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一年後,孔宣如約帶來了其餘弟子,全都加入了朗讀行列。孔宣在翻看了一遍《三字經?之後告辭高開。

孔宣也知道,留在這兒,可能會有天大機緣.但,孔宣已經不是很在乎機緣了。

以他現在的實力,聖人之下,完全可以自保。聖人之上,他的身份又能讓自己免於遇難。相比機緣,孔宣更在乎的是鳳族。

當初冇能參與戰鬥,鳳族隻剩下他,金翅大鵬鳥和青鸞三個。

而且,唯有青鸞是始鳳母親的姆子,他和大鵬鳥隻是被始鳳賜予了涅架聖火。所以,他更加在意還在小島上麵的兩團始鳳本源。

此次高開小島已經過去一甲子,快要達到百年時間了。

雖說有從伏羲聖皇處請教而來的陣法守護,但孔宣心中還是不怎麼放心。何況,天庭與西方教在小千世界的爭鬥,大能已然人儘皆知。

不過,雙方都隱茲著自己的真實身份。

天庭那邊,統兵的是叫做明日天的將軍和李長庚的文臣。西方教那邊,則是妖庭敗亡後,暗中收攏而來的妖族大能。闡教與截教都裝怍不知,冇有插手雙方在小千世界的戰爭。

闡教與截教占據了靈氣最濃鬱的中神州和北俱蘆洲,三千小千世界加起來,也冇一個北俱蘆洲廣闊,靈氣更是稀薄的不成樣子,闡教與截教當然不怎麼上心。

何況,天庭和西方教爭鋒,闡教與鼓教樂得坐山觀虎鬥。孔宣卻知道,這一切並不會就這樣結束。

勝出者,肯定會趁著優勢,選擇彆的部洲發動戰鬥。失敗者,說不定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小千世界,如今一片混亂。

彆人從不想插手,變成了不好插手。

如今隻能知道個大概,連準確訊息都把握不住了。

所以,誰也不知道雙方的戰鬥進展到了什麼地步,誰也不知道目前局勢演變到了什麼地步。或許老師知道,其餘聖人也知道。

但孔宣不知道。

他所能做的,隻是護著母親留下的本源,以防不測!孔宣回到了小島。

海麵上,平靜十萬年的四海龍氣不斷翻滾著,帶動海浪滔滔不絕,椒圖高開了東海,離開了南贍部洲。

不過,椒圖在留下的那幾年,已經完整的繪製了南贍部洲的地形圖。龍族雖然不能離開四海,卻可以通過龍氣,遠距離對南贍部洲行雲布雨。南贍部洲,風調雨順,人族安居樂業,迎來了快速發展.

每次遠距高陷雨,都需要龍王耗費不少修為。

但降雨過後,必然會收穫到大量的香火功德。

這些香火功德送到海眼位置,海眼業障便跟著被消融一分。

有了這些香火功德,龍族族人終於隻需要看管鎮壓,不需要再死於海眼業障之力了。

所以,即便四海龍王與龍族大能每次遠距離行雲布雨,都要消耗一點的修為,四海龍王與龍族大能依舊冇有點怨言。

原因也很簡單,這是解決的辦法。

龍族太渴望解決的辦法了,渴望了十多萬年,都冇絲毫收穫,隻能用族人的性命去填那個無底窿。現在有瞭解決辦法,莫說耗損一些修為,就算犧牲自己,龍族這些前輩強者也不會猶豫分毫。

西崑崙。

弟子們每日還在朗誦

玄清在楊柳樹下喝茶,算是和弟子們徹徹底底耗上了。

心恩靈動的三隻小犯狸逐漸不那麼害怕了,有一天偷偷跑開,玄清居然冇怪罪,好奇心強的三隻小犯狸便越來越大膽,開始不斷擴大自己的行動範圍。

有一天,三隻小狐狸走出山上的小山後,忽然看見不遠處有一隻白鬚很長的山羊。那隻山羊身上光彩濃鬱,一看就不是凡物。

甚至有可能是傳說中的神獸瑞獸。

三隻小狐狸立即動手,一隻掩H的尾巴砰的一聲爆出,從三個方向呼嘯著,衝向那隻山羊。窩在原地睡覺的白澤被三個小丫頭驚醒後都驚呆了。

這算怎麼回事?

他堂堂妖庭十妖聖之一,居然落到被幾個太乙金仙境界的小狐狸欺負的地步﹖那位前翠回山後,白澤就開始在附近酣睡

以前他隻要感應到危險,就馬上換洞府。

趨吉避凶的天賦神通,讓他避開了一次又一次危險,成功躲過龍漢初劫,巫妖大劫,安然活到了今天。可這幾十萬年來,白澤一直心田都緊繃著。

在西崑崙的這段時間,是他幾十萬年來最安穩舒心的一段時間,根本不用擔心會有敵人對自己不利。至於靠近那位前輩身邊,因為有妖帝帝後妖師和祖巫,白澤還是有點發惚。

白澤便選擇了遠距離睡覺,其實這個方法也不錯,能感應到那位前輩身上流轉出來的法則之力,還能放鬆他緊細了幾十萬年的心神。

誰知這才睡了不到一年,就被三隻小狐狸捕關鍵是,他趨吉避凶的本能也冇發揮作用

此刻,三隻小犯狸不僅坐在他的身上,還用尾巴纏繞著他的身體。白澤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子這個樣子,還咋個見人嘛?!

以他的修為,他隻要呼吸一口氣,就能將三隻小犯狸吹成渣渣,可,這是從那位前輩的道場裡麵跑出來的小犯

狸啊

還是那個塗山的後裔,被那位前輩承認了的嫡傳再傳,他怎麼敢?三隻小狐狸興致監然的駕駕駕聲音中,白澤起身,緩緩走動起來。崑崙山很大,方圓就是十萬裡。

崑崙山脈更大,延伸到了幾十萬裡。

白澤出於謹慎之心,還從來冇真正自由自在的在崑崙山行走過呢。既然已經落到彆人手中,那就趁著這個機會遊曆遊曆崑崙山也不錯。反正這是那位前輩的意思,還能讓自己陷身危險不成?

白澤隻能這樣安慰自己,當下收攝修為,就將自己當成是一隻體型比較大的山羊,馱著三隻小狐狸,按照小犯狸的指示到處亂走,遊覽山河。

這一日,白澤帶著三隻小犯狸。

或者說,三隻小狐狸驅使著白澤,終於離開了崑崙山,當然,還處在崑崙山脈範圍之內。不遠處,有一個仙光閃耀的洞府。

三隻小狐狸馬上興奮的喊叫起來:"那邊,那邊,快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