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柏鑒同樣跟著坐下,看著玄活身後那片蓮花.

南贍部洲,多年爭戰,如今才方得太平,柏鑒對天下情況的瞭解,都是出自神農前睪所說,所以並不知道十二品功德金蓮。

但柏鑒能感應到,那片蓮花﹐是他從未見過的強大靈藥,裡麵蘊含的靈力,可能比他體內的靈力還要多,還要精純.。

若是他能煉化那片蓮花蘊含的藥力,起碼能提升一個小境界。

結果,那片蓮花就那樣陸隨便便長在池塘裡麵,剛纔管都冇有人管!這就是山上仙家嗎?

一個個部這麼大氣霸氣?

柏鑒呆呆的看著,但還是不太能接受這一點。

柏鑒隱隱覺得,這裡麵不太對,但具體怎麼不對,柏鑒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還有,廣成子仙師剛纔看向那名老道.....

柏鑒跟著看過去,那名老道很普通啊,看起來真的就和尋常人家的老頭一樣,甚至都感應不到多少具體修為,應該纔剛剛化形不久吧。

柏鑒覺得這裡麵處處透著古怪,換做平時的他,早就出手或者主動滾蛋了。

隻是,此刻他坐在廣成子仙師身邊,柏鑒便不敢多動,儘量收回目光,等廣成子仙師說話便是。好一會兒後,廣成子才從道祖老爺的衝擊中平複下來。

玄清笑道:\"冇事的話,帶著這位道友隨便轉轉就行。”

廣成子連忙道:\"前輩,晚輩此來,倒真的有些事清教前輩。”玄清咳歇一聲,笑道:\"道友請講。”

對麵就坐著一個大羅真仙,請教自己,玄清覺得感覺怪怪的。柏鑒則是不解的看看玄清,又愉愉看看廣成子。

廣成子仙師乃是闡教首徒,若需請教,直接請教玉清聖人便是了,難道此人比玉清聖人還厲害?鑒於此處的詭異氣氛,柏鑒什麼都冇說,隻是安靜的坐在一旁。

廣成子笑道:\"晚輩聽說,人族那邊廣成子收了個名叫軒轅的徒弟,前暈覺得,此事如何?”廣成子這就是冇話找話,他既然收下軒轅,自然是考慮周全了。

不過,既然來到了這兒,讓這位前輩指點指點,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他都不會有任何疑慮了。何況,連道祖老爺都在不遠處乾活.......

柏鑒滿臉懵......

什麼?

廣成子收了個徒弟?

前輩,您不就是廣成子嗎?

玄清笑道:道友來此,就是為了問這件事情?~

廣成子道:“畢竟是闡教首徒收徒,所以晚輩....\"

玄活也不知道廣成子在擔憂什麼,既然廣成子不說,他也不會多問,隻是笑道:“這是好事。\"廣成子目光中一下現出大喜神色,說道:”前輩,對所有人都是好事?”

玄活停頓了一下,點頭道:算是。·

並不全部,比如,對蚩尤就不是好事!

當然,就算冇軒轅,蚩尤最多多殺裁一些人族,真的無法無天到一定地步,閉關的伏羲和神農出關,蚩尤的下場並不會改變。

廣成子目光灼灼的盯著玄清,看的玄清都有點兒不好意思:\"道友莫非加入了相應勢力?\"廣成子遲疑片刻,為了更多的指點,點頭道:\"算是,讓晚輩見笑了。“

\"加入宗門了?”

“那倒冇有。\"廣成子連忙道。

看來,是加入人族,做了人族的供奉之類?玄清笑道:那就還好。”

隻是,廣成子依舊盯著玄清,玄清沉默片刻,隻能繼續遒:“道友既然是人族供奉,他日作戰之時,最好不如加入柏鑒的隊伍。”

柏鑒全身震顫了一下,瞬間就從胡思亂想的情形中驚醒過來。

可驚醒之後,柏鑒卻更加迷惑了,完全不知道廣成子和此人到底在說什麼。這兒的人怎麼說話都這麼怪?

廣成子前輩也怪怪的?

廣成子看了身邊柏鑒一眼,問道:\"前輩,這位叫柏鑒的道友,難道有什麼不對嗎?”玄清笑道:*也冇什麼不對,逞英雄罷了。“

軒轅對戰蚩尤,靠著人族煉氣士,穩紮穩打,本來就能取勝的。柏鑒是個莽撞性子,便直接朝著蚩尤追殺過去。

蚩尤怎麼說也是一代梟雄,怎麼會讓柏整這種傢夥欺負?

何況,蚩尤還有很多的巫族血脈,同樣很是暴躁,被柏鑒激怒,直接催動全部修為,將柏鑒和其所率領的隊伍一招擊敗,全部身死。

柏鑒的真靈更是被遠遠打到了海底深處,經過數萬年修煉,這才逐漸補全真靈.封神大戰之時,被薑子牙從海底喚上來,建立、看守封神台。

廣成子怪異地石了一眼柏鑒,鄭重道;“多謝前輩指點,晚輩記下了。“頓了片刻,廣成子繼綾道:\"前輩可還有什麼指點?”

玄清笑著搖頭道;“哪裡是什麼指點,就是交流而已,不過,道友當這個人族供奉冇什麼問題,但聖人大教之事,道友還是少插手為好。”

廣成子笑道:“晚輩想插手,也得有那個能力。“柏鑒奇怪的看了一眼廣成子。

據說闡教一切事宜,全都是廣成子仙師在主持。他冇這個能力,誰還有這個能力?

柏鑒覺得這兒越來越詭異了。

早就聽說,仙師前輩們說話部雲山霧繞的。

可是冇想到這麼雲山富繞啊!

為啥每個字我都能聽懂,連到一起我就啥也不懂了?廣成子繼續道:“前輩的意思是,聖人大教,會出事?”

“也不是什麼出事吧,\"玄清道:“聖人掌天道,天道無私慾,但聖人畢竟是生靈,道友既然活過了這麼多年,我隻是覺得應該小心一點,至於道友如何做,看道友的打算了。”

\"好了,就說這麼多吧,道友帶這位道友陷便看。”

廣成子和柏鑒同時起身,朝玄活行了一禮。

玄清笑了笑,朝塔樓那邊走去。

廣成子依舊站在原地,分析玄活剛纔話語的意思

也就是說,接下來的事情,會和聖人以及天道有關係?自己師父這邊,肯定冇什麼問題。

大師伯那邊,應該同樣冇事,而且就算有事,闡教還要幫忙,不可能、也冇能力陽止。女媧娘娘?

女媧娘娘連勢力都冇建立,一直在太索天修煉,偶爾出來,就是去找伏羲聖呈。那就隻剩下三師叔通天教主,以及接引和準提的西方教了。

廣成子心中緩緩點了點頭,朝那名老道恭敬行了一禮,朝柏整道:\"走吧。“柏鑒連忙後退一步,讓開道路。

廣成子心中依舊在仔細思量,緩緩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