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一聲怒吼,在小山丘上麵響起。

白天忽然變成了黑夜!

基至連月色和呈光都是如此清晰,如此逼真!高若山嶽、皎潔無暇的白狐在對天吟嘯。

一時間,月華之力,星辰之力,紛紛彙聚到天犯身上。

廣寒宮,娥撫摸著懷中抱著的兔子,連忙站起,看向下界。

玉虛宮門人,中神州洞府,逢萊島碧遊宮,三山五嶽的高人,全都被這股天象驚到,紛紛各自施展神通,或者遠觀山河,或者推算天機

月華與星光加持到白狐身上。

然而,密密麻麻的法寶緊接著砸到了白狐身上。

白犯依舊冇有攻擊,月華與星辰之力,隻是加持為了白犯身上的五甲。無數法寶被反彈了出去,更多的法寶就此毀損!

莫邪寶劍驟然祈來,斬開了一個小小缺口。

緊接著,羊脂玉淨瓶裡麵射出的劍流長河,從這個小小缺口裡麵飛入。巨大的白狐被劍光籠罩。

月亮與星辰消失。

黑夜重新變成了白天。一個時辰後!

空中,所有仙人部在喘息。地麵上,小山丘變成了平地。

一直百丈大小的白犯躺在地麵上,鮮血從白狐身上不斷滲出,彙聚成了一條小溪。冇有人取下去探索。

這一刻,北俱蘆洲無比的寂靜,前所未有的寂靜。老嫗手中握著莫邪寶劍,麵色蒼白,身軀依舊在顫抖。一半是因為靈力損耗過多,都傷到了本源,不得不顫抖。另一半,則是因為激動。

老嫗忽然嘖噴出一口鮮血,精血噴灑在莫邪寶劍上麵,莫邪寶劍頓時釋放出仙華。老嫗高聲喊道:~諸位道友,再來一波,確保這廝隕落!”

老嫗手中的莫邪寶劍率先飛出。

緊接著,各色法寶發出無儘仙華,紛紛朝地上白現激射而出。

眼看這些仙華便要斬擊到白犯身上。忽然,白犯身邊現出一團五色光芒。五色光芒冇有落地,直接劇向這些來襲法寶。

頓時,無論是一般法寶,還是靈寶,還是先天靈寶、先天至寶,全都紛紛落地。

緊接著,白犯旁邊出現了幾人。正是孔宣、椒圖、青鸞和玄龜。

椒圖身上藍色長河流動,包事住了騙在地上的白狐,低聲迫;“還有救!”孔宣長出口氣,緩緩點了點頭。

有救就好!

四人全都看出來了,塗山根本就冇反擊,不然的話,塗山隻需要以巨大的天X之身衝過,又有誰是一合之敵?要知道,塗山可是準聖啊!

若非這群螻蟻驅動各種先天靈寶,僅憑他們自己的手段,根本連塗山的皮都破不了!越是如此,四人就越憤怒。

對一個不反擊之人,居然如此下殺手!一聲清鳴,忽然從四人身邊響起。

孔宣大驚道:\"9妹妹!”

五色神光刷出,孔宣想要用五色神光抓住青鸞。

然而,青鸞已然啼鳴一聲,化作百丈天離,身上燃燒著滾滾火焰,朝老嫗等人衝去。

一條火焰織成的河流從青鸞身上流出,河流很快彙聚成了海洋,隻是瞬間,便將十多人仙人籠罩其中。\"住手!”

麵前虛空傳來驚呼,緊接著,廣成子與玉鼎真人現身而出。“師叔!”

廣成子連忙抱拳,大聲喊道:\"求您住手!”

玉鼎真人大喝一聲,祭出玉鼎,開始收取燃燒的火焰。青鸞更加憤怒的啼鳴一聲,驟然衝向廣成子與玉鼎真人。\"妹妹!”孔宣急忙現身,攔在廣成子與玉鼎真人麵前。

青鸞啼鳴一聲,直接讓開廣成子和玉鼎真人,衝向另一個方向。胖道人呆呆的看著那邊瞬間燃起的火焰海洋。

直到現在,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驟然間,他們看到一隻青鸞朝這邊飛來。

“散、快散開!\"胖道人大聲喊叫著,朝飛來的青鸞大聲喊道;\"前輩,此事與我們無關!\"然而,火焰還是瞬間來裝。

虛空出現空洞!

多寶道人與趙公明現身而出,頓時,上萬法寶籠罩在戳教仙人頭頂,趙公明連忙祭出二十四顆定海神珠,定住乾坤,想要陽止青鸞進入。

一聲斑駁脆響,青鸞冇有使用任何神通,冇有使用任何仙法。隻是嘴巴在定住的乾坤上麵輕輕啄了一口。

二十四顆定海神珠定住的乾坤破碎,定海神珠朝趙公明飛去。片刻間,截教仙人,同樣裹在了火海之中。

近二十萬仙人,紛紛從高空墜落!

闡教十二金仙,截教內外八大門人,全都手忙腳亂的施展神通接人。

青鸞這才褪去本體,懸浮空中,怒視著兩側仙人。

廣成子匆忙來到幾名仙人身邊,感應片刻,擦了擦額頭汗水,還好!還好冇大開殺戒!

那火海雖然犀利,卻隻是燃燒掉了門下仙人體內法力,並冇造成多大死傷.不然的話,自己回去,如何向老師交代?

孔宣也幫忙接了不少人,得知妹妹冇殺人後,孔宣便不打算阻止妹妹了。這件事,本來就是闡教名下做的太過。

孔宣忽然看向一個方向。

那邊站著的,正是慈航道人和懼留孫。

孔宣冷冷道:兩位早就在此,為何一開始不阻止?”

慈航道人麵色大變,剛要解釋,孔宣冷哼一聲,已然砸出一拳。兩名大羅金仙如同斷線風箏一般飛了出去。

廣成子看著飛出去的慈航和懼留孫,緩緩收回目光,朝孔宣抱拳道:\"多謝前幸。“孔宣瞪了廣成子一眼:“你還算有點良心。“

廣成子苦笑中,孔宣已然消失。

\"玉鼎師弟。”

玉鼎真人還冇反應過來,下意識應道:“師兄?”廣成子淡淡道:“拿下慧航與懼留孫。”

\"拿下?!\"玉鼎真人愕然道。

同是闡教同門,用了拿下這個稱呼?

廣成子心中冷哼一聲,他知道老師與西方教兩位教主之間的交易,也知道慈航道人,文殊廣法天尊與普賢真人、懼留孫,乃是西方教借調到闡教的二代弟子。

廣成子樂見闡教與西方教聯手,共同抗衡教。

但二人這麼早就對闡教不懷好意,就彆怪他不客氣了!玉鼎真人冇等來解釋,廣成子已然離開。

玉鼎真人冇有問為什麼,一步邁出,來到剛剛落地的慈航道人與懼留孫麵前,隨手一翻,直接將兩人裝在了玉鼎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