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活哈哈一笑:\"兩位道友說哪裡話,快請!”

玄活說完,主動在前麵帶路,心中則腹誹不已。

明明自己弟子都出來了,還站著不動,再不邀請去往裡麵,一直站在外麵等著?事到如今,也隻能跟著前往了。

過橋,進入千裡區域..

走在最後麵的羅宜和石磯娘娘偷偷交換了一下目光,覺得自己的猜測徹底得到了證明,這條小溪,流淌著的是蘊含祖龍氣息的水流!

“師父,\"一道清脆的聲音傳入羅宜和石磯娘娘耳中:“師父,是被人欺負了?”羅宣和石磯娘娘剛纔逐漸安穩的道心又開始浮沉不定。

稱呼那位前輩做師父,難道又是一位大能?

這要是算賬的話.......

兩人偷愉抬頭觀瞧。

緊接著﹐玄清便在那個女孩子頭頂敲了一下,笑道:*怎麼說話了,和兩位道友切磋切磋,還不快給兩位道友賠罪?*

青鸞雙手抱著腦袋,獗著嘴巴道:\"知道了。”

然後,青鸞就那樣委委屈屈的走到羅宣和石磯娘娘身邊,笑著作揖道:\"兩位前輩,晚輩言語衝突,還望兩位前輩莫怪..

老師就站在前麵,而且全然置身事外的樣子。

那位前輩強大的不像話,可能比道祖還要更早成聖。就算想怪,怎麼敢怪?

至於青彎那點太乙真仙的修為,羅宣和石磯娘娘都冇覺得有什麼不對。

這樣一位隱居不知道多少萬年、從不出世的前輩,收徒弟的話,肯定和他們瞭解的大不相同。甚至根本不看根腳,不看出身,就連未來能達到的高度和修為境界也不看。

畢競隻是隱居,又不外出招惹是非,要修為境界做什麼?

至於真的有強者到來,有早就成名十多萬年的西王母娘娘。若西王母娘娘還應付不了,那位前輩親自出馬便是。

羅宣和石磯娘娘連忙擺手,就要說些客氣話。

結果,羅宣和石磯娘娘便置身在了幻境之中。頭頂,是一隻遮天蔽日的青彎虛影。

腳下,是翻滾燃燒、璀璨流逍大地的滾滾火焰羅官火法成道,石磯娘娘是石頭誕生靈智的生靈。結果這一刻,兩人全都感應到了那股熊熊燃燒的氣焰。不管兩人如何催動修為,都冇任何效果。

許久之後,兩人心生絕望之時,高空中的青鸞嚋出一道火焰,直接包裹羅宣和石磯娘娘,這是瞬間,羅宣和石磯娘娘便身死道消,一丁點存在過的痕跡都冇留下!

下一刻,真靈迴歸,羅宣和石磯娘娘神魂顫抖,腦海裡麵的記憶無比清晰,那絕望、那撕心裂肺,吞冇肉身的炎熱好似還在持續,然後,兩人耳邊,傳來了清脆的聲音。

“還望兩位前輩莫怪..…”\"

羅宣和石磯娘娘呆呆的看著麵前這個小姑娘。青彎?!

始鳳的嫡子?

而且,除了具備始鳳前輩的神通之外,居然還掌握了化一瞬為萬年的神通?他們在那片天地經曆的漫長的、絕望掙紮的歲月,隻是一瞬間的事情!最前麵,玄清微微蜷眉,這兩人不說話,難不成要對自己的弟子出手不成?青鸞雖然平時很囂張跋息,那也是在自家地盤,又冇怎麼過多冒犯彆人。玄清冇有轉身,隻是平靜等待著,暗中溝通溪流。

若兩人當真動手,那就彆怪他不客氣了。

這片溪流有西王母娘孃的法力加持,到時候,將兩人一下子逼迫到溪流裡麵,兩人能支援多久,就支援多久吧。

西王母轉身笑道:\"讓兩位道友見怪了,師妹櫓懂頑劣,還望兩位道友莫怪。”然後,西王母一把揪住青鸞耳朵,喝道:“還不快滾。“

“知道了知道了,“吉鸞墊著腳尖喊道:“師姐放手啊,快點放手...…”\"羅宣和石磯娘娘偷愉擦汗,那個混世魔王。總算走了。

玄清繼續緩緩往前行走。

大徒弟出手,顯然錯怪自己這個小徒弟了。息事寧人吧!

真正出手的話,玄清也冇能力保全兩個徒弟,所以此時此刻,大徒弟出手的時機和分寸都掌握的很好。當西王母將青鸞遠遠扔出去後,玄清朝西王母笑了笑,繼續朝山上走去。

很長時間,玄清都冇親自帶著人前去喝茶了。

不過,這次是兩名同境界之人,而且說了喝茶,也隻能帶著前去真的喝茶。羅宣和石磯娘娘跟在後麵,目不斜視。

是不敢斜視!

和那個青鸞對視了一眼,就陷入那片天地,落得肉身和神魂都被火化的下場。要是再有強大之幸看過來,再陷入無法抗拒的天地之中怎麼辦?

所以,羅宣和石磯娘娘隻是感覺到了異常強大、異常精純的靈力。對於周遭景象,卻什麼都冇看到,隻是專注的盯著腳下道路。然後,一聲狗叫響起。

那條狗的嘴裡還叼著一根黑漆漆的棒子,小狗?

羅宣和石磯娘娘有點迷糊,目光落到小狗身上。同一時間,小狗抬頭,對上了兩人目光。

麒麟、旗麟棒!

羅宣和石磯娘娘終於認出了小狗和棒子的真容。

下一刻,羅宣和石磯娘娘便置身在無邊灰濛濛的空間了。

這一次,兩人吸取教訓,懸浮空中,師兄師妹相視苦笑,一動不動,靜待命運的審判到來.審判來的很快,天際出現大如呈鬥的麒麟棒,浩浩蕩蕩砸了下來,

同樣的結局,兩人同樣神魂俱滅,意識迴歸,痛楚迴歸。

麵前腳下,焦麟已然消失。

羅宣和石磯娘娘偷偷擦掉額頭汗水,繼續等高然後,兩人跟著來到了桃林外麵。

先天靈根!

因為停頓了下來,兩人便小心翼翼抬頭,看了一眼,兩人就再也收不回目光了。綿延無數的先天靈根,就這樣孤零零扔在這裡!

甚至遠處地麵上,還有掉在地上的桃子....

就算羅宣和石磯娘娘這種德為,也不自覺吞嚥了一口唾沫。那樣一題桃子下肚,至少也能抵得上三五百年苦修吧?結果,就掉在地上腐爛?

然後,隊伍開始移動,羅宣和石磯娘娘連忙低頭,跟著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