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西王母娘娘?\"

玄清吃了一驚,連忙左右觀瞧。他能有今日,全靠西王母娘娘。

可是,直到現在,他都冇見過西王母娘孃的真容。上次倒是去拜見了。

不過,西王母娘娘就如同傳說中一般,籠罩在雷光之中,玄活根本冇看活西王母娘孃的長相.難道說,此刻,西王母娘娘來到了這兒?

不管玄活怎麼看,動用神識,都冇發現外人,西王母笑道:\"師父,可能是娘娘心聲傳音。“玄清點頭道:“應該如此。“

然後,玄活轉身麵向山頂方向,鄭王朝那個方向行了一禮道:\"多謝西王母娘娘。”這次能一招退敵,難道說,他催動的水龍之中,西王母娘娘幫忙加強了威力?

而且,對方是大羅真仙中期,手中除了那杆長槍之外,肯定還有彆的兵器法寶,若非西王母娘娘心聲傳音,玄清和此人恐怕真的要爭鬥一番。

如今西王母娘娘庇佑了,玄清當然要行禮感謝。然後,玄活轉身,笑著看向來人。

柏鑒同樣看著玄清。

柏鑒驚訝於西王母娘娘稱呼此人為師父。但是,柏鑒心中也很憤怒。

因為,此人剛纔朝西崑崙山頂方向行禮,神態真誠。

明明西王母就站在他身邊,他卻故意這樣,柏鑒覺得,這是此人在作弄自己。基至,聯合西王母娘娘一道作弄自己..

柏鑒心中冷哼一聲,便要轉身離開。

西王母娘孃的美好傳說形象,這一刻也在柏鑒心中完全崩遢。厲害的山上仙家,果然狗屁規矩多,花花腸子多!

他柏鑒冇那個實力對付,轉身走人總可以吧!柏鑒剛剛轉身,使看到了笑吟吟走進來的一人。

那人朝柏鑒微微笑了笑,然後,來到玄清麵前站定,恭敬的朝玄清行禮道:\"晚輩廣和,拜見前輩。”玄清笑道:剛纔怎麼冇看見你?\"”

廣成子愣怔了一下,這......

他這段時間就住在玉虛宮裡麵,還是師尊元始天尊傳訊,展現了玄清幾人述跑的畫麵,廣成子才連忙來這邊的。

來的太快了!

有點兒黴餡!

廣成子額頭不自覺滲出汗水.

玄活笑著擺擺手:\"好了好了,我又冇怪你,你做的很對。“玄清看來,廣和就算冇看見,也感應到了他們的氣息

不管出於什麼理由,當時冇現身而出是對的,不然誰也不知道這名壯漢會不會對廣和出手。廣成子再一次行禮道:“多謝前輩體諒。”

本來要走的柏鑒站佳了,更加不明白了。感覺自己好像是在做夢一般,

廣成子,柏鑒自然認識,玉虛闡教首徒。

人族但凡煉氣士,幾乎冇有不認識此人的。此人曾經與伏羲、神農兩位聖呈交談了許久,交談的內容,柏監無從得知。

柏鑒卻認識一些兩位聖皇大人的手下。

據當時服侍的那些道友言說,廣成子道法高深不說,而且很和善。

一點冇有聖人門徒,仙山仙家的架子,對他們那些看門的,都彬彬有禮,還贈送了效用不差,價值不菲的法寶。

另外,廣成子還親自收了人族軒轅作為弟子。

這讓大部分人族與有榮焉,柏鑒便是仰哀廣成子仙師的其中之一。柏鑒此次來崑崙山這邊,冇想過能透見這位前輩。

但,的的確確是因為受到這位前輩影響,不知不覺,纔來到崑崙山的。隻是,不敢在另一邊出現,便晃盪到了西崑崙這兒。

廣成子朝玄清行禮之時,心聲和柏鑒傳音,問了柏鑒的姓名和來此的目的。

柏鑒回答後,廣成子便繼續說道:\"前輩,這是伯符道友﹐晚輩修為雖然冇有這位道友高,但算下來,伯符道友還算晚非的晚輩,希望這次冇旨犯前輩。”

玄清看了柏鑒一眼,點了點頭,笑道:\"還好,多虧西王母娘娘庇佑,我和這位遒友都冇出手,冇出什麼問題。”

“何況,這位道友也隻是找人切磋切磋,冇事的。”廣成子道:前輩寬宏大量。“

然後,廣成子便朝西王母、孔宣、不遠處的小孩子、看起來農夫一樣的道人紛紛行禮。柏鑒呆呆的看著這一切。

這到底怎麼回事?

他剛纔心中還欣喜呢,廣成子仙師承認自己是他的晚輩了。結果現在,廣成子不僅朝那人行禮,還朝在場所有人行禮。看起來彬彬有禮,同暈問候禮儀

但是,其他人隻是隨意點頭,並冇有回禮。這就說明,那些人都是廣成子的長輩!

可是,廣成子仙師乃是玉虛闡教首徒,他的長輩,不隻有六聖人和道祖老爺嗎?

難道說,廣成子仙師也和這些人合夥,在這兒欺騙他?

柏鑒悄悄回頭看了一眼小溪,溪水之中,依舊噴薄著強大的祖龍氣息。這兒到底怎麼回事,柏鑒徹底搞不懂了。

玄清笑道:^既然都是自己人,便坐下聊吧。”

柏鑒還在呆呆發愣,心湖傳來廣成子聲音,甚至帶著一絲怒意催促:“還不回話!”柏鑒這才反應過來,下意識就要朝廣成子行禮.

廣成子強調了一,柏鑒行禮的方向連忙從廣成子移向玄清道:“多謝前輩.”玄活笑著擺擺手:“道友修為比我還高,這一聲前零,無論如何都不敢當。“

廣成子笑道:\"前輩是晚輩的前輩,伯符是晚輩的晚輩,若是在外麵遇見,晚輩自然不敢多說什麼,但在此處選見,何況這兒是前輩的道場,前輩完全當得起“

一番活,把玄活繞暈了,玄清也懶得計較這些,笑著說道:\"走吧,坐下聊,反正是道友便是了。”\"前輩高見。“廣成子又捧了一句,回頭瞪了柏鑒一眼,柏鑒連忙跟隨在後。

玄清站在池塘邊,廣成子和柏鑒站在楊柳樹下,玄活笑道:\"坐吧。”

說罷,玄活、西王母、孔宣和青鸞率先坐下,廣成子行了一禮,帶著笑容,便要坐下。然後,廣成子看到了不遠處拿著鋤頭走出來的那名老道。

道、道祖老節......

廣成子呆滯住了,保持著將坐未坐的姿勢,隻感覺這一刻全身冰涼。道祖老爺怎麼會在這兒,而且拿著鋤頭,好像是在乾活?

緊接著,廣成子心中浮現一縷道韻,驚醒了他。

廣成子再也不敢看向那個方向,連忙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