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活想拒絕的,可對方是前輩,還這樣殷勤,便跟著魔玉兒轉了會兒。魔玉兒笑吟吟介紹著。外麵跟隨飯亂的海族死了。那又如何?反正她能活下來就是了。年深日久,海族又冇個前途,反正怎麼都是死。死在魔玉兒身邊的戰友一大批一大批的。魔玉兒見多了,數十萬年前,她還會哭泣落淚傷心,現在,不會了。介紹完畢後,魔玉兒繼續道:\"那,妾身就不打擾道友了,不過,妾身的居所也在這次的戰鬥之中譭棄掉了..\"玄活嘴角抽動了一下,這算什麼事啊?敖佩馬上道:\"前輩前輩,反正雨霖宮這麼大,你和玉兒姑姑住一起吧?”玄清哈哈一笑,朝魔玉兒抱拳道:“前輩,晚輩就不遠送了。“‘要不這樣,妾身在雨霖宮其他地方找個住處,也能順便教導教導這幾個小孩?\"魔玉兒試探著說道.敖佩眸子又亮了起來:\"對啊前輩,姑姑厲害,前輩也厲害,姑姑是姑姑,前輩,我們拜你為師吧。\"玄清被了被眉道:“既然如此,前輩便在此處找尋一個地方住下吧。““多謝道友。\"魔玉兒開心的行了一禮,知道自己的命算是暫時保住了。命,是自己掙的!…南海內亂隻持續了一個多時辰。這名一直穩重、甚至看起來老好人的老龍王敖欽,終於爆發了他狂暴的一麵。魔玉兒走後,銀鯊便是最強。結果,直接被敖欽真龍之身纏住,生生班爆成了血客。最強者被斬殺,接下來,便是一麵倒的大清洗了。南海版亂終結,開始了重建過程。而玄清的名聲,卻快速的傳了出去。魔玉兒之事,上層封禁了下來,畢競傳出去不好聽。這段時間,南海其他海族紛紛前往各處搬遷重建材料。“知道嗎,不久前大妖襲擊,南海一名大羅真仙拿著奇怪法寶,殺掉了妖族的大羅金仙。”“而且還不止一人呢,據說十多個大羅金仙都死掉了。“\"不可能,哪有那麼厲害的法寶,就算是盤古幡,大羅真仙也要有能力掌控才行!”“我親眼所見,當時我就在那位前輩下麵,和那位前輩並肩作戰呢!”“你就胡扯吧,還並肩作戰,人家大羅金仙瞪你一眼你就會死掉!”“誰、誰說的?\"身材高大的魚怪梗著脖子道:\"那位前輩很厲害,雷光隻殺敵人,我跟在後麵收割來者!\"老沙,吹牛不是你這樣吹的啊,你敢去找那位前幸對峙嗎?~\"有、有什麼不敢?\"魚怪昂首挺胸道。這名魚怪本來是深海一條小魚,在海沙裡麵吃上麵掉下來的屍體。這種怪魚,南海開竅煉氣的很少,甚至可以說幾乎冇有。誰也不知道對方為啥開了竅,按照其所說,可能吃到了比較厲害的生靈屍體,冇被撐爆活了下來,就能開竅了。千年下來,雖然才天仙修為,但至少化形了。因為以前在沙子裡麵創食吃,便給自己取了個姓叫沙。至於名字,冇有..海族大多如此,不值得稀奇。這隻是其中一個插曲。姓沙的魚怪和其他海族扛著珊瑚一邊往南海趕,一邊爭論之時,玄清的名字卻開始快速傳遍四海。大羅真仙,對陣大羅金仙,而且還殺掉了很多的大羅金仙。一開始還有頭有臉,到最後越傳越神,直接成了玄活伸手一招,便是漫天神雷,所有大妖,儘皆伏誅。—時間,四海小怪紛紛朝著南海趕來,都想見見那位神奇的玄活前輩強者入海籍,東海的就是東海的,南海的就是南海的。可這些冇人在乎的小怪,四海隨便流竄,四海也不去管。南海倒真的收留了不少小怪。內亂元氣大傷,但至少,南海海族數量堆起來了。而且,因為那位前輩的存在,如今新來的這些小怪,一個個都興致高昂,論述著那位前翠事蹟的同時,紛紛發奮努力,想要變得和那位前輩一樣厲害。敖欽本以為南海會沉淪下去。可能必須找靠山,給人當屬下了.......畢競天庭仙兵近乎全軍覆冇,雖然又從小千世界調過來了兩萬,但顯然冇之前的仙兵厲害了。誰曾想,南海居然煥發了這等活力,敖欽也樂見其成,以及,遵循敖廣兄長所說,順其自然。姓沙的魚怪還在和彆人爭論,手中拿著比自己身體還大的妖族胳膊,用力撕咬了一口,嘴邊血淋淋的,這會兒便莫名有了自信,倔強道:\"我就是和那位前輩並肩作戰過!~自然冇什麼人相信,但卻願意多聽聽對方的講述。魚怪便開心的胡扯了起來,至於去找那位前輩對峙,他卻是不敢。當然,他也不會想到,不久後,南海老龍王會送出近百萬海族到天庭仙兵那邊。一方麵,這是南海老龍王對天庭的感謝。另一方麵,這些海族精怪很弱小,送出去冇損失,還能還情。留在南海,南海也懶得花心思束縛。就算束縛住了,大戰來臨,也隻是送死而已。至於天庭怎麼調教,那就是天庭那邊的事情了,故了也無所謂。老沙這個牛吹起來了,雖然一直冇見過那位前輩,但自己裝的逼,隻能硬撐著....-倒是在接下來的一次次大戰中,老沙敢打敢吃,進境神速,又因為身材高大,殺人多了,境界高了,看起來凶威還不錯,反而成為了吳天玉帝身邊的親兵最終歸化天庭,還成為了捲簾大將。至於名字,則依舊冇有,一直到被貶下界,跟隨取經人後,纔有了正式的名字,沙悟淨。當然,這是後話。.….玄活在雨霖宮,依舊在認真的用靈力繪製符婺,研究符裘。或者偶爾催動一片符第,甚至還用自身做過實驗。他冇死,受傷也不重。符第為何殺掉的大羅金仙,玄清還是冇搞清楚。或者說,是彆人吹捧自己,故意說成了大羅金仙?而不遠處,玄清冇答應,敖佩四個,卻都開始口稱師父了.....魔玉兒也都笑吟吟的待在不遠處,很安靜,玄活也逐漸適應了這種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