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第二天一早,魔玉兒早早睜開眼睛,見周國冇人,便起身伸展了一下腰肢。很舒服!

這段時間,看似她都閒著,去哪兒都是西王母娘娘或省玄龜前輩的逗光帶著,但心神的消耗卻著實不小。

時刻都在警惕,時刻都在畏懼。昨天晚上,算是徹底放鬆了一下。魔玉兒伸了個懶腰,扭了扭脖子。

忽然,魔玉兒愣怔了一下,楊柳樹不遠的水麵上,似乎有幾個腦袋"被髮現了!”

這是火靈芝的聲音。

緊接著,一個又一個腦袋日出了頭魔玉兒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本體是火靈芝的姑娘,居然在池子裡麵過夜?不過,的確是幼兒園啊!

火靈芝姑娘身後,跟著十一個小屁孩,抖掉身上的水,大步朝魔玉兒這邊走來。這小丫頭好強的法力!

魔玉兒好像第一次認識小姑娘一般,認真感應。大羅金仙,還是後期!

看到魔玉兒臉上的訝色,小姑娘滿足的點了點頭,身上強大氣息消失,直接回落到了太乙真仙境界。小姑娘身後的十一個小孩子,魔玉兒居然分辨不出真實修為!

那些小孩身上的氣勢倒是不怎麼強大,隻是那眼神著實嚇人。便算久居上位的南海龍王,也冇這樣嚇人的眼神。

小姑娘來到魔玉兒麵前,伸出了手掌。

“什、什麼?"魔玉兒不解的問道.

禮物啊,你在這裡過夜,應該也是拜師父為師吧,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師妹了,還不送我禮物?”“拜師?“

“彆磨蹭了,這是規矩,快一點!”

山羊白澤馱著三隻小狐狸從樹林裡麵跑了出來,四個傢夥身上都有青草香。小五笑道:“靈芝叔祖,又找人要禮物阿?~

似乎是叔祖這個稱呼讓小姑娘有點害羞,連忙雙手叉腰道:"她以後就是我小師妹了,誰要小師妹的禮物,看

好了,我是給她禮物!~

說著,靈芝掏出幾株藥草,幾顆果子,不由分說,便塞到了還呆滯的魘玉兒手中,“這可都是我專門積攢的…”

“哪有,分明是叔祖長的太快,嫌那些藥草影響了叔祖,乾脆把人家拔掉了吧。”“小七,你大膽,連叔祖也敢胡說!“

"小羊,快跑,叔祖來打人了!

”"弟子們,給我上!”

雞飛狗跳中,靈芝率領著十一個赤足可愛的小屁孩,轟隆隆追著騎白澤的三隻小犯狸消失了。魔玉兒還呆呆站在原地,冇反應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Q期…

當注意力落到掌心之物後,魔玉兒不自覺倒吸一口涼氣。道果!

道藥!

隻是將藥材和果子捧在手心,就感覺大道波動從果子和藥材上麵生髮而出,在不斷滋潤著她的身休。燃燒精血後虧空的肉身,在快速複原!

要是吃下果子,煉化藥材,大羅金仙的瓶頸豈不是馬上就能打破,進階準聖,也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這禮物太貴重了!

魔玉兒連忙左右觀瞧,恕找到西王母娘娘將禮物還回去。雖然她很需要,可她著實不能收下。

冇人?

魔玉兒思考片刻,便要去西崑崙山頂還東西。西王母娘娘,應該住在山頂。

緊接著,魔玉兒看到了一個扛著鋤頭,哼著曲子的老道燃燈道人?!

邁出的步伐收回,魔玉兒連忙低頭。

燃燈道人看見魔玉兒,目光頓時清冷了下來魔玉兒感覺全身都冰寒起來,好似要凍僵一般。就在此時,身邊忽然有氣息被動。

在魔玉兒呆滯的目光中,光芒凝聚成了青龍,青龍笑著朝燃燈道人抱拳道;"燃燈道長,這是我的晚輩,道長不會一毅見識吧?~

燃燈道人愣怔了一下,連忙笑著還禮;~青龍道友說笑了,能來此處,自然是得到了那位前輩認可,貧道豈敢,豈敢?”

說罷,燃燈道人扛著鋤頭一陣小跑,轉眼間便消失無蹤。“拜見舌龍大人。”

魔玉兒捧若靈藥和果子跪下。

吉龍笑了笑:"靈芝那丫頭,還是第一次送彆人東西呢,收下吧。”“收、收下,可這些東西…"魔玉兒遲疑道.

“這裡可不缺這種東西。”

青龍笑了笑,指向一個方向道:"看到了嗎,比不上你手上這幾株,不過這樣的東西也不少,無人問津。”*既然那位前輩能讓你來此處,這便是你的大造化,好好把握住。”

青龍濕柔的微笑著,逐漸化作青光消散。

魔玉兒呆呆的石著剛纔青龍所指的方向.幾百丈的藥田!

好像,都是先天靈根。

隻是遠遠看著,就能感覺到那些藥材裡麵結含的濃鬱藥力。藥田邊緣,是巨大的黑色塔樓。

剛看到塔樓全貌,緊接著,魔玉兒便感覺塔樓好似朝自己傾倒了下來。似乎整個天穹,都要壓在自己身上一樣。

“呀…"

魔玉兒驚呼一聲,連忙用胳睡護住臉頰。

做出這個動作後,傾倒的塔樓消失,天穹壓迫的壓力消失。魔玉兒一點點移開胳膊,看向塔樓。

塔樓依舊矗立原地,一動不動!"不周山嗎?"魔玉兒呆呆的說道。

能攜天穹威勢之物,唯有當初的天柱不周山。而塔樓的外形,恰好與傳說中的不周山吻合。這也太誇張了吧?!

魔玉兒不敢肯定,不過,能隨便放養數百丈先天靈根藥園的主人,拿不周山煉製塔樓,似乎也不算太出格。畢竟聖人元始天尊,就拿三分之一的不周山給廣成子煉製了番天印。

魔玉兒這才發現青龍大人消失了。

聯想到青龍大人所說的鯉魚,魔玉兒看向池塘。然後,金色的蓮台瞬間充盈了視線。

“功德、功德金蓮?"魔玉兒呢喃道

十二品功德金蓮,西方教彙聚鎮壓氣運之物!青龍大人拿到的培育儘量池水,就是麵前的池水?難不成,西崑崙是西方教的聖山?

不然的話,這比接引和準提性命還重要的青蓮,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兒?魔玉兒半張著瑞巴,在楊柳樹下麵坐下。

目光左右逡巡了一下,魔玉兒一動都不敢動。這兒的一切,實在太讓人震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