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清道友,哈哈哈哈,久仰大名..…”“拜見前幸!”\"道友此去,必將揚名洪荒,貧道便等著看了。”\"前輩客氣!”接下來近乎一年,玄清每天都在這種迎來送往中度過。鎮元子、冥河老祖和燃燈道人後,玄都**師,問教十二金仙,截教內外八大門人紛紛到來。玄清整天都提心吊膽。還好,這些人就是在他們這兒走個過場,寒暄兩句,就都去山頂拜會西王母娘娘了。不然的話,玄清真的隻能拋下這份基業,選擇去彆的地方躲著了。約定的時間終於到達。玄活想躲在幕後的舉動一開始就被打破了。“玄清道友,來本宮身邊吧。”西王母一句話,便將玄活故在了火盆子上麵。青色蓮台上,坐著氤氳在光華中的西王母,手足無措的玄活。而兩人,恰好是銷元子、冥河老祖,三教大能最前麵的帶路人。天旺下方的風火雷三劫,被青色蓮台輕鬆盪開,一行人輕輕鬆鬆越過三劫,來到天庭,看到了碩大的南天門三字匠額。作為最早到達的一批,一行人朝淩霄寶殿走去往後天庭的中樞之地,淩霄寶殿終於動用了。玄清剛進入淩霄寶殿,便打算選擇一個角落躲著。卻不曾想,瑤池金母已然站起,笑吟吟道;“\"見過西王母師姐,玄清道友。““兩位便坐在我身邊吧,如何?”西王母笑道;\"有勞妹妹。“玄清壓下發麻頭皮,抱拳道:“多謝娘娘。“然後,玄清便坐在了瑤池金母一刻。還是台上的長椅.......和西王母坐在一張椅子上。吳天玉帝那邊,則是三張椅子,分彆是吳天玉帝,鎮元子和冥河老祖。居中空著的座位,不用說,也是太上老君的了。三教門人,分彆坐在兩側,都是單獨一張椅子。接下來,陸陸綾絨來人。看起來略顯擁擠的淩霄寶殿,一直保持著略顯擁擠的狀態。玄清等人第一波,幾十人,就快坐滿了。到上千人。還是快坐滿的狀態。幾萬人,依舊是此般狀態。然而此時,玄清根本冇工夫感慨淩霄寶殿納須彌於芥子的強大,心中隻有一個聲音:\"完蛋了,完蛋了...”自己的座位,本該屬於燃燈道人的!教主不來的情況下,燃燈道人是唯―—位副教主。西王母娘娘,鎮元子,冥河老祖,燃燈道人,音是同輩。如今,自己坐在西王母娘娘身邊,卻讓燃燈道人和闡教弟子坐下下麵。燃燈道人又是個記仇的.....接下來的時間,玄清攥著雙手低著頭,渾渾噩噩等待著。直到一聲眸叫傳來,所有人紛紛站起,玄清才後知後覺跟著站起,跟隨所有人行禮。\"多謝多謝,多謝諸位道友。“太上老君騎著舌牛進來,笑嗬嗬朝兩側的數萬仙人做道揖。身後小金和小銀兩名童兒,分彆在左右抱著碩大的丹爐,嘿咻嘿琳往前走。淩霄寶殿再一次展現了它本身的不凡,容納了幾萬人的淩霄寶殿,須彌芥子的神通居然可以分區域施展。中間走廊,依舊百步便可走完。而兩側卻密密麻麻坐著數萬仙人......在兩側仙人眼中,太上老君放大了數萬倍。有點類似後世的大螢幕,核心追光。可惜的是,除了中間走廊外,台上昊天玉帝、瑤池金母、鎮元子、冥河老祖、西王母和玄清,也是放大了數萬倍之人...小金和小銀放下丹爐後,太上老君下青牛,笑著朝眾人行禮一圈,登上台階,坐在了居中座位上。小金和小銀自然恃奉在太上老看身後。瑤池金母笑著一揮手,一道白光忽然竄了進來,化作白色可愛的玉兔。玉免朝台上幾人行了一禮,跳到丹爐上麵,兩隻前爪叮叮咚咚敲響丹爐。哈哈哈哈,不錯,不錯。”太上老君一揮拂塵,捋著自己鬍子大笑道。然後,叮叮咚咚仙樂響起,嫋嫋婷婷中,嫦罐率領月宮仙子,在中央廣場翩翩起舞。那碩大的,散發著馨香的衣袖翩翩飛舞,不斷在眼前閃過,甚至好幾次還打在了玄清臉上。的確賞心悅目。可玄清並冇多少觀看的興致,保持著僵硬笑容觀看著......樂聲止歇,嫦娥遲場,又有無數仙子捧著仙釀仙果登場,遊走在淩雷寶殿。\"前輩,嚐嚐?”清脆的聲音讓玄清從呆滯中反應了過來,接著便看到了拎著酒壺,眨巴著大眼睛,人立行走,正好奇看著自己的玉兔。“好,好...…玄清清了清嗓子,端起酒杯,一飲而儘。的確醇香...不過,好像也隻是醇香,並冇傳說中一杯頓悟,三杯飛昇那般玄妙。掃了一眼下方密密麻麻如同螞蟻一般的仙人,玄清便也瞭然了。此次聚會,畢競名叫丹元大會,王心還在丹藥上麵。若是喝醉了...來個西方教那樣的大亂......誕下無數怪異後代,那對天庭的名譽,恐怕是死一般的打擊。\"多謝、多謝仙子。”玉兔又給玄清添上酒,笑道:\"我可不算仙子了,主人纔是仙子,前輩要不要見見主人啊?”“啊?“玄清驚呼一聲,連連擺手道:還是不.......不了..\"是嗎?\"玉兔笑道:\"可主人很想見見前輩呢,前輩,我以後能不能去找你玩耍啊?”\"找我......玩耍?”\"是啊,廣家宮很無聊的,聽說前輩那兒有很多好玩的小孩子,我恰好也可以下界一起去玩啊。”玉兔本體容貌極為可愛,下方仙人都在彼此交談,似乎冇人注意這邊,玄清便也逐漸放鬆了下來:\"你能下凡?”據玄清所知,嫦娥因為涉及巫妖大戰,實際上也是業障之身。太陰星君,與其說是封賞,不如說是軟禁。除非天道法旨,嫦娥無法離開廣賽宮分毫的。出來領舞,自然是吳天玉帝金口一開,便相當於是天道法旨了。“當然啊,隻要前軍說能,自然就能,這麼說,前輩是答應了?\"玉兔開心道。玄清看了西王母一眼,可惜這位大能在和瑤池金母笑吟吟攀談,玄清隻能點頭道:\"是、算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