煉化,送給那位前輩。”\"母親三思!”

朱雀和大鵬連忙道:“那顆火心是母親成聖的關鍵,若是母親讓出去了..…”“你們不懂,成聖,哪有這麼容易?”

始鳳站起道:\"你們不用再多說了,何況趁著這個機會,我正好能拜見那位前輩一次。”說罷,始鳳的身形化作一團火光,融入到燃燒的座椅之中,瞬間消失不見。

..

“拜師?好!”

祖龍興奮的重重一巴掌拍擊在自己座椅上麵,但聽哢嚓嚓一陣響動,祖龍的椅子化作了無數碎片。

“不妨事,“祖龍笑著一揮手:“不過,我的重水丹和龍巢都送出去了,這次拜師,該送些什麼禮物呢?”

不周山!

“青鸞要拜師那位前輩?”

始麒麟一瞬間做起來,氣哼哼道:“覺得自己能飛就了不起是嗎,我這不周山,也上接無儘天闕的!馬上安排四不像拜師!”

“\"父親,那這次拜師,您要不要親自走一越?\"麟玫笑著問道。

重新躺在自己黑色椅子裡麵的始麒麟不解道:“為什麼,難道你不能幫我辦了嗎?\"“父親信任孩兒,是孩兒的榮幸....…\"

\"直說,咱不說冇用的!“

麟玫笑了笑,這才嚴肅抱拳道:\"父親,如果孩兒冇猜錯的話,這次鳳族拜師,龍族肯定也會跟上,而且,始鳳前輩和祖龍前輩可能親自前往。“

“親自前往?”

始麒麟複又驚坐起:“冇錯,那兩個傢夥肯定會親自前往,差點忘記這點了,你去準備重禮,我也親自前往!“

麟玫苦笑道:“父親,孩兒準備的重禮,是重禮嗎?”

\"那倒也對!\"始麒麟點了點頭:“不周山之上天闕,有我煉化的神力之水一缸,我現在就去拿下來。”

\"父親,您守在不周山不出,就是為了那缸神水?”

始麒麟哈哈一笑,身上銀白色光芒流轉,沿著不周山一路朝上飛去。

...…

距離崑崙山十萬裡之處。

始鳳深吸口氣,停下了自己的適光。

剛要化作本體飛行,身邊乾坤一陣震顫,祖龍現身而出。兩人盯著彼此,氣氛越來越微妙,道韻開始碰撞。

\"哈哈哈哈,始鳳道友!”

祖龍大笑著抱拳道。

\"祖龍道友。”

始鳳淡淡點了點頭。\"兩位道友,老夫來也!”

頭頂乾坤震顫,銀白色光芒閃過,始麒麟抱著一個大缸子出現,始鳳和祖龍匆忙避讓,纔沒讓始麒麟—腳踩在他們頭頂。

\"道友來的倒是快!”始鳳冷哼一聲。

青鸞的彙報中,四不像竊取了青變的自言自語,事關聖人前輩,始鳳便有點怨言。

\"要不是麟玫孩兒提醒,我還真的錯過了呢,不過兩位道友親自前往,肯定還有彆的問題需要請教吧?”

始麒麟手掌一翻,大缸子消失,朝兩人哈哈笑道。“道友親自前去,難道也隻是為了拜師?“始鳳淡淡道。

\"差不多!\"始麒麟誠懇點頭:“我雖然冇你們那麼多花花腸子,但是我能在一旁旁聽啊,哈哈哈哈.…”\"

祖龍和始鳳全都怒視著始麒麟。

“這麼小氣做什麼,你們再不行動,那我可先走了啊,大師兄的位子,就屬於我家孩子了。“

始麒麟得意的大笑一聲,落在地上,化作麒麟本體奔跑了起來。祖龍和始鳳互望一眼,祖龍苦笑,始鳳冷哼。

兩人也匆匆化作本體,飛向崑崙山方向。

.…

身材高大,身背一柄長槍的羅喉,從三千小千世界走出,來到了洪荒天地。

...

\"原來,並冇什麼大事發生。”

九重雲之上,鴻鈞將目光從崑崙山收回,重新閉上眼睛,繼續自己的悟道大業。

…-

\"咕鳴....….臉龐紅彤彤的小女孩將一口茶水全都嚥了下去。“彆咽!“玄清連忙發聲,可是已經晚了一步。

“這是漱口,以後要養成這樣的習慣,知道嗎,看著我做!”玄清喝下一口茶水,在口裡轉了幾圈,然後吐了出去。等玄清完成漱口,轉身再看,幼惠們茶杯裡麵空空如也。\"行吧..…”

玄清苦笑著搖了搖頭,反正大家都是先天生靈,也不用擔心蛀牙什麼的,喝了就喝了吧。\"幼惠們還小,你怎麼也跟著喝下去了呢?”

西王母美麗的臉蛋上浮現紅暈,怯生生道:\"我也還小..”\"玄清一口氣差點冇上來。

“收工,今天我給你們煉製糖豆!”

“哦!太好了!”

幼患們全都興奮的喊叫了起來。一個個扒在玄清身上賣萌。

西王母端著空空的木杯子,一時間不知道該跟著小孩子喊叫,還是表現的成熟一點。玄清拔了一大堆藥材,伸手一捋,又隻剩下了三分之一。

拿著這三分之一,扔在了一個石頭缸子裡麵。

始麒麟趕到的時候,恰好看到幼息們圍著玄清,玄清手拿他的力之大道棒,正在嘔唯嘔搗碎藥材。

縷縷道韻,從石缸子裡麵逸散出來,始麒麟頓時神清氣爽,一時間,不敢也不忍打破這美妙的畫麵。

祖龍和始鳳趕到後,同樣震驚的立足在了始麒麟旁邊,不得相召,不敢再上前一步。西王母拎著茶壺走了出來,看到遠處站著的三位,全都不自覺哆嗦了起來。

但看到玄清那專注搗藥的背影,心中忽然有了底氣,抬頭挺胸,走向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