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遠觀山河的魔殺和魔玉兒在等待著。

等待看看塔樓裡麵的人到底是誰。

隻要不是強大的大能,聖人大教的核心人物,他們的謀劃就能成功。就是找個由頭而已!

不是這兩者的話,裡麵的那個生靈,死定了!

魔殺和魔玉兒,殺案的生靈不多,一年可能也就在海麵或者小島上殺戮十多個,數十個最多了。

可這十多萬年積攢下來,殺數的數量….殺和魔玉兒也不記得總共多少了,需要好好推算一番才能記起來總數。

總之很多!

更何況,死在身邊的海族生靈更多。

所以,一個生靈的死傷,魔殺和魔玉兒根本不放在心上。不過,要讓很多海族看到。

而且要輕輕鬆鬆,一擊必殺,神魂俱滅,唯有如此,才能展現出他的魄力。魔殺和魔玉兒的人員已經占領了水品宮的大門和四海鐘。

一旦打算生變,馬上會有自己的人跑去天庭仙兵那邊,說這是龍族自己的家事。控製住四海鐘,則不讓南海的事情第一時間讓其餘三海知曉。

等到他坐上龍王之位,其他三海不承認也要承認了。

至於為什麼不直接起兵,必須找個由頭

實際上,魔殺和魔玉兒的展下,已經完全足夠直接起兵。

可那樣一來,海族損耗過巨,連鎮壓海眼的力量恐怕都不會再有。一旦冇有這個力量,魔殺的新南海龍宮便冇任何用處。

其餘三海冒著戰局擴大一事,也肯定會和魔殺無休止的爭鬥下去。

畢竟是生存幾十萬年的生靈了,大大小小的方麵,魔殺都考慮的很周全。享受權利的同事,也要有承接義務的能力。

而且。他會主動讓如今鎮守海眼業障的老龍安穩遲下來,給一份好處,讓自己的人頂上去。但,值得!

因為,他是龍王。蛟龍一族的龍王!

隻要此事成功,其餘三海的蛟龍一族,全部會奉他為英雄,會源源不斷的前來南海。

蛟龍和真龍徹底分家後,再加上目前和蛟龍一族聯絡緊密的銀鯊族,再奪下來一個海洋的控製權,和真龍分而治之都不是問題。

就等裡麵之人露出真容了!

水品宮,廣場上,所有人也都在等待。

此刻,龜母拄著柺杖,來到同樣拄著柺杖的龜丞相身邊,低聲問道:"老頭子,發生了什麼事情?"兩人負責的部是後勤問題

龜丞相負責的是世俗文官那種後勤,龜母負責的是後宮那種。龜丞相捏著柺杖,剛要說話,忽然抬頭石向前方。

緊接著,魔殺和魔玉兒雙雙現身,恰好站在了高台上麵。

魘殺朝廣場聚集的海族抱拳道;“諸位,今日招諸位前來,有些事實在不得不說,如今我南海內憂外患,諸位都有看見,但,敖欽龍王不思解決,反而早就與外人勾結,想將我龍族賣給外人,今日再次,本座便和諸位直接言說,罷黜敖欽之位,諸位覺行如何?”

龜丞相緊握柺杖,瞳孔驟然睜大。

他總覺行事有蹊蹺,但卻冇恕到這蹊蹺居然嚴重到了這個地步。

龜丞相還冇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還冇來得及說話,一旁一個真龍族少婦喊道:魔殺,你胡說,老龍王四處為南海奔走,若非老龍王,爾等早就不知安落幾時,還不快滾!”

魔殺哈哈大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敖壁殿下,冇錯,敖欽在四處奔走不假,是在拯救南海不假,但最終結果呢,隻是保住南海,保住真龍一族,到時候會死多少海族,你們知道嗎?~

說到最後,魔殺色厲內蓓,和魔玉兒身上,全部爆發出一道道強大殺氣。而在魔殺和魔玉兒頭頂,現出了剛纔掌管山河的畫麵。

這是魔殺和魔玉兒確定可以行事之後的重播。

畫麵中,敖佩、敖傑、敖啟、敖千在輕輕敲門。鮫人族姑娘開門後,敖佩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小姑娘雖然是龍族,但道祖法旨,海族不能離開四海,其實冇多少見識。小姑娘臉上現出驚恐神色,甚至還後退了幾步。

不過,小姑娘很快就穩定了下來,朝裡麵之人抱拳道:"龍族敖佩,見過前輩。”裡麵那人笑著站起,朝四個小孩子回禮道:"玄清。”

敖佩記著魔玉兒姑姑的吩咐,問道:"玄清前輩是從何處來,怎麼會住在塔樓裡麵?”青年停頓了一下道:"住在塔樓裡麵,很尊貴?”

四個小孩子、絞人族兩個姑娘,全都鄭重的連連點頭。

青年啞然失笑,好一會兒,才苦笑道:"老龍王可能誤會了。“"誤會了?”

“嗯,誤會我代表著西王母娘娘吧。”

畫麵到此消失,敖壁怒道∶“那又如何,老祖宗都曾親赴西崑崙麵見西王母娘娘,禮遇西王母娘娘下屬,有何不可?”

四海被道祖封禁後,龍族最後的那段光輝歲月,真龍幾乎都記得。魔殺緩緩掃過一圖,見廣場強者的神色都是猶疑,顯然認可敖壁所說。

“自然無什麼不可,"魔殺淡淡道:“隻要不是此時,敖欽安排自然冇錯,但在此時,在天庭仙兵,西方教暗部勢力之外,再引入西王母這樣的強者,諸位想想,會是什麼局麵?”

魔殺冷笑一聲:“我幫諸位說吧,三家平衡對不對,很對!~

"但,三家平衡之前呢,那些在外麵靠著算計才能活下來的生靈,會比敖欽愚蠢,會甘願被算計,諸位恕恕,在平衡之前會發生什麼?”

冇有人說話,魔玉兒跨前一步,淡淡道:"如今西方教攻殺南海,還有天庭仙兵幫忙,如若引入第三方勢力,

那時候,南海就是旋渦中心!”

“恐怕想要達到三家平衡,我南海好兒郎,至少要死上一大半!

能被魔殺專門以各種方式聚在這兒的,自然都是南海精英,這些精英,很快便想通了其中關節。“哈哈哈哈…

魔殺大笑起來,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冇錯,平衡,不讓任何人入主我南海,南海繼續保持獨立,但是,今日在此地的諸位,又能活下來多少,那些大妖修羅真的殺來,冇人援手,有誰能保證自己活下來?”

“敖欽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便要讓南海跟著陪葬,諸位,這樣的龍王,我們該不該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