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敖欽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便要讓南海跟著陪葬,諸位,這樣的龍王,我們該不該要?場下還沉默著,快速思考著魔殺這句話裡麵的內容。

放壁怒道;“魔殺,你少危言聳聽…”

“我危言聳聽,哈哈哈哈,有誰這樣認為,想要和在下為敵者,便直接站出來!~“不要!“直到此事,人群中一名銀鯊族強者舉著大刀,怒吼一聲。

這名銀鯊族強者一頭銀髮,身材結實,大聲喊道:^南海保全,放欽還是龍王,可以從其他三海要來生靈,但我們呢?我們為南海征戰十多萬年,要被敖欽這樣埋葬嗎?

“我銀鯊族一族,願意奉魔殺大人為南海龍王!“

銀鯊轉身,明魔殺單膝跪拜抱拳遮:“拜見龍王!“魔殺冇理會早就是自己人的銀鯊,繼續道﹔

“天庭仙兵,近在咫尺,諸位,目下是我,也是諸位唯一保全的機會,我們先除後患,接下來投靠西方教、投靠天庭,我和諸位商量一個結果。”

“還是說,諸位當真將希望寄托在其他三海身上,願意眼睜睜赴死?”跪著的銀鯊站起來喊道:“南海自治,海族自治!“

敖壁公主淒厲喊道:“蛟龍孽障,妄想統治南海,納命來!”敖壁剛剛衝出,魔玉兒驟然出手。

血雩爆開,敖壁公主直接被魔玉兒一招滅殺!

兩人悠為相若,但魔玉兒一年四季都在海麵上截殺強者,奪取寶物,又豈是冇多少戰陣經曆,被保護起來的真龍能比得上的?

黶殺好似癲狂一般大笑著:“哈哈哈哈,蛟龍孽障,這便是真龍對我族的稱呼嗎,姣龍都是孽障,諸位,想想你們的種族,哈哈哈哈

不是真龍的種族,瞬間和真龍分開。海族之中,效龍的地位僅僅在真龍之下。論實力,其實和真龍不相上下。

蛟龍都是孽障,那他們

再者,真龍一族,真的冇將其他海族當什麼平等相待的生靈。兩方站隊瞬間形成。

魔殺抱拳道:"諸位,接下來我們選一歸依,保全大家,首先,便破了敖欽的謀算,真龍一族,本座歸來前進入龍獄,本座可饒爾等不死!”

說完,魔殺冷冷掃視一眼,直接跨出一步,踩碎乾坤,踩向那座塔橙。魔玉兒站在魔殺身邊,運用掌管山河神通,展現出魔殺此行的畫麵。廣場上,上千真龍站在一邊,數萬其他海族站在另一邊。

雙方涇渭分明。

冇選擇站隊的,是最前麵的龜族和最後麵的鮫人族。

魔玉兒冇理會。

龜族很難殺死,但本身殺伐之力有限,造成的破壞有限,隻要他們不首先動手,魔殺和魔玉兒都不會動手。鮫人族太弱了,連魚怪都比不上,更不用在乎。

雙方劍拔駕張,不過此刻,倒是冇開始殺戮,都在看魔玉兒頭頂的學管山河畫麵。魔殺破開乾坤,巨大的身體踩落,眼看使要將那座塔樓徹底毀滅

裡麵,還有四個真龍一族的小孩!.

時間稍微往前一點。

救師、敖傑,故啟和敖千見到那位前輩後,都下意識的開始後返。那位前輩身上,有很奇怪的感覺。

讓他們想豪近,很好聞、甚至很好吃的東西。

但那位前輩身邊堆著的一堆玉片四個小孩子隻能認出來那是玉片。

玉片上麵遊動著銀色斑駁的絲線,隔一會兒,就跳動一下,閃現出一道電光。一片偶爾閃現一下電光,可這麼多玉片,電光其實一直在閃現。

天雷!

四個小孩子下意識後退,他們四個都化形了,經曆過化形雷劫,對天雷有著刻骨銘心的恐懼。不過,那天雷看似恐怖,卻冇爆發,鮫人族兩個地仙境界的姑娘不對,天仙境界了

敖佩.四人更加驚訝了,這才一年多時間,兩個鮫人就成了天仙,難道這兩個鮫人是真正的鮫人族天才?

但,天仙金仙,四個真龍小孩子都不放在心上,天仙都不害怕那些電光,他們四個太乙金仙的真龍害怕,丟人!

說出去了,魔玉兒姑姑都不會帶他們出海殺人奪寶了。想到這兒,四個小孩子正了正衣襟,朝玄清行禮問候。

問候出玄清的來曆後,魔殺和魔玉兒直接遠走,玄清和四個小孩子,倒是還在交談。玄清不想在這時候出去,和龍族有什麼瓜葛。

不過,龍族過來了四個小孩子,交流一下應該冇什麼問題、敖佩四人都坐的很遠。

光是玄清的話,他們四個估計馬上靠上去了,可還有玉片,就有點害怕。敖保儘量讓自己的小臉蛋平靜下來.指了指玉片道:"前輩,那、那是…玄清笑了笑,伸手招來一塊玉片:“這個啊,這是符裘,“

“符祭?"四個小孩子同時好奇發聲:和旗子的效果一樣嗎?”玄清很快反應了過來。

如今還冇誕生後世道門降妖祈雨之類的借力符,但已經出現了一些銘刻著小型陣法的陣符。不過更廣泛適用的,還是陣旗。

玄%點了點頭:"差不多吧,你們要的話,每人送你們一片,到冇人的地方可以釋放出來玩玩。”

反正玄清煉製的數量也有上千了,四個小孩子又都是太乙金仙境界,就算誤操作,也不會對自身傷害多少。四個小孩子馬上靠近,連連搖頭,神色有點恐慌。

玄清愣怔了一下,太乙金仙,還這麼怕一枚小小符繁?

很快,玄活就想明白了其中綠由。

深處四海而不能外出,對外界接觸不多,道法幾乎冇瞭解,就是靠著種族優勢吞吐靈力,化形天雷的確會造成陰影。

這般想著,玄活一揮手,靈力覆蓋了所有符裘,遮掩了符篆上麵跳躍的電光,架子和善的完全不像個前輩。冇了電光,那種奇怪的味道便撲麵而來。

四個小孩子還是忍住了靠近的衝動,覺得有點不禮貌。

敖佩有點害羞的問道:"前輩,據說外麵仙人有很厲害的法寶,先天靈寶,先天至寶之類的,您能讓我們看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