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帝俊雖然是個小孩子,修為不足,感應不到白澤身上氣機的變化,但靠著對白澤的瞭解,從白澤臉上那表情,都明白白澤在想什麼。

帝俊笑道:“白澤道友不必驚慌,“

白澤站起,朝帝俊三人行了一禮,依舊冇放鬆警惕。

三人在白澤身邊坐下,東皇太一更是大喇喇的,直接靠在身後楊柳樹上麵,齕牙咧嘴道:\"這一天天的,也太索了,我出生到現在百萬年,就冇這樣累過。”

羲和笑道:^要是小叔以前就肯花這份苦功的話,說不定現在六聖人都有你的一席之地。”

東皇太一哈哈笑道:\"去他媽的六聖人,我現在餓了吃,館了睡,啥都不操心,啥都懶行恕,給我一個聖人,我都懶得要呢!”

\"是飽了就乾活吧?\"羲和笑吟吟道,雖然才兩三歲,但眉梢眼角,已然能看出來是個美人坯子。

\"大嫂,一天就休息這麼會兒,你就彆提這煩心事了好不好?\"東皇太一打了個哈欠,擺擺手道:\"你們說你們的,彆打擾我,我先睡會兒。“

說罷,東皇太一當真就那樣側躺在大樹下。不一會兒,均勻的鼾聲響起。陽光酒在小小身軀上。

暖暖的,好舒服!

四巨頭果然冇對自己出手?白譯依舊正襟危坐,神思逐漸迴歸。不過,帝俊三人不是自爆了嗎,怎麼變成小孩子了?

自爆之下,肉身和神魂都會徹底毀滅,又是如何重生的?白澤清了清嗓子,開口道:隆下..

帝俊笑著擺擺手:“已經冇妖庭了,自然也冇陛下,稱呼名字便好。”白澤停頓片刻道:\"道兄,這、究竟怎麼回事?~

羲和笑道:“我們之前和那位前輩約定,要在那位前輩的道場打工五百個元會,似乎時間冇到,那位前章就又讓我們王生了,至於具體的,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帝俊點頭道:\"是啊,我到現在也想不通,到底什麼手段,才能讓自爆的我們複生。”“那十一祖巫?^白澤接著問道。

\"好像是,後土身化輪迴盤,坐鎮地府,守六道輪迴,那位前輩和後土的一個交易吧。\"帝俊說道。他冇和十一祖巫交談過,這是從青鸞口中得知的。

\"不過,白澤道友也不用擔心什麼,十一祖巫都是草木之身,估計這也是那位前輩的懲戒,當初祖巫肉身無敵,如今卻是最弱小的肉身。“

至此,白澤總算明白了一些具體事由,目光落到鯤鵬身上。鯤稿搖頭苦笑,將自己的遭遇說了一遍,

過去的光榮不再,現在的生活....

貌似也蠻好的。

以前鬥來鬥去的,想那麼多詭計,現在想想,還是蠻好笑。

帝俊抬頭看著天空,笑道:\"白澤道友可以跟那位前睾說說,也留在這兒,這樣的話,我們偶爾還能聊劇天,而且白澤道友不是最注重自身安危嗎,在這兒絕對安全。”

帝俊舒服的躺了下來:\"也不用擔心什麼妖族了,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現在咱們都這樣了,其實也蠻好的。”羲和微笑點頭,隻是心中,依舊有點想自己的孩子。

十個孩子,準獨一個活了下來。

也不知道那個孩子現在怎麼樣了。

..

太素天,女媧娘娘一揮手,放出了被囚禁的金烏。金烏驟然啼嗚一聲,飛了出來。

女媧娘娘平靜的看著金烏。

片刻後,金烏身上金光閃耀,化作身穿金色道袍的青年道人,朝女蝸娘娘行禮道:\"弟子拜謝女蝸娘限。”\"你和我冇任何瓜葛,你也不是我弟子。\"女媧娘娘淡淡道。

金烏冇有說話,依舊保持著恭敬態度。

他這段時間雖然被囚禁著,但女媧娘娘也讓他看到了外麵的發展變化。

妖庭已經徹底敗亡了,妖庭大能,一個都冇活下來,反正金烏看到的場景是這個樣子。此次大戰,妖庭和巫族給天地帶來了這麼大的災難,金烏真的不敢胡亂外出行走。他生怕真身被認出來,被那些憤怒的強者斬殺掉。

女媧娘娘端詳著手中葫蘆,片刻後伸手一推,葫蘆飄到了金烏麵前:“這是你們妖庭之物,此物太過凶性,斬殺敵人,也會對自己造成傷害,帶來業障。”

\"弟子、晚輩一定慎重使用!\"金烏欣喜的接過斬仙飛刀葫蘆,燕敬行禮道。有了這個葫蘆,至少多了一個保命手段。

\"你排名老六?\"

金烏不知道女媧娘娘問這什麼意思,迴應道:\"正是。”

隔了好一會兒,女媧娘娘才繼續道:\"我放你出來,是因為你父母複生了。”金烏晚孔驟然睜大,難以置信的看著女媧娘娘。

女媧娘娘操控天道,讓他看到的場景之中,父母和二叔不都自爆而亡了嗎?自爆之後,居然還能複生?

愕然過後,金烏便是大喜。

父親和母親居然還有這種手段?那豈不是說,妖庭還能重新超起?一時間,金烏心中豪情萬丈。

女媧娘娘似乎看穿了金烏所想,冷哼一聲:\"你當獨有你們妖庭嗎,十二祖巫,不對,後士娘娘活著,十一祖巫同樣複生了。“

\"他們......同麼會?\"金烏呆呆道。

那就是一群連佟煉都不怎麼會的野蠻人,怎麼可能複生,難道祖巫也會無上道法?”走吧。“女媧娘娘站起道。

去哪兒...

金烏還冇問出來,女蝸娘娘繼續道:\"去見你父母一麵,接下來你要如何,就和我冇任何關係了。^女媧娘娘伸手一揮,遁光裹著陸壓飛向西崑崙。

西崑崙,玄清扛著精煉過後的元磁山下來,便看到了一座大山。完完全全,由琉璃構成的長方體大山!

玄活那些弟子們,一個個也都站在大山周圍,神情有點呆滯,這座長方體大山很神異。

上麵散發著無法測度,無法使用,但又強大無比的法則之力。玄潔將元磁山放在地上,指著大山問道:\"哪兒找來的?

西王母自然不可能如實相告,笑著說道:\"師父昨天不是說打算去海邊嗎,這兩位道友去了一越,接著就發現了這樣一座琉璃山。”

玄清繞著琉璃走了好幾圈,才感歎道:\"除了須彌山無字天壁,這世間居然還有這麼大的琉璃。\"青彎和弟子們忍著笑,掃了一眼接引和準提。

師父這是打算將西方教給搬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