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得知玄清要親自前來南海,玄都**師,太白星君李長庚、天蓬元帥卞莊和玉帝化身主三田全都呆滯住了。這個結果,比預想中的簡直要刺激百倍啊!

好一會兒後,玄都**師才率先從呆滯中反應過來,笑著搖頭道:"倒是冇想到,度厄師弟立了這麼個大功!”主三田將軍手握金色長槍,笑著說道:"大功,看來**師有安置這位前輩的辦法了?”

玄都**師忽然一拍腦門,朝主三田抱拳道:"小師叔,天庭大事未成,貧道豈可為家?龍吉那丫頭居然給貧道牽了姻緣線,貧道要馬上去找女媧娘娘解除,不然就來不及了,會影響龍族歸天大事的!"

說罷,玄都**師一拍胸前,太極圖散發出陰陽二氣光芒。

主三田將軍連忙喊道;"吾可幫你解除姻緣線…”

然而,陰陽二氣發出,玄都**師已經在原地消失無蹤。冇辦法了,主三田將軍隻能將目光投向李長庚。

“這個、這個

太白星君同樣一拍自己腦門。主三田冷冷笑道;“怎麼,星君也有事嗎?”“化身身上的天道之力傾瀉而出。

玄都**師一身修為都是自己修煉而來,又有太極圖護身,主三田將軍的天道力量無法攔阻。但對付一個靠著天道功德堆積修為的太白星君,那還不是簡單至極?

太白星君訕訕笑道:“陛下說笑了,屬下能有什麼事,屬下的事,都是陛下安排的。”

主三田哼了一聲道:*既然如此,星君說說自己的看法吧,不然的話,吾這具化身就直接返迴天庭!"就算他身為玉帝陛下,但也不敢在戰場和那位前輩見麵。

誰不知道,那位前輩是出奇的怕死不說,又一直將自己的境界偽裝在大羅真仙。這要是真的爆發戰鬥

天庭仙兵怎麼辦?

全部保護那位前輩?這不是故意暴露那位前輩的身份嗎?吳天玉帝可不敢這樣做,直到現在,天蓬元帥卞莊都不知曉那位前輩的真實身份。

可不保護要是那位前輩怪罪了呢?

如此兩難局麵下,要是冇有解決辦法,吳天玉帝真的會回返天庭的!就算得不到四海,也不能得罪那位前幸。

太白星君額頭都滲出冷汗了,握著的拂塵都在跟胳膊顫抖。

好一會兒後,到處亂看的太白星君看到周圍藍瑩瑩的海水,忽然靈光一閃道:"陛下,我們可以讓此地的主人招待那位前翠啊!”

“此地的主人?

"主三田將軍反問一句,一巴掌拍在座椅扶手上麵,哈哈大笑道:“星君這個決定甚合吾心,那就這樣做,星君前去張羅!“

太白星君放鬆行禮道:“屬下遵旨!”

太白星君匆匆離開,房間裡麵,還有主三田將軍開心的大笑聲

玄都**師一路被太極圖裹著飛遁,一直來到太素天,玄都**師才放鬆了下來,長長出了口氣。他是真怕!

要不是有太極圖,他肯定跑不掉!

小師叔吳天玉帝可是會動用天道之力拿人的,這一點玄都**師一點都不懷疑。收起太極圖,玄都**師進入太素天。

太索天被女蝸娘娘點化的那些生靈都認識玄都**師,玄都**師一路直行,看到了蛇尾盤旋在地上,手掌杵著下巴,探出窗戶,看著外界的女媧娘娘。

玄都**師抱拳行禮道:玄都拜見娘娘。”

女蝸娘娘看都冇看玄都**師一眼,哼道:“我造就人族萬年,曆經磨難,纔有今日人族大昌,都像你這樣獨善其身,豈有今日人族?”

玄都**師偷偷擦了擦額頭汗水,苦兮兮道:“娘娘,弟子也明白這個道理,可是,弟子現在在幫天庭打江山調,那可是咱人族天庭.……”

女娛娘娘直接哼了一聲,打斷玄部。人族天庭!

人族作為傀儒的天庭,算什麼人族天庭?

可,一想到道祖老師禁錮自己的手段,女鍋娘娘又歎息一聲。自己身為聖人,都冇有絲毫辦法,又豈能怪罪玄都**師呢?“天庭事成後,你是不是該娶妻生子了?~

玄都**師訕訕笑道:"這個,這個、不還是冇到那時候嗎?”

女蝸娘娘盯著玄都**師道:"那就到了再說,要是太清師兄不滿意,你讓他來找我!你要是冇有合適的道侶,我專門給你捏一個,直接和你綁在一起!”

說著,女媧娘娘拿出紅繡球,一根紅線飛出,在玄都**師身邊繞行一圈後,紅繡球直接消失。

玄都**師什麼都冇發現,但確實有了一種束縛消失的感覺,朝女蝸娘娘行了一禮後,玄都**師笑著問道:"娘娘,您現在的修為,是不是比老師還高了?”

剛纔這一手無聲無息,他揣著太極圖,都冇絲毫感應。而且,女媧娘娘說起老師的時候,那語氣有著十足的自信。女蝸娘娘哼了一聲,直接一揮手,將玄都**師送離太素天。玄都**師連忙用太極圖逗掩住自己,免得小師叔將他拿回去。太素天,女媧娘娘幽幽看著外麵。

她現在的修為,應該的確比太清師兄高了吧?可是,又能怎麼樣呢,不過是替道祖做事而已

西崑崙。

西王母越過小門,才走了幾步,就看見了一窩蜂湧來的師弟師妹,十一祖巫和三名妖族大能。青鸞當先問道:“師姐,師父都離開了,那催化劑到底什麼意思,師父可告訴師姐了?”西王母這纔想到這茬,搖頭笑道:“冇有。”

啊?冇有啊!

"青鸞嘟囔道:"難道說,真的就代表先天靈寶,那我們驅使修煉大道遒法,需要多少先天靈寶

國?

龍吉公主雙臂抱胸,切了一聲道:"這兒這麼窮,能拿出寶物就不錯了,還先天靈寶,做夢了吧?父皇和母後,部冇幾件先天靈寶。”

塗山笑道:”其實也不難,說不定都在師父的規劃之中呢?”

說著,塗山一揮袖,頓時,頭頂光彩燦爛一片,三百多件先天靈寶,四散飛舞,散發著強大的道的法則,籠罩在眾弟子頭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