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西崑崙。

玄清說冇事,弟子們就當冇事了。可傻子也看出來玄清有事。

過往幾十萬年,玄清都是到點回家,每天晚上睡覺可這段時間,玄活就一直坐在池塘邊的椅子上發呆。

就連被囚禁在鐵籠子小土房子裡麵的龍吉公主和整天掏鳥蛋打野物的靈芝,都發現了玄清的不正常,一個個都想過來關心玄潔。

西王母及時陽止了師弟師妹的這種想法,免得再給師父增添心理壓力。於是,玄清身邊便隻有兩人陪伴著。

西王母握著魚竿釣魚,玉免在玄清身邊竄來竄去,拿著麒麟棒在地上不斷敲擊。雖然冇催動修為,冇催動麒麟棒的神威

可這畢竟是始麒麟所用的至寶。

這幾天敲擊下來,玄活椅子周圍的地麵全都被玉兔敲擊的下陷三尺,坐在椅子上的玄活,明顯成了一個孤島。魔玉兒,則一直在不遠處的池塘邊閉目打坐。

池塘邊,顯然比不上茶鋪那邊的木屋或者不遠處的堵樓。

但,這兒任何一處的靈氣,都足夠眼下的魔玉兒使用了,何況眼前還是十二品功德金蓮,靈氣精純的同時也乾淨,冇有太多汙穢之氣

對於玄清如今的狀況,魔玉兒是有些擔心的。可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除了這兩百年陸陸續續突兀出現的那些小孩子之外,這兒隨便抽出來一人,都比魔玉兒厲害。這還是如今魔玉兒進階準聖的情況。

所以,擔憂歸擔憂,那些弟子都冇辦法解決的事情,魔玉兒自然也無法解決。半個月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西崑崙的每一人,全都度日如年。

忽然,西王母連忙回頭,便見玄清站了起來,大步邁出。“師父?~

西王母驚喜的喊道。

然後,玄清腳下一空,砰的一聲,便摔在了玉兔用焦麟棒再出來的凹陷之地,摔了個狗吃屎

玉免嚇了一跳,連忙高高躍起,在楊柳樹上麵,待看清攤倒之人是玄活後,一雙眼珠子賊兮兮亂轉起來,不知道這會兒該去扶起師父,還是畏罪潛選。

“咂,嚇…”

玄清被西王母扶著站起,吐掉鷂到嘴裡麵的泥土,一抬頭,就看見了蹲在樹枝上,耳朵查拉,低啟垂目的玉免。

“師父,我錯了。“玉免拎著麒麟棒,聲音如同蚊納。

玄清看了一眼周圍,便想到了玉免的所作所為,伸出靈力大手,將玉免抱在自己懷裡,笑道:“等會兒複原了便是,師父又冇受傷,不過以後不能再這樣了啊。

“嗯,“玉免開心點頭;“那師父,我去給您拿月餅好不好?”“月餅就不吃了。~玄清笑了笑。

這些年,常常吃玉兔做的月餅。的確很好吃,也很新奇。

一開始,玉兔還照顧他們的口味,做果味月餅,後來,玉兔逐漸膽子大了,就放開原材料限製,到處拔草做月餅。

不得不說,玉兔這個素食動物,對各種野草真的很瞭解。用野草做餡料的月餅,居然比果味月餅還要好吃。

味道清新如同山風,若是放在玄清前世,真的是一口嚐到了春天的滋味。但現在,玄清冇心情吃什麼月餅。

這段時間,他終於想通了,有些事,自己還是要力所能及的做一做。嗯,當然了,大前提是,在保證自己安全的範國之內做

恰好此時,魔玉兒也來到了玄活身邊。

“有勞前輩,帶晚輩去一超度厄道長的洞府。“魔玉兒愣怔了一下,微笑著點頭道:“好的。~

"度厄真人?

"西王母問道:“"師父去度厄真人的洞府做什麼,而且我也知道度厄真人的洞府所在,我帶師父過去吧?“

說到此處,西王母神色甚至都有些緊張。

因為,這實在太反常了,師父居然主動行動,主觀上打算離開這兒了。

過去幾十萬年,除了營救人族那一波,師父從來冇想過離開這兒,去南海那次,還是被度厄真人脅迫著,彆彆扭扭而去的

難道說.那幾個叫奧丁宙斯什麼的,大有來頭,師父不得不親自出手不成?想到此處,西王母掃了魔玉兒一眼。

魔玉兒馬上便明白了西王母所想,笑道:"我覺得王沫道友說的可行,我可以帶著大家飛適,但度厄真人的洞府,我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師父,我也去我也去。"玉兔抬起腦袋,焦急的說道:“我現在可厲害了,絕對不會給師父添亂的,還能給師父做月餅,師父帶上我好不好?”

玄清笑著將玉兔放在地上:^你先將自己弄的這兒修複好再說。”“師父,要不要跟師弟師妹說一聲?"西王母問道。

玉兔拎著麒麟柿在地上敲來敲去∶"師姐這話什麼意思,師父不帶上我就算了,難道我跟師兄師妹帶句話都做不到嗎?”

玄清笑了笑:"你好好平整地麵,先不用告訴弟子們這些,就說我隨便出去走走,有勞前輩了。"“玄清道友說笑了。“魔玉兒笑著抱拳還禮,催動遁光,帶上玄清和西王母朝外麵飛去。

反正這是玄活的道場,既然是玄清提出來的飛道,自然冇人敢阻止。

"師父真是的,還當我是個小女孩。"玉兔悶悶不樂,一棍子砸在楊柳樹上。“小娃娃,要不要我幫老爺指點指點你啊?“楊柳樹裡麵傳出聲音。

玉兔嚇得一躍跳遠,連忙道:“楊梅大太客氣了,我自己來就成,自己來就成。”

玉兔將麒麟棒背在身後,在地上用爪子剖土鬆土,偶爾偷偷掃楊眉大仙一眼,最裡麵碎碎念不斷,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逼光中,西王母依舊有點擔憂:師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放心,冇事。“玄清笑道:“禮尚往來,怎麼也該拜訪拜訪度厄道長了不是?~“師父就是不打算告訴我吧?"西王母捏著衣角嘟囔道。

沉默不動了半個多月,醒來第一時間便是去找度厄真人,冇事纔怪。魔玉兒隻能裝作什麼都冇看見,什麼都冇聽到,專心操控自己的適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