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清走向塔樓那邊,旋即笑著搖了搖頭。“師父,什麼事這麼開心?~西王母笑著問道。“開心什麼開心?“玄清笑著敲了一下西王母。就是覺得自己剛纔說話太玄乎了,而且太冇必要。

玄乎,那是肯定的,畢竟那個伯符是第一次來,廣和還成為人族供本了,就算老交情,也不能說的太明白,怕雷劈

而且長遠來看,不插手聖人大教,不會捲入封神大劫,肯定是好事一件。太冇必要,則是那個廣和目前的修為太低,才太乙真仙境界。

接下來除了軒轅和蚩尤一場大戰之外,三教還有一場小爭端,血海之壇的小爭端,

西方教幫地府打退血海修羅一族,得到了冥河老祖的造化血蓮。殘缺的、快要報廢的造化血蓮。

西方教兩位教主親自出手,在血海培養煉製造化血蓮,想要將其惚補完整,然後帶離血海,在西牛賀洲自建輪迴。

結果,被闡教和截教發現陰謀,攻入血海。

關鍵時刻,為了止戰,地藏喊出獻祭自己和輪迴塔,入天道序列的豪言壯語。天道響應,地藏成了地府之中的另一處輪迴地。

闡教和截教對西方教這才罷戰。

至於地獄不空,哲不成佛,那隻是佛教建立後才篡改的而已。青鸞忽然開心的喊迫:“師父你看,我有了個新發現,“

然後,青鸞一把攥住電線,朝羲和那邊看了一眼,羲和笑著跑過去,合上電閘。

瞬間,青鸞全身震顫,頭髮豎起,還開心的、顫抖著喊道∶“師父快看,亮光不一樣了,好不好玩?”.....好玩!

玄活呆呆的看著青變,不怕電的嗎?

握住電線,改變電壓,燈泡亮度可不改變了嗎?

另一邊,廣成子還在楊柳樹下麵緩緩走,忽然,一道光芒照耀在了廣成子身上。廣成子瞬間退開,素張的抬頭看向那道光芒。

但凡光芒,基本上都是法術或者法寶攻擊。在那位前輩的道場,居然還有人敢發動攻擊?

還有,他雖然剛纔心神都在思考那位前輩所說,可畢竟神識在不自覺運轉,光芒降臨,甚至籠罩了他,他才反應過來,對方的強大,也由此可見一斑。

柏鑒慢了一拍,做出的選擇倒是和廣成子一模一樣。兩人全都抬頭看著發光的地方。

一個圓圓的中空琉璃球裡麵,有一絲線條。發光的,正是那根線條。

冇有任何氣息外故的發光。

廣成子和柏鑒全都定定的看著那個圓球,在找尋發光的來源。

然後,廣成子看到了掛在楊柳樹上麵的不少線條,順著線條看下去,這些線條全都理入了地麵之中。嘶.......成子倒吸一口涼氣,呆呆的看著那些神秘的線條。

看了好一會兒,廣成子收回目光,朝山下走去。

臨近小橋,雖然玄清在那邊和他的弟子聊天,但廣成子還是朝玄清行了一禮。走過小橋,柏鑒感覺全身輕鬆了不少,連忙問道:“仙師,剛纔發光的那個是?”廣成子笑道:\"你還真是莽撞逞強啊。”

柏鑒連忙道:\"仙師,晚幸回去後一定好好改掉。”“不用改了。”

“啊?~柏鑒跟在廣成子身後,一臉不解。

廣成子笑道:\"你願意改就改,但有什麼大的災難,彆怪我冇提醒你。”柏鑒看著廣成子,更加不解了。

廣成子道:“那位前輩已經指點過你了,就算你改了,也保持著莽撞的作風,說不定有你的一份好處。\"\"至於那光芒,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那位前輩應該是連接了地脈靈力。”

“地脈靈力?“柏鑒驚道:“仙師的意思是,剛纔那個..…

被廣成子瞪了一眼,柏鑒連忙改口道:“\"剛纔那位前輩,能直接侶來地脈靈力,就算是聖皇大人,也冇這個本事吧?*

廣成子笑道:\"誰說是借了?”\"不是借,還能是....

柏鑒一下子愕怔住了,這麼說,地脈靈力,還屬於那位前輩不成?那為什麼那位前輩的修為,隻有大羅真仙境界?

廣成子笑道:\"剛纔我們坐著的楊柳樹,是楊眉大仙前輩。”\"楊眉大仙?“柏鑒搖了搖頭:\"冇聽過。”

廣成子笑著搖頭∵\"冇聽過是吧,那我告訴你,池塘蓮花,是十二品功德金蓮,裡麵遊魚,有兩條是龍族青龍前輩,還有妖師昆睇。”

柏鑒全身不自覺哆嗦了一下,一臉畏懼。

人族被妖庭殺伐殺滅了上萬年,靠著一口氣,人族爭鬥不休。柏鑒雖然不是那些大人物的對手,但誰都冇怕過。

大不了一死便是!

但對那個妖師鯤鶼,柏鑒聽到就害怕。

據說用人族神魂製造斬巫創,最開始就是鯤鵬研究出來的。妖師鯤鶚各種奇奇怪怪的煉製之法,據說都是用生靈研究煉製。

落到鯤騰手中,生不如死

柏鑒擦了下汗水,聲音依舊帶著震顫:“仙師,那位前輩,是妖庭青後的大人物?”柏鑒隻能做出這個活測,

女媧娘娘是人族聖母,肯定冇幫助妖庭,這一點,參加過那些戰鬥的人族都明白。

原來,妖庭除了女媧娘娘之外,還有個大人物,連西王母都收服了的大人物,怪不得當初妖庭能占據天庭了。廣成子嗤笑一聲:\"妖庭,他們也配,池塘裡麵那些遊泳的孩子,便是十二祖巫,你是不是要說,那位前輩是巫族後麵的大人物了?”

廣成子知道那兒就十一個祖巫,後土娘娘身化輪迴了,不過對柏鑒冇必要說的那麼透徹。柏鑒徹底呆滯住了,此刻連回頭看一眼都不敢了。

\"回去吧,今日之事,不要透露給任何人,嗯,可以透露給伏羲聖皇,能幫你捋潏我的建議。\"\"我怎麼可能見到聖皇大人?”

\"哈哈,你就說你從西崑崙回來的,伏羲一定會見你!”說罷,廣成子直接化作一道虹光,飛向玉虛宮。

柏鑒呆滯了好一會兒,這才駕馭道光,直接回返南部洲。柏整很宗拜伏羲聖呈,但從來冇見過。

巫妖大戰落幕後,聖皇就閉關了。

也就廣成子前來的時候出關一次,其餘時間,淮都不見。柏鑒心懷忐忑,讓侍衛通傳,說自己從西崑崙返回。

結果,柏鑒心中高高在上的伏羲聖呈,真的就打開了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