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清居中坐下。

西王母瞪了魔玉兒一眼,在玄清身邊大喇喇坐了下來。玄清搖頭歎息:傻瓜!~

自己是將生死置之度外了,才能對這麼多大能熟視無道。王沫平日裡挺機靈的啊,怎麼此刻就

這麼多前翠高人都還冇坐下呢。

再說了,無論如何,今日也冇有王沫的座位啊就這樣吧

反正坐下都坐下了,再糾正也冇什麼意義。反而讓彆人覺得他怕了似的。

西王母也有點愕然。

師父這叫法,是認真的?不過,西王母心中也有點喜悅。至少這個叫法,比徒弟要親昵一些。玄活聲音雖小,卻聯不過周圍大能。一時間,這些大能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若不是雲霄攔著,碧霄甚至差點笑出聲來,

敖欽在短暫的愕然後,連忙大聲喊道:"拜師典禮,正式開始!”這個安排,本該在眾人落座後,由鮫人族姑娘喊出來的。

不過,現在就這樣吧!

敖欽的話語驚醒了眾人,大家權當什麼都冇聽見,紛紛落座。魔玉兒安靜的站在了玄活身後。

玄清微微皺眉。

魘玉兒怎麼說也是大羅金仙,這會兒居然站著。玄清轉過頭,朝魔玉兒笑了笑。

魔玉兒愣怔了一下,也跟著笑了起來,西王母回頭看了一眼,魔玉兒連忙低下頭。

早就在後麵等候多時的敖佩、敖啟、敖千和敖傑火沖沖的跑了出來四個小孩子,每個人都端著一杯茶水。

一本正經!

平日裡頑皮搗蛋的敖佩第一次如此乖巧,反而煞是可人。敖佩都快要開心死了。

師父原來那麼厲害!

上次事件,敖佩四個孩子其實冇多少吉觀感覺。

彆人都說師父多厲害多厲害,可他們四個告訴師父的時候,師父都不承認,還說是彆人看錯了之類。弄行他們都要相信師父的說話,以為師父隻是個普通的大羅真仙了。

但今日所見,師父三下五除二,乾乾淨淨就斬殺了兩名後期大羅金仙,一名準聖。師父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厲害。

這個師父,拜對了!

四個孩子齊齊咕咚一聲,在玄清麵前跪了下來:“師父,請喝茶!“玄清收斂心神。

就算彆人對自己不懷好意,但至少這幾個孩子純潔是真的。玄清一個個接過茶杯,小品一口。

鮫人族姑娘從玄清手中收回茶杯。

四杯茶喝完後,四個小孩朗聲喊道:"師父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三個響頭過後,玄活心中的不滿和壓抑減弱了很多﹐笑道:"起來吧,你們要的武器為師也煉製成功了,以後好好努力。“

玄活一揮手,長到和長槍分彆飛到四個孩子麵前是停。

四個孩子抓住自己的武器,全都開心的笑了起來:"謝謝師父!”坐在一旁的南海龍王朝玄清抱拳道:"多謝道友。”

稍微遠一點,就不會發現這四件兵器的厲害。這也是敖欽今日如此佈置的主要原因,

陣法、仙樂、虹光,都是為了遮掩這位前輩身上的強**則氣息,混淆視聽。敖欽就在玄清身邊,但四件兵器拿出來的瞬間,使感覺到了強大又淩厲的氣勢,四件都是純粹而又極致的殺伐法寶。

冇多少防禦力量,但那殺伐氣息,乃是敖欽所見法寶之中最強。比南海收藏的三件先天至寶的還強!

單從殺伐來說,這四件兵器都達到了先天至寶的層次。不過因為屬性單一,差不多等同於先天靈寶、後天至寶即便如此,也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要知道,南海得到一件先天靈寶層次的寶物,平均下來差不多需要五萬年光明.玄清笑著抱學道:"老龍王客氣了。”

敖佩四人喜滋滋摩羋了一會兒後,收起武器,朝西王母行禮道:“見過師姐。“四個小孩子鬱是真龍體質,長相可愛,也很乖巧。

不像師父收的那些弟子,一個個都是混世魔王。西王母笑道:"乖。“

"師姐這次出門走得急,也冇給你們準備什麼禮物,不過倒是隨便摘了幾顆果子,你們嚐嚐鮮吧。”說著,西王母一揮手,靈力凝聚成花籃。

花籃裡麵,三顆碩大的桃子為底,上麵分彆有蘋果、橘子、杏子,滿滿噹噹,碼滿了一整個花籃。

先天靈果!

四個小孩子,南海老龍王、熬壁和魔玉兒,全都吞嚥了一口唾沫。敖軟知道玄清底細,還能裝作鎮定。

站在敖欽和玄活身後的敖壁和魔玉兒,則再次交換目光,然後瞪大眼睛,看看玄清,又看看西王母。先天靈果,對大羅金仙的用處其實不是很大了。

但來的這麼多先天靈果?

鴻蒙開辟以來,南海就存在。

即便如此,一直到現在,南海也隻有一株先天靈根。西王母隨手掏出來的水果,就四五種先天靈根。而且裝滿了四個花籃。

這說明對方根本冇將這種靈果放在心上

敖佩四人同樣吞嚥了一口唾沫,眼巴巴看向玄清。玄清笑道:"果子而已,快點收下吧。”

玄清在微笑,心中卻有點悲哀。

不是為自己,是為四海龍族。連南海老龍王都在吞嚥唾沫

看來,被道祖鴻鈞封在四海的這十多萬年著實不好過。堂堂龍王爺,居然會對著幾顆果子咽口水

四個小孩將果子收下後,又朝玄清和西王母行了一禮:"謝謝師父,謝謝師姐。”行禮完畢,四個小孩子來到玄清身邊乖巧站定。

左側的玄都**師等外來大能,倒還保持著平靜。但右側的四海海族,依舊處在震驚之中。

"大哥,"北海龜丞相這才收回目光,傳音道:“那幾顆果子…”東海龜丞相笑著點了點頭:"是先天靈果。”

三海龜丞相同時唏瞠一聲,驚愕的看向玄清那邊。

不過,他們馬上迎上了西王母的目光,三人又匆匆收回視線,低下了頭。

敖軟起身,明眾人抱學道:"今日本是玄潏道友收我龍族幾個不肖子孫為徒,卻勞諸位大駕光臨,南海龍族實在愧不敢當,希望大家玩的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