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鯤鵬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緩緩道;“口銜天憲!““口銜天憲?!

“所有人全都驚呼一聲。

這是唯有天道聖人才能使用的神通。意思是,天道聖人的嘴裡含著憲章。

天道聖人說出來的話,便是不能違逆的規則,至高無上的憲章。

天道聖人讓你死,那麼,這就是天道規矩,冇得道理,你會直接暴茀而亡。

鯤鵬繼續道:"據我探知到的訊息,每一名聖人掌據的天憲字句不多,一開始可能就一兩個字,然後組詞,然後成句,很有可能,這就是那位前零給諸位道友的方向。“

西王母看著手中書籍;“道友的意思是,我們能在這上麵找到天憲詞句?”

鯤鶡笑著搖頭道:“詞句?哪有那麼容易,如今掌握了句的,估計也就太清聖人一人,能找到一個字就了不得了,”

椒圖恍然大悟道:"所以太活聖人經常睡覺,就是怕自己的話語變成天遒規矩,影響天道運轉?”鯤鵬有些尷尬

聖人說天憲,哪有那麼容易?

再者,自己說出的話語,要不要成為天憲,要是聖人連這點掌控力都冇有,不如一頭撞死算了。太清聖人喜歡睡覺,那是盤古大神三魂代表的老,代表的薯年。

不過,涉及到太清聖人,就算在那位前輩道場,紀鶼也不敢多說。

青鸞攥緊手中書籍,大聲道:“我懂了,我要成為第一個掌握天憲字的師父弟子!對了鯤鵬,聖人的事情,你怎麼知道的?”

鯤鵬道:

"接引和準提二聖人天天都在這兒,你們都不知道詢問嗎?”青鸞訕訕笑了笑坐下,她對那兩位聖人可冇什麼好臉色

現在如果去和那兩位聖人笑吟吟打招呼,青鸞膈應不說,估計接引和準提都要睡不香了。至於那兩位聖人的天憲字詞、或者詞句是什麼,鯤鴉當然不會問,青鸞等人也不會問。這估計是聖人最大的秘密了。

鯤鵬繼續道:“"當然,可解讀方向還有很多,比如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那麼這個三,算不算這片洪荒天地的本源,或者天地人三才

青鸞馬上湊到鯤鸛身邊,站起身,拍了下鯤鵬高大肩膀,重新坐下,嘿嘿笑道:"鯤鵬道兄,咱們兩個一起研i讀如何?“

鯤鵬笑著搖了搖頭,直接化作一道銀灰色光芒消失。青鸞湊近青龍;肯龍叔叔.

青龍倒是冇有消失,跟著搖頭道:"若真如同鯤鵬所說,老爺贈書弟子,才能相齊天道,我看也冇用的。"青鸞哼了一聲,眼光巴巴看向楊眉大仙。

楊眉大仙直接消失。

弟子們充滿興奮,又充滿忐忑的回到塔樓,,聚集在一起,開始全力用心解字。

順便也在《三字經》上麵挑選自己喜歡的字句,打算作為自己的天憲字句下一天,玄活繼續拎著茶壺,前往楊柳樹下。

“師父早!“弟子們早早在等待,齊齊朝玄活行了一禮。玄清笑著揮揮手:“早!

然後,弟子們紛紛坐下,手捧書籍,搖頭晃腦,認真誦讀起來。每一個都一身正氣,神色莊嚴肅穆。

玄清喝下一大杯茶水,嗓子還是乾的嚥了口唾沫。變了天了嗎這是?

??

難道說,自己徒弟從一本《三字經》上麵,讀到了尊師重道,尊賢守信,見賢思齊,修持自身?一個個的,都成了懦家君子?

玄清揉了揉自己眉心,笑了起來。裝,你們繼續裝!

我都活下來十多萬年了,一不小心打個盹,都能過去好幾年。

本來這本書打算一個月就換的,既然你們裝,那就來個十年八年,看誰耗得過誰!弟子們讀完一遍,抬起頭,偷偷看了玄清一眼。

師父臉上帶著莫名奇怪的笑容,難道說,真的被我們找對方向了不成?有了這個猜測,弟子們一個個瞬間興奮無比,朗朗書聲再一次響起。一天下來,弟子們噪子好像都不乾了,一個個千勁十足!

玄清喝了一大茶壺,噪子倒是真的很乾。

後一天,玄清乾脆拎著個大桶!

一大桶茶水,看誰耗得過誰!轉眼間,一個月匆匆過去。玄清一個人坐在茶鋪裡麵苦笑。徒弟們的耐心可以啊!

這都裝了一個月了,這是要和自己鬥智鬥勇?

玄清想了半天,都冇想到很好的、和徒弟鬥智鬥勇的辦法。

但,玄清轉念一想,這次培養的、考驗的,本來就是徒弟的耐心。現在這樣鬥,也在考驗徒弟的耐心啊。

不過,也在考驗自己的耐心

師徒互相考驗,可以可以!

玄清笑了笑,隨手一揮,三顆黑色品球出現在了桌子上麵。三顆品球,來自於老嫗三人項落所化。

冇有魔氣外溢,看起來,應該是心魔所化了。老嫗三人的心魔。

心魔比魔族更加可怕。

版族雖然詭異,至少還有跡可循。

心魔卻是真真正正,徹徹底底的無跡可尋!

玄清一揮手,兩題晶球消失,麵前隻剩下一穎晶球

這東西也不能扔掉,讓知道會不會忽然活過來,變成某種心魔,進入彆人心湖,然後來找自己報仇?那就乾脆煉化掉。

與弟子們白天鬥智鬥勇是修心。

晚上煉化心魔遺留,不也同樣是修心?玄清雙手抱住一顆晶球,開始認真煉化。

這三名混沌神魔,原先就比楊眉大仙、鴻鈞老祖這些混沌神魔厲害。這顆品球,更是混沌神麵的一身精粹所化。

玄清剛剛開始煉製,一道雷光便從玄清頭頂發出,直衝九霄雲外,直衝三千道林。三千道林中,鴻鈞老祖連忙睜開眼睛,看向下界。

是那位前輩!

那位前輩在桃林裡麵修煉,他看不見那位前輩在做什麼。但這份氣象,恐怕整個洪荒天地都會看見。

鴻鈞老祖沉吟一瞬,便握住造化玉碟,用力一指點出。零時間,乾坤震盪,這掩了這份異象。

異象隻在西崑崙,就連玉虛宮都看不見!

鴻鈞老祖長吐口氣,他本想將異象遮掩在那位前輩的道場,可這異象威力巨大,他催動天道,也隻能做到這個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