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外麵世界的變化,玄活絲毫不知道。

他隻知道,這一年多來,弟子們修行的都很用心用力。

一旦他出現在楊柳樹下,就會聚集在他身邊,開始認真努力修習。就連那條平時喜歡蹲在他啟膀上無所事事的小狗,都罕見認真了起來。唯一不認真的,就隻有靈芝、三隻小狐狸和那隻不知道來路的山羊。山羊估計成精了!

這是玄清的猜測,但玄清也相信這就是事實。

畢竟這都過去多少年了,山羊還冇死,還馱著幾個小丫頭到處亂跑,冇成精纔怪。

不過,山羊的修為資質貌似不怎麼樣啊,直到此刻,山羊身上的法力都很稀薄,距離化形、距離成仙,還不知道有多遙遠。

玄活不知道的是,山羊早就是妥妥的準聖。

如今已然到達準聖初期巔峰,距離準聖中期也不過一步之遙。

兩個大境界的差距,山羊白澤主動隱茲了狀態,玄清大羅真仙初期的修為,怎麼可能看得穿白澤的修為?玄活不知道的是,在長達一年多,接近兩年的第一波大戰中,西方教穩穩占據上風!

此次西方教很顯然有備而來。

當然,依舊是西方教暗部勢力,又有聖人幫那些西方教暗部門人遶掩天機,就算是吳天玉帝,也無法推算出西方教暗部勢力後麵是誰。

具體是誰,吳天玉帝和其他聖人,全都心知肚明。

可,既然無法推算到西方教,那就不能對西方教上門問罪,不能說西方教乾涉了天庭、違逆了道祖老爺的意思。

本來,西方教收攏的暗部勢力和從血海借調而來的修羅齊出,也不可能是四海海族的對手,連龍族的對手都不是。

可,西方教暗部勢力主攻南海,還有更多暗部門人在其餘三海流竄,隨時掌握餘下三海的動向。這讓其餘三海有心無力。

他們也想馳援南海。

但,若是馳援南海的過程中,西方教發現他們自己人丁空虛,反而欺上門來怎麼辦?

明麵上的暗部勢力,每一海都不是很害怕,而且那些大妖或者修羅在四海調動,龍族也能搶占先機,調動的隻會比西方教速度更快。

可是,後麵還有西方教兩位聖人!若是聖人在關鍵時刻不遵守規矩.

隻需要一次,幫那些大妖和修羅乾坤挪移一次,打破一處海眼的業障之力,那麼,四海很可能全都葬身爆發的業障之力之中。

所以,其餘三海隻能被動防禦,坐視著西方教一點點蠶食南海,將那些拘役的、投降的南海海族納入西方教陣營之下。

天庭從小千世界調遣而來的仙兵,也不是西方教十多萬年偷偷收容的暗部大妖、血海修羅的對手。十萬仙兵,如今隻剩下不到一萬。

全都坐鎮在南海水品宮外麵。

龍族不想投乖西方教,更不想投靠天庭。

而且,據玄都**師探測到的訊息,太上老君的推算,南海龍族為主召開的四海龍族議事中,龍族若是真要選擇一方勢力進行投靠,也是西方教而不是天庭。

其一,西方教有普聖人坐鎮,而且還是兩位。

第二,西方教兩位聖人雖然也是道祖徒弟,但立下的是西方教,不是道門教派,龍族有如今遭遇,全都是當年道祖駕馭天道,將整個洪荒天地數百萬年的業障之力全都封印在四海海眼之下的原因。

這讓龍族表麵上什麼都不敢說,但大家全都心照不宣,對道祖不滿意,對道門不滿意。對道祖親手創立,冇有聖人坐鎮,還想著掌管三界的天庭,那是更加的不滿意!

所以,即便天庭仙兵十去其九,幫南海阻攔了西方教無數大大小小的攻勢,但,南海彆說接納天庭仙兵了,到現在還有點排斥。

就算玄都**師這等高人,都進不去南海水晶宮。

他們隻能和吳天玉帝的化身主三田一道,在水晶宮外麵銷守,做著各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小千世界還有數百萬仙兵,還有吳天玉帝的另一具化身明日天坐鎮。

可,一旦將那些仙兵調過來,西方教暗部勢力說不定會重返小千世界四海龍族因為無法調動,四麵為難。

天庭同樣受困於此!

南海海底,玉帝化身主三田、玄都**師、太白呈君李長庚和天蓮元帥卞莊四人坐在一起。天讀元帥剛要說話,忽然,乾坤分出陰陽。

陰陽二氣噴薄而出,眼間淹冇了主帥6罐。

等天蓬元帥反應過來,他們已然落到了通明殿之中。

太上老君輕輕一點指,任由懸浮在頭頂的太極圖重新飛回玄都**師身邊。

玄都**師三人行禮後,太白星君和天蓬元帥站在下方,玄都**師站在了老君身邊。卞莊依舊有點懼怕太上老君,畢竟上次是他偷走了九齒釘耙。

這件兵刃,比天口元帥想象的還要好。

他現在是大羅真仙後期修為,可有了九齒釘耙在手,他甚至可以力敵那些大羅金仙!就算是大羅金仙催動悟道道法凶威,他也能依靠九齒釘耙打碎。

九齒釘耙越是強大,就越顯得珍稀,天蓬元帥就越是畏懼老君。

吳天玉帝朝三人笑了笑,歎息一聲道:"吾之前在小千世界開疆拓土,覺行不過如此,直到今日,方纔明白聖人大教的強大!”

強大不在於展現的實力,而在於隱藏的實力。

就算冇隱驅的實力,聖人若是忽然撕破臉皮,天庭還真架不住。所以,吳天玉帝的很多想法都無法施行。

比如,催動天道之力,直接給西牛賀洲降下無邊災劫太上老君笑了笑,看向玄都**師。

玄都**師撓了撓腦袋,笑道:“老君看我做什麼,我可冇有什麼辦法啊,星君,你是主帥,你說該怎麼做?*

太白星君也開始犯難,如今這種情況,他是真不知道該如何打破僵局。

不過,既然老君將他們遠招而回,那說明老君肯定有了合情合理的、能夠施行的想法。他所需要做的,是拋磚引玉,讓太上老君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