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白澤腳下加快腳步,衝向洞府。

三隻小狐狸摩學擦掌,全都興奮不已。

而且,還紛紛拿出了東海贈送給她們的,光芒閃閃的法寶。

白澤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普通法寶,彆人還不至於見財起意,塗山這方麵處理還是比較成熟的。不過,除了元始天尊認可的弟子之外,還有誰敢在崑崙山脈建立洞府?

而且,洞府一點兒都不遮掩,居然有八色寶光氤氳不斷。

白澤恕提醒三隻小犯狸小心一點,不要隨使和彆人為敵。但轉念一想,三隻小狐狸離開﹐是那位前翠的授意。那麼來到這兒,肯定也是那位前輩的意思咯。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多此一舉?

三隻小狐狸還興奮的恢複著法寶。

白澤心中苦笑一聲,馱著三隻小狐狸,裝入了寶光裡麵。寶光炸開,直接將三隻小犯狸和白澤遠遠彈飛了出去。白澤連忙分出一些神通,纔沒讓三隻小犯狸因此受傷。

寶光之中,驟然出現一人,頭頂懸浮著一顆珠子,看著三隻小狐狸道:"區區狐媚,也敢擅闖貧道洞府,找死,哼!

冷哼化作劍光。

無窮無儘,好似天道威壓的劍光一般,朝三隻小犯狸斬殺下來。三隻小狐狸當即醉N齲的,在白澤身上搖搖晃晃。

竅中二氣!

白澤心中驚呼一聲,這個道人才大羅金仙初期修為。

甚至,成為大羅金仙的時間恐怕都不長久,居然修成了竅中二氣?

這可是道門法力莫大的一門神通,據白澤所知,闡教與截教門下,冇有一人會使用這門神通。對方是修道天才,還是彆的什麼?

緊接著,白澤就見對方鼻子流出鮮血白澤嘴角忍不住抽動了一下。

這.…的確是竅中二氣這門神通不假,可這名老道末免也太胡來了。顯然冇真正修煉到家,每次施展竅中二氣,都要消耗不少本源精血、自己悟出來的神通?

白澤搖了搖頭,這不可能,就算是妖師鯤鵬,也冇搞清楚這門神通到底是如何催動,如何施展的,對方纔一個初期大羅金仙,就算真的天縱奇才,比妖師鯤鷂還要厲害,但怎麼可能在這個境界悟出來這門神通?

也就是說,對方是道門三清某一位聖人的門下了。

白澤還在快速思索,就見老道忽然雙手掐訣,頭頂懸浮著的珠子快速飛向白澤和三隻迷迷糊棧的小犯狸。

老道大喝一聲:“定!”乾坤封禁開始綿延而來。白澤心中一陣惱怒。

這老造末免太咄咄逼人了。

隻因為三個小丫頭是小狐狸就不惜自傷,使用竅中二氣。要不是他護著三隻小犯狸,三個小丫頭這會兒早就死掉了。

現在又居然佳動能定住乾坤的法寶,所作所為,隻是為了對付幾個晚輩。白澤甚至想等到老道完全封禁此處後,直接打碎乾坤,一蹄子踩死老道但轉念一想,那位前輩好像並不想對三清聖人出手。

他此次的身份很簡單,就是三隻小犯理的坐騎。坐騎隻需要發揮坐騎的效用便可。

趁著乾坤封禁還冇綿延到他和三隻小狐狸身上,白澤撒開蹄子,快速朝西崑崙跑去。老道先是驚愕,陸即欣喜若狂道:"白澤!白澤的後商!“

能讓三隻小狐狸騎著的,自然不可能是妖聖白澤,隻能是白澤的後裔了。

就算冇白澤那趨吉避凶的本領,但此刻那隻山羊身上釋放的寶光就足夠吸引人要是他能捕捉到這隻山羊作為坐騎,那麼,以後出山也不用在彆人麵前丟臉了。老道很少出山。

修為不行,法寶不多,神通不行。

怕丟人,最主要的,還是怕給老師丟人。

現在有這樣一份機絛故在前麵,老道豈可錯過?~哪裡跑!”

老道斷喝一聲,一揮拂塵,珠子快速飛向老道,老道已然腳踩虛空,快速朝山羊追去。白澤心中冷響一聲,若非這是那位前暈的意思,老子一蹄子就能踩死你了!

白澤化悲憤為力量,甚至冇怎麼動用修為,光是妖身奔跑,已然是一道流光比老道遁速還要快一分的流光!

老道不僅冇有著惱,反而大喜。冇多少修為,就能有這般速度。

要是被自己捉到,好好培養一番,那豈不是威風八麵?老道越想越開心,想抓住白澤的心思也越來越急切。白澤馱著三隻小狐狸一路奔跑,跨過小溪,放慢速度。三隻小狐狸直接被遠遠拋飛了出去。

小狐狸顧不得摔了個狗吃屎,在地上接連滾了好幾圈。

起身後,連忙哭喊著跑向玄清,一邊跑,一邊哭喊:"老老大祖完”"玄清聽的隻能苦笑。

年歲長,換來這麼一個稱呼。

可不管他自己,還是弟子塗山,都冇這份稱呼對應的修為,有點丟人。三隻小狐狸蜷縮在玄清身邊,緊緊貼著玄清。

玄清笑著揉了揉三個小丫頭頭頂,笑著問道:"怎麼了?”

白澤本體化作普通山羊,也奔跑到了這邊,不遠冇靠近玄清,跑到了池塘一邊。實際上,現在的池塘麵積,已然完全稱待上湖泊了。

玄清冇理會山羊。

西崑崙人傑地靈,獐胞野鹿不少,加上玄清等人也不溫殺生,時不時都能看到野物到湖泊這邊喝水。就在此時,一名老道驟然越過小溪,飛到讀書的弟子上方,看到蜷縮著三隻小犯狸的那個青年。一名大羅真仙,初期巔峰的大羅真仙。

老道當即冷哼一聲,竅中二氣化作潑天劍光,朝玄活劈斬而來老道連忙擦掉鼻子流出的鮮血,拂塵一抖,珠子繼續飛向玄清。

玄清大驚,連忙站起,將三隻小狐狸攔在後麵,順手一抓,訊息裡麵的溪流彙聚成一柄盾牌。咚

一聲清響,百牌震顫不休,玄清也跟著後退,在地麵上踩出一條溝壑。老道心中驚訝。

這是什麼神通?

簡簡單單的水係法術,凝物化形,居然抵抗住了自己的竅中二氣?地麵上,玄清手中盾牌出現不少決裂,與此同時,玄清胳o也一陣生疼。玄活怒道:"道友來我道場,恃強逞凶,可知西崑崙是西王母娘孃的道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