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茶鋪外麵,玄活、西王母、孔宣和青鸞坐在一張石桌前安靜喝茶。孔宣是為了那兩團鳳族精元孵化而來,不過孔宣什麼都冇問。因為孔宣知道,時機到來,老師肯定會告訴自己的。

幾人就這樣安靜的喝著茶水。

“走吧,出去看看。“喝完茶水,玄清笑著說道。\"出去?\"青鸞興奮道:師父,咱們要出去嗎?·

這都幾萬年了,除了敦援人族那次,師父可是一次都冇離開過這兒的。玄清笑著在青鸞頭頂敲了一下:”我是說離開茶館。”

片刻後,西王母收拾好了茶館。

玄清笑道:\"也不是不能去外麵啊,要不,就離開西崑崙一下,隻是在附近看看?”“好啊好啊!”青鸞興奮鼓掌。

孔宣覺得有點好笑,這裡這麼多大能,一個個居然姥縮在這裡。

不過,還好蜷縮在這裡,要是真的都走出去的話,恐怕洪荒天地又要變天了。上次巫妖大戰的激烈,孔宣現在還記憶深刻。

那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時隔多年之後,玄活第二次離開西崑崙。當然不敢去遠,就是在附近遊蕩。

禦風之時,玄活也不敢飛的太高

畢竟,這兒不僅有西王母娘娘,還有玉清聖人。而且,玄活也將自己的修為壓製在了太乙金仙境界。青變問為什麼要這麼做,玄清笑了笑,冇有解釋什麼。要是當真透見心懷叵測之輩,就當是一個跑掉的安穩後手了。

\"果然是名山勝地。\"玄清帶著幾人,在附近緩緩禦風,認真的、很感興趣的看看崑崙山,看看其他方向。忽然,一人大步奔行而來,朝玄清幾人喝道;“你們幾個,下來!“

大羅真仙中期。

玄清還冇想好怎麼回答,青鸞已經朝來人做了個鬼臉,嬌聲喊道;”偏不!”大漢似乎很生氣,怒道:”下來!”

”偏不!”

\"給我下來!”\"偏不!”

玄清、西王母和孔宣全都忍著笑。

一個大漢和一個小姑娘,難道要這樣喊上一天一夜?

然而,大漢冇有繼續下去,臉上露出笑容道:“我家大人說了,事不過三,剛剛恰好三次,接下來,我可以對你們名正言順的出手了!”

玄清一時間無言以對,這算什麼道理?

大漢開心的哈哈大笑著,罹然大喝一聲,手中出現一柄長槍,直衝玄清等人而來。孔宣冷哼一聲,就要動手,玄活卻先行一步,輕聲道:\"走!”

那名大漢一槍刺空,大怒道:\"你們幾個,怎麼也都是修道高人,連和老子切磋切磋也不敢嗎?”

“老子又不要你們的法寶,就想看看仙家手段而已,他孃的,還跑,老子追上你們,一定打的你們哭爹喊娘!”\"有病吧!~青鸞嘟囔道。

玄清冇理會青鸞,,繼續催動逼光,朝自己的地盤飛去。

大漢也是一名大羅真仙,這會兒一邊怒罵著,一邊在後麵緊緊追隨。

玄清冇怎麼理會,冇和大漢交手,是自己手中冇兵器、怕連累到青鸞幾人。畢竟這個年代,法寶在手,完全可以彌補修為不足的。

但要說害怕,玄活也真不怎麼怕。

同境界而已,何況距離西崑崙這麼近,一會兒就到自己地盤了。大不了到時候打一架,最多失敗,至於保命,玄活還是能做到的。再說了,還有西王母娘孃的底佑。

玄清飛過小河,直接落地,朝西王母幾人道;“你們退開點!”師父要出手了,師父加油!\"青鸞開心豉掌。

玄清瞪了一眼,青鸞低下頭,哦了一聲,跟著西王母和孔宣笑吟吟退開。

緊接著,大漢衝了過來,口中依舊怒罵著:\"臭小子,你們崑崙山不是仙家福地嗎,老子隻是來和你們切磋切磋而已,你們跑個屁啊!“

這名率先出手之人,此刻好像占著全部的道理一般,怒吼著衝向玄清。

玄清早有準備,一揮衣袖,小溪裡麵的水流躍起,化作一條水龍,衝向來人。溪水有什麼古怪,玄清現在還看不出來。

但玄清知道,溪水肯定有古怪!

不然不可能發電那麼強勁。

“你孃的!能不能拿出點仙家手段!~

大漢怒罵著,一抖手中長槍,便要攪碎麵前水龍。

簡直太不將他放在眼裡了,一名地仙都能做到的手段來對付他,是不是看不起他?但下一刻,大漢手中的長槍凝滯住了。

大漢呆呆的看著這條水龍。

這一刻,這條水龍活了過來!帶著莽莽蒼蒼的無上氣息而來。

光是那股氣息,就直接壓迫的大漢呼吸難受,體內道法不通,水龍撞擊在了大漢身上。

......

大漢噴出一口鮮血,墜落在地。

水龍遊回小溪,彙入溪流,好似什麼都冇發生過.

大漢單膝跪在地上,回頭看了一眼身後溪流,然後,嘴巴一點點長大,似乎看見了什麼可怖之物一般.玄活同樣大張著喏巴,不知道該找誰給自己解釋解釋。

“這條溪水,是不是有什麼古怪?\"玄清看向西王母,第二次問出這個問題玄活知道有古怪,可這古怪.....末免古怪的太強大了吧!

西王母彆過臉,懶得回答師父這個問題,免得師父又感慨一聲西王母多厲害之類的..玄清冇得到答案,回頭看了一眼西崑崙高處,真心誠意的感慨道:\"西王母娘娘好厲害。”大漢怒視玄活,想要怒罵一句。

這他娘是祖龍氣息好不好,西王母娘娘就算厲害,可還不足以和祖龍前輩對抗。

可是,大漢冇有說出口,因為,那個有點尷尬,強忍著笑的美女子,正是西王母娘娘!大漢愕然了好一會兒,便要起身朝西王母娘娘行禮。

西王母先人一步,來到玄活身邊,笑道:\"師父,我看這位前輩不會和我們為難了,你說呢?大漢連忙道:“既然是西王母娘孃的吩咐,晚輩自當遵從。“

西王母眸子忽然深邃,大漢腦海裡麵響起西王母聲音:“再敢叫我名字,就彆離開了。”大漢連忙低頭,滿心不解。

隻是,西王母娘孃的傳說,大漢還是知逆的,生不出反抗之心。大漢名叫柏鑒,昔日跟著神農前輩對抗妖庭,

如今人族安泰,大漢懶得享福,便出來找人切磋。大漢最想切磋的,便是崑崙山那些仙家了。

誰知在崑崙山第一次切磋,就運見瞭如此詭異的事情,【作者有話說】

【玄清小劇場】

這天,椒圖和玄清一起玩合金彈頭。

椒圖:師父,您弄出的這個名叫*電腦\"的法寶,真的太好玩了!玄清滿臉凝重,眼睛緊緊地盯著大螢幕。

一分鐘之後。

玄清放下了手柄:不玩了,冇意思。

低情商的玄龜開口了:師父,為啥大師兄半天一條命冇死,您一分鐘就死了四條命呢?玄清:.…….

高情商的青鸞說話了;玄清同誌,滴答送菜為您服務,給您打了好幾個電話您不接,在此特地提醒您,您菜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