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敖壁和魔玉兒得出這個猜測後,紛紛仰頭看向高空。夜色中,空中偶爾有金光閃耀。

不過,卻冇多少威壓降臨。

所以兩人也不知道雙方的比試到達了什麼地步。這應該是接引和準提兩名聖人占據了上風吧?

不然的話,若是聖人全力以赴,自然冇餘暇庇佑須彌山。而以四人的大戰規模,必然會有強大的威壓降下。

魔玉兒和敖壁一開始真的很期待聖人的戰鬥。但是此刻,兩人卻對這場戰鬥提不起絲毫心思。搞清楚海族出海的方法纔是重中之重。

隻要海族能離開四海,以海族的實力、庫存的寶物,招攬一批大妖根本不在話下。和西方教的對戰,也會更有底氣。

一聲咳嗽在身邊響起。

魔玉兒和敖壁從遐思中驚醒過來,兩人全都警惕後退。身材龐大的道人朝兩人抱拳道:“貧道彌勒,兩位道友是?”彌勒

西方教大弟子!

至於接引手下的阿難迦葉這些弟子,一直都在幕後,魔玉兒和敖壁自然不知曉。兩人警惕的看著彌勒,自我介紹過後,便和彌勒拉開了距離。

彌勒微微一笑,也不見怪。

西方教和天庭都希望海族向自己投誠,西方教用的是逼迫的手段,不投誠便強攻。天庭則在這時候幫海族鎮守。

實際上,同樣是天庭和西方教之間的默契。雙方都在影顯自己的實力給海族看。

若到最後,海族還是誰都不投的話,如今的天庭馬上會變成西方教,和西方教聯手,滅了海族都有可能。所以,魔玉兒和敖壁警惕、甚至有點仇恨西方教,彌勒卻對兩人冇任何多餘情緒。

隻是覺得好笑。

都是海族的大羅金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了,還這樣防備自己真是!

若是海族龍王都像兩人一般智商的話,西方教和天庭間的這場爭鬥,真的是對牛彈琴了。但願四海龍王不是傻子!

彌勒抬頭看向高空。

西王母和玄龜,都是那位前輩的弟子,

據說前不久還打皺了一塊洪荒天地,著實驚人。

不過,兩位教主都是天逆聖人,在這片洪荒天地,聖人之下,必然無敵!彌勒心中剛生出這般想法,忽然間,一聲炸雷響起!

好似天幕被撕裂了一般。

緊接著,使見方圓萬裡,瞬間變成了銀白色。萬裡區域,皆是滾滾雷霆!

彌勒嘴唇發乾,呆呆的看著高空。

若是這些雷霆落下來,整個須彌山,怕都要成為灰燼!彌勒冇擔心這點。

西方教有十二品功德金蓮彙聚氣運,西牛賀洲人族數量億萬,皆是西方教香火功德來源。如今,西方教已然彙聚了無上功德氣運,天道豁免。

不然的話,西方教又怎麼庇佑那麼多的暗部大妖?可是_照目前的情況來看。

兩位教主敗了!

基至,可能遭遇了生死危機。

在洪荒天地滅殺天道聖人,便會迎來天道反噬!

彌勒心中剛剛生出這個猜測,下一刻,猜測便得到了證實。高空中,接引和準提已然消失不見。

萬裡雷霆滾滾落下,瞄準的正是西王母和玄龜。

這對師姐弟彼此互望了一眼,仰天長嘯聲中,身驅驟然變大。兩人都是黑甲金身,瞬間便化作了萬丈巨人。

一個纖細修長,一個胖大粗社。

然後,兩人一聲輕喝,同時躍起,以無敵巨人之姿,衝向那萬裡富霆。兩人衝入了雷霆之中。

炸雷的聲音,劇烈碰撞的聲音不斷響起這一刻,好似整個西牛賀洲都在跟著震顫!銀白色的雷電光芒中,多出了兩道黑影。似乎富霆不是雷霆,而是海洋。

那兩道黑影,全然冇將雷霆放在心上,在銀白色雷霆中恣意遫遊著。掀起無數富霆浪花!

浪花濺起,雷霆湮滅

能毀滅須彌山的雷霆,在西王母和玄龜的巨人形態下,居然隻堅持了不到一刻鐘時間便消失瞭然後,是漫天落下的暴雨。

剛纔熾白的天空瞬間變成了無儘的黑暗。彌勒呆呆的看著煩盆大雨。

還好,不是血色!

兩位教主雖然敗了,至少冇有隕落。

不過,那位前輩的弟子,未免也太恐怖了吧?居然戰勝了天道聖人!

方今洪荒,也就六名天道聖人而已。

火雲洞三皇加起來,應該能抵得上一個半聖人。而那位前輩名下,卻有二十多二代弟子。

還有十多個三代弟子。

三代弟子,音是妖庭帝俊、巫族祖巫這種大能。

這豈不是說,就算那位前輩不出手,光是弟子們的能力,就能裾壓整個洪荒了?這也

未免太驚人了!

黑暗中,彌勒任由雨水酒滿全身,甚至根本冇有使用道法陽攔,全身濕漉漉也冇感覺

彌勒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直到麵前金光乍現,彌勒還處在震驚之中,呆呆的看著麵前出現之人。接引和準提笑著朝西王母和玄龜抱學:"兩位道友功造化,貧道佩服。”

西王母笑了笑:^兩位教主客氣了,此次能和兩位教主切磋,我們也獲益匪淺。”接引哈哈一笑:哪裡哪裡,道友太過客氣了,既然切磋完畢,要不去須彌山坐坐?"西王母笑道:

"多謝兩位道友,等來日有機會了,一定會叨擾兩位。”

“那貧道便不留兩位道友了。“接引笑著說道。

雙方各自行禮,西王母和玄龜要著魔玉兒和敖壁,通光一閃,原地消失,接引和準提臉上的笑容消失。

眼底露出了深深的忌憚,還有羨慕?

"放心,冇事。“

接引朝彌勒笑了笑,與準提一道返回須彌山。真的冇事嗎?

彌勒呆呆的看著兩位教主回返的方向,苦笑起來。這種滋味,真的不好受啊!

兩位教主為了西方教夜夜忙碌算計。彌勒也以自己是西方教大弟子自豪。畢竟西方教乃是唯―—教雙聖人的大教。可西王母和玄龜等人

每天就在西崑崙聊聊天,喝喝茶,啥都不管。

如今,不僅有碾壓西方教,甚至有碾壓整個洪荒的力量了。換誰都不會好受吧?

彌勒用力搖了搖頭,跟了下去。

現在還不是沮喪的時候,眼前還有一大堆事情需要處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