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活坐在池塘邊,拿起立在楊柳樹邊好幾年的釣竿開始釣魚。魔玉兒使有些害怕

她知道青龍大人就是池塘裡麵的一條遊魚。這要是將青龍大人釣上來的話

還有,這個幼兒園,到底是大能成名之前的過渡地點,還是成名後依舊會留在這兒,魔玉兒見人不多,瞭解不多,依舊不敢肯定,

正因不瞭解,魔玉兒也不敢多說。

玄清讓徒弟給魔玉兒湖了杯茶,也就開始專心釣魚了。

在南海的時候,他就冇和魔玉兒有過太多對話,都是他煉製符第,魔玉兒在一旁閒著,現在他釣魚,魔玉兒在楊柳樹下麵發呆,和那時候的情形差不多。

玄清倒也冇覺得有什麼不方便。

魔玉兒捧著杯子,好一會兒後,纔將茶水湊到嘴邊,小小抿了一口。

緊接著,魔玉兒瞳孔便驟然放大,感受著法則之力在體內快速流竄,感受著肉身在被快速複原。悟道茶!

魔玉兒低頭看了一眼茶水,又看了看玄清的青影。事情恐怕和自己的理解有差彆!

玄清道友能喝這種茶水,看來,纔不是什麼過渡期間的管事,而是真正的一方主事。能和道祖扳手腕的另一個勢力的首腦人物

一個大羅真仙,國然能和道祖扳手腕?

能戰平甚至戰勝聖人的大能,隻是一個大羅真仙的弟子,而且還要在那名大羅真仙麵前小心翼翼的隱藏身份

魔玉兒隻覺得自己對洪荒天地的理解又一次被打破了,窮儘她的想象力,也想不出為什麼會是如此,以及,玄清道友到底是什麼身份。

而此時,西方教兩位教主,闡教副教主燃燈道人,齊齊朝玄清這邊走來。魔玉兒連忙站起,有點畏懼。

但終究還是鼓起勇氣,將杯中茶水一口喝完,這才小心翼冀的放下杯子。三人來到玄活麵前,朝玄清抱學迫:“拜見前輩,“

玄清壓住魚竿,起身笑道;“三位道友客氣了,我不過離開幾年而已,徒弟都冇來問候的,三位道友忙自己的便是。“

西王母嘟囔道;“那不是師父您不讓告訴師弟師妹的嗎?~

接引笑道:"前輩前往南海,據說闖出了大名,我等也曾有所聽聞呢。”玄清隻能笑著打哈哈。

他不覺得自己闖出了大名

他冇經曆過戰鬥,冇有戰場經驗,一下子就是一波亂鬨哄的戰鬥。事後傳言,說他殺掉了大羅金仙雲雲

玄清一點部不相信,總覺得那是南海討好西王母娘孃的說辭而已。

就算真的殺掉了,也是後人研究出來的五雷正法符篆的作用、天道的作用。

方今天庭還冇有雷神,所以五雷正法符基引下天雷,冇有雷神從中管控節製,便是純粹強大的天雷,能轟殺些業障纏身的高人完全說得過去。

那不是他的本事!

不過,"接引維續道:*前輩離開南海的這一個月,晚輩聽聞南海又發生了大事,”魔玉兒掃了接引道人一眼。

她不知道南海發生了大事,但若果真發生,必然是接引和準提兩位聖人主使的,還在這兒用聽說這等話語!“哦,什麼大事?”玄清笑著問道。

"據說,西方教幾乎儘出全力,南海傷亡超過九成,西方教超過一半。”玄清呆滯的睜大眼睛。

自己才離開南海一個月,南海就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悟?

還好高開的早,不然的話,自己恐怕也成為亡魂中的一員了吧看來,雙方要平靜一段時間了。“

接引道:"這也是晚輩的看法﹐西方教便算能得到南海,還要守住南海,如今全部投入,最多得到,守不住也冇意義,西方教在四海的投入,怕是要打水漂了。“

魔玉兒更加不解

接引聖人這是在吐槽?

就好像那些事情和他冇任何關係一樣。

這就是聖人嗎,當真冇將任何事情故在心上?玄活也跟著笑了起來。

能讓西方教吃癟,玄活還是很開心的。

不過玄清知道,事情不會如此發展,最終,西方教還是會得到南海。

而西方教承諾底佑的大妖,在不斷戰鬥中損耗死亡,反而減輕了西方教的氣運負擔,西方教實賺不賠。

當然,這裡麵估計也有道祖的意思,讓西方教打幌子引誘那些潛藏的傢夥出來,再在戰鬥中死掉,對道祖來說也是兩全其美的一招。

“怕是未必。"玄清搖頭道。

“這種情況下,西方教還能翻盤?”接引狀做驚訝道。

玄清P望西方,緩緩點了點頭:"怕是馬上,西方教三教主要登場了。”~三教主?”準提道人皺眉道,

冇錯,陸壓太子。”

接引和準提瞬間反應了過來,甚至很好的掩飾了臉上的喜色。冇人說出來,接引和準提無計可施.

一旦說出來,兩位聖人瞬間便明白了其中關節。

巫族殘餘勢力進入地府,有著巫族血脈、步尤為首的九黎一族被黃帝軒轅蕩平。可妖庭大妖,還有不少潛藏在洪荒天地

隻要打出妖庭太子這麵旗幟,西方教又有兩位聖人坐鎮,當初逃亡的、有野心的大妖,怕是會紛紛現身而出,援助西方教。

接引和準提甚至想立即告辭。可這還是清晨,實在不怎麼方便。

眾人還在沉默,忽然,靈芝匆匆奔跑而來。身後還跟著騎著山羊白澤的三隻小狐狸。“師父師父”

靈芝遠遠喊叫著,停在玄活麵前後,已然氣喘籲籲:“師父師父,有人來了,大軍,大軍壓境”靈芝攥緊玄清衣服,神色有點畏懼。

她雖然境界很高了,可早年被追著跑的經曆還在。看到那麼多人前來,靈芝一時間忘記了自己的境界。三隻小孤狸覺得那些來人也就那樣。

可靈芝這位叔祖都跑路了,她們三個也隻能跟著跑路啊。“大軍?”

玄活摸了摸靈芝腦袋:“冇事的,師父會解決,不用害怕。”西王母牽著靈芝,玄清大步朝山門走去。

剛剛走到破門,一名道人正在三步一回頭的走來,差點和玄清碰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