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那位前輩身上的修為冇變。但釋放的氣.息卻在不斷強大。玄都**師等人,有了台下那些海族的感受。這一刻,玄清成為了一片獨立天地。或者說,玄清身上釋放的氣息,構成了一片獨立天地。這片獨立天地在快速擴張,而且,獨立天地的法則之力越來越濃鬱。連玄都**師都感受到了壓迫。在對方的天地中,就要按照對方的規矩做事。即便玄清展現的修為依舊冇變,但法則壓製下,玄都**師等人都發揮不了多少力量。何況玄清在大羅真仙境界,就能輕鬆滅殺後期大羅金仙、甚至準聖.....甚至隨意一衝,就能衝開定海神珠和混元金鬥隔開的結界。一時間,眾人全都麵色蒼白。太白星君更是止不住震顫起來。趙公明傳音道:大師兄.……\"玄都**師冇有回話,因為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很顯然,趙公明是在求安慰。可是,他給不了趙公明安慰。氤氳在光芒中的手掌技在了胸口。若是那位前輩真的要對他們出手的話,玄都**師隻有一個選擇――跑!祭出太極圖,能跑多遠跑多遠。太極圖能帶走幾人帶幾人。唯有這個辦法。至於對抗,從一開始,玄都**師就冇這個想法。魔玉兒臉上的笑容消失了,感應著那股讓自己神魂發抖的法則之力,剛纔開心的笑容消失,同樣變得麵色蒼白。在那股強大的壓力下,團繞著玄清的一圈大能,紛紛不自覺開始緩緩後退。唯有雲雷娘娘,不僅不退,反而還邁出了一步。\"二妹!\"趙公明心急如焚,連忙伸手拉住雲霄娘娘。然而。雲霄娘娘身上靈力激盪,似乎想要去和那位前輩一分高下。“二妹!趙公明拉扯著雲霄娘娘,甚至打算祭出定海神珠定住二妹再說趙公明和雲霄在拉扯,瓊霄和碧霄心急如焚之時,忽然間,那股強大的威壓消失一空.....趙公明愣怔了一下。所有人全都呆在了當場。這.......到底發生了什麼?剛纔那樣強大的壓迫,就這樣平白無故的消失了?慶幸的同時,眾人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到了玄活身上。玄清身上的強大威壓消失,正在緩緩下落。玄清閉上眼睛,心中歎息一聲。剛纔,他是想要出手的。不去管對方是......畢竟,能死在聖人弟子,封神知名人物手底下,也算......不錯的死法。因為,對方實在太不把他當回事了。海族的對手也罷了。禁錮的小天地,居然如此糊弄......海族的對手去了何方,玄清根本不知。或許,從一開始,對方就是在引誘他出手?一旦對聖人弟子出手,聖人弟子便可名正言順的殺掉他?海族對手之所以不殺他消失,是看在南海龍王的麵子上不好動手,所以當個引子,將他引向聖人弟子那邊?玄清覺得,這就是真相。反正被聖人弟子盯上了,想逃也逃不過去......那麼,就遂了他們的願也好。可最終,玄清還是放棄了。因為,他看到了自己的徒弟王沫。若是自己出手,那些聖人弟子一巴掌將自己拍死也就罷了,此刻萬籟俱寂,王沫哭著喊出來的話....那些大能強者會怎麼想?玄清不能將希望寄托在那些大能的仁慈上麵。對方不直接出手滅殺自己,估計也是在給南海老龍王麵子。為了讓王沬活著,玄清即便憤怒,也隻能忍住。當降落到高台上,前因後果,玄清已然想通,等再睜開眼,雖然靈力消耗過多,麵色有點蒼白。但,玄清險上卻浮現出笑容。不是什麼高興的笑容,虛與委蛇而已。懸浮在空中的玄部**師等人,都不明白這短短瞬間發生了什麼,那位前輩為什麼會有此轉變。不過,那位前輩收手了,對在場每個人來說,都是莫大的好事。這件事若能到此為止,便是皆大歡喜。要知道,剛剛他們差點兒都嚇尿了!雲霄娘娘疑惑的停頓了下來,看向拉著自己的兄長趙公明。片刻後,懸浮眾大能的目光全都落到了趙公明身上。趙公明自然感應到了這些目光,一時間無比彷徨,心中惴惴。很快,趙公明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哈哈哈哈..…”\"趙公明牽強的大笑著。還好隔了一層氤氳著的光芒,雖然瞞不過那位前輩,卻能聯得住彆人..或者,這算是一種自欺欺人吧?趙公明大笑著飛了下來。其他大能,全都跟隨在趙公明身後。落地後,趙公明抱拳道:\"玄清道友果然道法高深,佩圍,佩服,我等大開眼界,不過,今日乃是道友收徒慶典,此事就此揭過,開始慶典如何?”玄活抱拳一週,笑著說道:\"前輩謬讚,龍王前翠?”敖欽心中一虛,跟著哈哈大笑起來:\"甚好、甚好,那麼,慶典開始!”老龍王話音落地好一會兒,纔有稀稀拉拉的仙樂重新響起,寶光發出魔玉兒跑到玄活身邊,好似抓住救命稻草、又好似乍見離彆親人,雙手抓住玄活胳膊,微微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兩人在雨霖宮度過了一年多的時間。可是,兩人說活都很少。基本上是玄清在那邊悶頭煉製五雷正法符篆,魔玉兒則在一邊觀陳。所以,不是悉難之交,也不是萍水相逢。關係平淡。這種平淡的關係想要更近一步,其實很難然而此刻,魔玉兒心神激盪之下,卻做出了這等動作。一時間,魘玉兒蒼白的臉頗下浮現出紅暈.......魔玉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就是激動,就是想哭。當玄清也疑惑的看過來後,魔玉兒笑著流出淚水,又連忙低下頭。似乎想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一般,低著頭的魔玉兒又喚嗤一聲笑了出來,這......清有點納悶,不知道魔玉兒因何如此。不過,身邊還國著這麼多大能,玄清依舊保持著微笑,就當啥事都冇。台下,西王母哼了一聲,緩緩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