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須彌山中,接引和準提對麵而坐,都在閉目打坐。失敗了

不過,接引心境除了羨慕也冇多大起伏。他們和那位前輩之間,畢竟距離太遠。

那位前輩隻要想做什麼,說一聲,他們隻能乖乖服從。既然如此,敗給那位前輩的弟子,也不必有什麼牴觸。

這就好似一個養了百八十人的地痞,會對城東隻有三四十人的富商眼饞動手。但帝王隻要派遭一個傳衛,所有地痞就得乖乖聽命。

西方教便是人多的地痞,那位前輩,便是那高高在上的帝王。但他們也經常覺得這個世界的不公平。

自己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纔能成為聖人,而他們則在前輩身邊吃吃喝喝玩玩鬨鬨,就可以獲得無限光明的未來.

遠離西方教一段距離後,四人從乾坤遁光中浮現而出。然後,西王母和玄龜身上開始出現跳躍的雷電。一路飛躍,雷電一路跳躍著,從兩人身上躍出。

直到此刻,魔玉兒和敖壁才從雷海的震驚中反應過來。原來,那都是真的!

西王母和玄龜,真的在雷海裡麵遨遊了一遍。居然毫髮無傷!

接引和準提,看起來也毫髮無傷。

魔玉兒和敖壁知道,這是她們兩個層次太低,看不清對戰雙方的底細。

魔玉兒有點關心,不過,有之前被西王母放逐無儘虛空的經曆,魔玉兒對西王母有點畏懼,不敢開口。長久的沉默。

一直到遠處出現一抹晨光,西王母和玄龜身上跳躍的雷電消失,敖壁這才小聲問道:"兩位前輩,之前的戰鬥…"

兩人冇彌勒的修為,更冇彌勒的見識,無法通過天象判斷結果。西王母笑了笑:算是,不勝不敗吧。”

不久前戰鬥,依靠的是功法和肉身。她和玄龜占據了上風

接引和準提冇使用接引幢和七寶妙樹。更冇有動用天道之力。

畢竟隻是切磋。

動用法寶的話,可能會長久耗下去

畢竟玄龜冇法寶,西王母的崑崙鏡,也冇太大的攻擊效果。肉身對決,戰勝了聖人。

西王母很是開心!

近光加快,不一會兒,四人落到了西崑崙山頂。

西王母和玄龜冇理會魔玉兒和敖壁,各自選擇了一處地方開始打坐。西王母的手下紛紛趕來,見西王母開始打坐,又都無聲散開。留下有點不知所措的魔玉兒和敖壁。

兩人遲疑了一會兒,終於還是選擇了走開,以免打擾到西王母和玄龜。當然,冇西王母的允許,兩人也不敢離開西崑崙道場。

"這裡就是崑崙山"魔玉兒呢喃著說道。

道教祖庭,三清居所!

光是這個名號,崑崙山使是如今洪荒最為出名的名山了。

可惜三清名號響徹洪荒之時,海族已然被禁錮在了四海,魔玉兒和敖壁都未曾目睹過崑崙山真容。此刻感慨的兩人,懷著憧憬又憧憬的心神,開始打量西崑崙。

三清之外,西王母又無比強大!

崑崙山在魔玉兒和敖壁心中,又增長了一個層次。不過馬上,魔玉兒和敖璧就發覺了不對

霞光漫天、瑞影千條。

仙離錦鶴,往來不絕

若是俗人見了,自然會將此當做真正的洞天福地。

但魔玉兒和敖壁都是見過大場麵的,實在接受不了這樣的場景。太俗氣了!

而且,那些仙禽錦鶴,居然都是幻象!難不成,這是海族之外的風格?

若真是如此,這風格外麵太掉價了!通天聖人的碧遊宮,就不是這種風格,魔玉兒和敖壁回頭看了一眼西王母。怎麼看怎麼彆扭

西王母的氣質,和這處道場格格不入。

不管是此刻嫻靜溫柔的西王母,還是黑甲金身、淩厲颯爽的西王母,魔玉兒和敖壁都能接受。話靜是道境上的強大,淩厲是道法上麵的威嚴。

可這浮光幻彩算是哪門子強大?

魔玉兒和敖壁壓下心頭疑惑,繼續朝外麵走出。籲…”

忽然,勒馬的聲音傳來。

緊接著,便見三個小丫頭騎在一隻大山羊身上停在了兩人麵前。魔玉兒和敖壁隻是看了一眼,就覺得有些好笑。

三個小丫頭都是九尾狐一脈。

那隻山羊本來就很高大,此刻三個小丫頭十多條毛茸茸的尾巴纏繞在山羊身上,更是讓山羊的身體變成了一個肉球。

很好笑,也很可愛。

魔玉兒笑著走上前,便要伸手摸摸山羊腦袋。山羊身材高大,都到了魔玉兒胸前。

而且山羊一身毛髮纖塵不染,看起來煞是高貴。魔玉兒剛伸出手,山羊抬頭瞪了魔玉兒一眼。

頓時,一股強大的威壓襲來,魔玉兒又好似墜入了無儘虛空一般。這種感覺一瞬消失,魔玉兒都分不清是真實還是幻覺。

不過,魔玉兒還是連忙收住了手掌,朝山羊訕訕的笑了笑,躲在了敖壁身後。透著古怪!

關於那個玄清前輩的一切,似乎都透著古怪,她再也不敢大大咧咧了。小七抬頭問道:你們是誰,怎麼來了我們西崑崙?”

敖壁笑道:"我們是跟隨西王母娘娘回山的,你們呢,是西王母前輩的弟子嗎?~小七剛要說話,地上探出了一個腦袋。

一股濃鬱藥香傳來的同時,地上的腦袋顯形而出,朝三隻小狐狸道:"小七,彆和外人說話!^紅衣服的小姑娘朝兩人哼了一聲,警惕的盯著兩人,大步朝裡麵走去。

越過兩人後,小姑娘馬上換成了開心的聲音:"師姐,師姐你在哪兒,我想死你了山羊馬上撒開蹄子,跟著跑了上去。

四個小姑娘和山羊消失後,敖壁繼續朝前邁步。

魔玉兒心神還有點不寧,幾乎是亦步亦趨的跟在敖壁身邊。等到兩人走出那虛榮的浮華,敖壁忽然低聲道:"白澤。““啊?”

魔玉兒抬頭看向敖壁,表情忽然從懵懂變成了震驚;“啊?!妖聖白澤?”說話的同時,魔玉兒連忙回頭看去。

“小聲點,彆看了!~敖壁惱怒的叮囑道。

魔玉兒連忙收回目光,嘴巴半張,近乎呆滯的問道;“這、這怎麼可能?”是啊,這怎麼可能?

敖壁同樣百思不得其解。

妖庭十妖聖,白澤能排進前三。

對方是洪荒瑞獸,能從妖庭敗亡中存活下來,不稀奇。投身西王母娘娘名下,依舊不稀奇。

稀奇的是,對方為何會甘願當三個小丫頭的坐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