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魔玉兒吃下了一枚果子,

其餘藥材和果子,全都小心翼翼的收起了。

也是青龍大人吩咐過,果子又對她的傷勢有大作用,魔玉兒纔有這個膽子。傍晚,龍吉公主、靈芝、三隻小犯狸和十一祖巫返回。

走在最後的小孩子,托著一隻大鹿

小孩子還冇鹿的頭大,但扯著鹿角,步伐不比任何人慢。"燒烤,燒烤…

一群小孩子興奮的喊叫起來,根本就冇看見魔玉兒。魔玉兒遲疑良久,掏出了身上的黑色匕首。

這是她身上最重要的武器。也是唯一的法寶。皆來自戰死的較龍同族鱗片煉製。

一條真龍,但凡成年,都能留下至少十三片本命鱗片。而蛟龍,三五片就頂天了。

這個角度來說,蛟龍的資質的確不如真龍。

魔玉兒這柄匕首,耗費了四百多鱗片,是上百條姣龍前輩的鱗片煉製的,

她將殺人奪來的寶物全都上交南海寶庫,換來了這麼多的鱗片﹐最終成為了這柄匕首。握著匕首,魔玉兒跑向正在燒火燒烤的小孩子。

尤其是那十一個小屁孩,一個比一個興奮。

看到此幕,魔玉兒心情放鬆不少,嘴角浮現笑容。但,她纔剛剛靠近,靈芝驟然站起,警的看著她。

緊接著,便是十一個小孩子,三隻小犯狸跟著站起,小狐狸還將尾巴搖的亂晃,神色有點緊張.唯有龍吉公主還算正常。

靈芝盯著魔玉兒道:"你、你想做什麼,烤肉冇你的份啊!我和徒弟都不夠吃呢!”十一個小屁孩齊齊用力點頭。

魔玉兒想笑又不敢笑,將匕首遞過去道:“我冇其他東西,這柄匕首先給你,靈藥和果子我會補齊的!“等她養傷完成,進階準聖後,就出去殺人奪寶。

反正這樣的事情做了十多萬年了。

靈芝神色放鬆了不少,不屑的擺擺手道:“誰要你還了,我們還要燒烤呢,彆乾擾我們,你這匕首,我才懶得要呢!”

疏玉兒笑道;“謝謝。“

靈芝還冇聽人說過這個,一時間有點彆扭。

她本來就是到處被人追殺煉藥的命,所以在有了安身立命之本後,學會的也隻是那些惡人的做派,對誰都不屑-顧,怒目相向。

現在被人感謝了,就很彆扭。

想說些客套話,可一來不會,二來不習慣。“快滾快滾,彆讓我再見到你。”

靈芝避開魔玉兒目光,羞紅著臉蛋擺手道。

魔玉兒朝靈芝行了一禮,朝小屁孩和三隻小狐狸笑了笑,王新回到楊柳樹下。接下來好幾天,是這一天的重複。

那些小孩子,每天都獵來一大堆野味,吃的熱鬨喧天。魔玉兒一直待在楊柳樹下,煉化果子裡麵的力量。西王母娘娘和玄龜前睾冇再出現,魔玉兒不敢亂動。

實在是這兒的一切太驚人了,她怕自己不小心弄壞了什麼賠不起。大概七天後,又來了兩個勞動的道人。

當魔玉兒認真觀瞧後,卻發現那兩個道人,赫然便是西方教的接引和準提兩位聖人。本來放下的心又懸提了起來,魔玉兒一動都不敢動,怕西方教聖人對自己出手。接下來二十多天,又變成了這一天的王複。

魔玉兒體內傷勢終於複原,打算去西崑崙山頂找西王母娘娘告辭。然後—一

殺人奪寶還禮!

可就在這時,魔玉兒看到了走下來的玄清道友和西王母娘娘。魔玉兒有點拘謹,又有點期待的笑著上前相迎。

山路上,玄活拎著大鐵茶壺,搖頭晃腦,也在左右觀勝。神態很輕鬆,西王母也在跟著笑。

片刻後,玄清忽然哎息了一聲。

“怎麼了,師父出去一越,還不想回來了?”“我看你纔不想回來了呢!”

玄清哼了一聲,歎道:"還是家鄉好啊,就是這一覺,睡的也未免太短了!”“都一個月,還短啊?“

"不短嗎,人家彭祖據說一覺八百年呢!”"彭相是誰?”

玄活愣怔了一下,哈哈笑道:“我怎麼知道,李祖高祖,隨便取個姓名,未來萬萬年,總有人叫這個名字對吧?狗蛋狗屎,啥部能叫。”

“師父!“

西王母跺腳道:"太難聽了!再說了,八百年還是一千年,彭祖或者高祖,人家怕是在閉關吧,師父那可是純粹在睡,我都聽到鼾聲了呢。“

玄活拎起茶壺:"小心我燙死你!”西王母笑著閃躲。

便在此刻,兩人看到了迎上來的魔玉兒。

玄活將條壺遞給西王母,抱拳行禮道:"前輩見諒,晚顰回來後貪睡了一些,忘記前輩這茬了。”

道友客氣了。“

魔玉兒笑了笑,看了一眼西王母後,正色道:“是這樣的,我現在的傷勢也好的差不多了,打算告彆道友。”"告彆?"玄清道:前輩打算回返海族嗎?”

魔玉兒搖了搖頭,如今,海族冇她的容身之所了,一旦回去,必將被追殺至死。

"好不容易離開了海族,妾身不打算返回了,聽說外麵有很多大能,妾身想去挑戰挑戰。”“挑戰?”

嗯!“魔玉兒重重點頭;“妾身受了西王母娘娘大恩,會去殺人奪寶,補報這份恩惠的。“"恩惠?"西王母呆呆道:"啥時候的事?”

玄清嘴角不自覺抽動了一下,問道:"那個,西王母娘娘讓你離開了嗎?”換做平時,涉及西王母這等上位者,玄清肯定不會說話。

但西王母娘娘為了他一個小小仙人,親自跑了一趟南海。玄活冇本事殺人奪寶報恩,能說上話的地方,自然要搞活楚。

一旁西王母道:"娘娘在閉關吧,讓魔玉兒前輩留在這兒,就是聽師父做主。“玄清點了點頭;“既然如此,前輩不打算返回海族的話,就在這兒住下吧。“住、住下?~

"冇錯,"玄清正色道:"外麵形勢,可能比四海還要混亂且艱險,娘娘既然讓前輩留在此處,前輩不嫌棄的話,暫時便不要離開了,等娘娘閉關結束後再說如何?”

魔玉兒看了西王母一眼。

西王母微笑著,倒是看不出什麼表情。“既然如此,那,那多謝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