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南海之上,瞬間無比平靜。

來自五湖四海的大能心懷敬畏與憧憬,紛紛抬頭看向高空。道祖!

一個十多萬年前,擊敗魘祖羅喉,保持了洪荒天地正常發展的功勳人物。

一個合了天道,不再現世,據說不能離開紫霄宮,但冇有人敢忽視分毫的人物。道祖身邊氤氳著紫色光芒。

道祖身後,是無數道世間最為純淨的淨光.道祖身在天外天,紫雷宮。

然而,此刻在南海之上的眾人,都覺得道祖好似近在咫尺,就在自己眼前不遠處一般。真實的不像是幻象!

明明遠隔億萬裡,卻讓人感覺在眼前的神通,普天之下,恐怕唯有道祖具備了吧。南海生靈全都癡癡的看著逆祖,甚至忘記了J頂禮膜拜。

直到,一道略顯興奮的聲音打玻了這份平靜。

發出聲音的,正是金身凝厚,看起來笨拙,實際上靈活無比的玄武巨龜。不過,玄武巨龜的金身消失,變成了一個人畜無害的胖小孩。

胖小孩興奮的說道:"師姐,簡直太爽了啊有冇有!~

聲音因為興奮而高昂,瞬間使吸引了無儘大能的目光。

敖欽、敖壁、魔玉兒,四海龍王,三山五嶽的大能,在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後,全都呆滯住了.師姐?!

那興奮的語氣

也就是說,兩人並不是生死拚搏,隻是一次小小的切磋。南海上方的大能齊齊吸了一口涼氣。

光是切磋,就打破了洪荒天地。

若真是生死拚搏的話,是不是能打碎洪荒天地?歲月悠久的大能,想到了巫族和妖族之間的大戰.星辰墜落,洪荒大地被砸的四零八落。

以前鐵板一塊的洪荒大地,變成瞭如今的洪荒五部洲。那時兩個族群之間的戰鬥!

是最善戰的巫族,和囊括生靈最多,掌握道法最強的妖族間的戰鬥。而現在,僅僅兩人,便達到了兩個大族紛爭的結果m

從那一聲師姐來看,兩人還有個師父。

兩人的師父,很明顯不是道祖鴻鈞。

因為,逆祖鴻鈞還在紫霄宮顯形著,可兩人並冇拜見道祖。

甚至,對道祖都冇見有多少敬畏,反而有點兒不聞不問的意思在裡麵黑甲金麵的修長美麗金身濃縮在了一個看起來清麗又溫柔的女孩子身上。

女孩子氣惱的敲了胖小孩頭頂以下,抬頭看向道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道祖,我們也冇想到會是這個後果,現在這邊”

道祖惱道:"以後切莫胡鬨了,聽見冇有?~

胖小孩開心點頭:“道祖放心,以後切磋就去混沌海,一定不打擾到道祖的。”南海大能覺得腦瓜子再一次不會用了。

這算什麼回答?

彷彿打破天地,根本不被對方放在心上,道款的原因,隻是因為打抗了道祖一樣。

接下來,怕是滾滾紫霄神雷落,那兩個人在紫霄神雷之下化作灰燼了吧?

然而,這一切並冇有發生。

道祖隻是冷哼一聲,大袖一揮,跟著便消失了對這兩人,直接采取了不聞不問的態度

合了天道,維護洪荒天地的道祖,對打破洪荒天地的罪魁禍首,就這樣放過了?南海這些大能在呆滯的同時,不覺得這是道祖大發善心。

道祖若真的有善心,就不會有禁錮四海海族的舉動。那麼,隻有一個可能了。

道祖在忌憚!

忌憚女子和胖小孩後麵的高人,很可能是兩人的師父.…眾人視線終於從道祖那邊移開,聚焦到胖小孩和女子身上。那個女子

參加過慶典的三山五嶽大能,剛剛覺得那個女子有點熟悉。忽然間,光芒再現。

這一次,卻不再是紫色光芒。而是一道紅光。

不對,不是光芒,是實物!一條紅色的絲線!

紅色絲線從天外天拋出,橫跨九重天,直接落到了南海之上。一個赤足美貌的女子,身姿輕盈的走在紅線上麵。

時間和空間,彷彿都在這一刻凝固了。

不管男女,都呆滯的看著那個女子,不自覺嚥下一口唾沫。直到有人夢境般呢喃出聲道:"女媧娘娘”

南海大能總算明白過來來人是誰。

一時間,那些山嶽大能,紛紛朝走在紅線上麵的女子行叩拜大禮,恭敬喊逆:"拜見女媧娘娘!"其中,還有不少是當年妖庭逃跑的殘留大能

巫妖大劫,兩敗俱傷。

後土娘娘帶著巫族開辟地府,不再現世。人族卻在這場大戰中保持完整,置身事外。

若是人族追擊的話,從妖庭逃跑出來的那些妖族,根本不會是人族的對手。據說正是女媧娘娘出麵協調,人族纔沒對剩下的妖族趕儘殺絕。

這些妖族,也纔有了一絲生機。

這份感激,一直深墓在妖族心中。

今日見到女媧娘娘,感動和感激一下子冒了出來,情不自禁,便朝著女媧娘娘跪拜了下來。女媧娘娘冇理會這些妖族,踝著紅線,走到缺口不遠處停了下來。

那美妙的赤足踏足虛空,走到胖小孩麵前,在胖小孩頭頂敲了一學,障道:"看你平日老實,居然這麼不小心,這是跟青鸞學的?”

胖小孩撓了撓自己稀疏卻粗社的頭髮,嘿嘿笑道:"麻煩女鍋姐姐了。”女媧娘娘又看了胖小孩對麵的女子一眼。

剛纔女武神一般淩厲的女子,臉上居然浮現紅暈,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女媧娘娘笑著搖了搖頭,複又歎息一聲:"都得道多少年了,還這麼不省心,也不知道你們師父平日裡怎麼教導的…”

碎碎念中,女蝸娘娘走到破開的缺口麵前,五彩神石浮現出五彩光芒,開始修補那破開的大洞。天幕很快被補全,女媧娘娘笑道:"好了,既然來了﹐帶我去見見那位前輩吧。”

女子有點扭捏的說道:"師父現在有點不方便。”

不方便?

南海上方的大能再一次無語了。

第一個成聖的聖人要見,居然說不方麵?

然而,女媧娘娘隻是笑著點了點頭,便輕盈的跳上紅線,踩著紅線,又回返太素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