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鳳族氣運

玄清這纔想到這件事。

商契母親,有域氏女子簡狄,好像和有崇氏大禹帝君是一個年代的人物。“有個叫簡狄的,你可以帶句話,記住了,千萬被摶和。“

換做平時,玄清肯定不會如此直白。

可經女媧娘娘指點後,玄清不怕改變未來了,一些有的冇的,也不在乎說出來。"多謝老師。"孔宣開心的朝玄清行禮。

隻要有了名字,就能推算下落了。

就算他推算不出來,還可以讓火雲洞三皇幫忙推算孔宣告彆玄清後,馬上去了火雲洞。

經火雲洞聖皇推算,得出了有域氏女子簡欲的下落。

三年後,簡狄在河邊吞下隨水飄來的鳥蛋,夜夢鳳凰,後剩下商契。這便是後世所謂的玄鳥生商。

商朝始祖人族契,正式登上曆史舞台。

此人極為重信守諾,很快打出了自己的名頭,成為了一個小部落的首領。也正因此,人族發明瞭一個名詞―-契約。

但凡商契立下的約定,便一定會執行。

時移世易,契約這個詞,從褒義詞變成了中性詞,等同於合約。而玄清,也在北海這邊蹉跑了兩年。

從崑崙山到北海,慢慢悠悠,玄清總共花費了一年纔到達。接下來的兩年內,便到處找尋那四位的蹤跡。

可惜直到今日,依舊一無所獲。

大禹治水結束後,四人就消失無蹤了。再也冇來過一次

倒是很會審時度勢,知道誰該惹,誰不該惹。

西王母端來魚湯,放在玄清麵前的桌上道:"師父,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這兩年,兩人徹底融入凡俗人族之中,建造了凡俗人族的房屋,過著凡俗人族的生活。“看來那些人應該不敢露頭了。“

玄活抬頭,看向傍晚的空中:“接下來,怕是隻能從呈辰之中尋找了。“西王母遲疑了好一會兒,點頭道:“如此也好。“

兩人居住的是一個三間房的小院子。

一間廚房,一人一間臥室。

這在北海這邊,格格不入。

因為水患的原因,此處人族建造的房屋,多是石頭堆砌而成,很少有院落。而且民風彪悍。

玄清執意建造了這樣一處院子。

這兩年來,兩人分頭打聽訊息,皆無所獲。閒下來了,西王母便在漁民那邊買幾條魚周圍的鄰居也都熟悉了,都以為她和師父是夫妻

師父從來笑笑不解釋,西王母也適應了眼前的平靜生活。

有時候她便在想,要是真的在這兒這樣平靜的生活下去,未嘗不是一件壞事。當然,西王母也做好了隨時離開的準備。

而且,過去了兩年時間,西王母都覺得自己賺到了,比預恕中的時間要長。但師父說出來後,西王母還是有些失落,覺得心中空蕩蒸的

然而,師父已經端起飯碗,開始喝湯吃魚。

西王母壓下心境,笑著陪伴師父吃飯。

當天晚上,兩人懸浮空中,看著屬於他們兩個的小院子。“師父是不是也捨不得?"西王母笑著問道,心中也有一絲期待。“那倒冇有。"玄清笑道。

西王母掩飾住落寞,問道:“那師父在看…"

“冇什麼,走吧。“玄清笑了笑,一踩腳下飛舟,在夜色中,朝最近的星辰飛去。

北海的建築,已經有後世西方建築的雛形了,石誤結構,和華夏的士木結構走了兩條路線。這種建築堅實卻不美觀,是以需要室內裝飾。

不像東方建築,就算不裝飾,建築本身就是―種美景。玄清倒不是感慨這些,而是有了新的發現。

怪不得聞仲太師當年遠征北海,花了十三年功夫才平定下來。這種建築,實在太難攻破了。

幾天後,玄活和西王母登上了第一個星辰,完整的星辰,星辰上麵也空空如也。

意料之中!

那幾人能有後世的發揚光大,肯定占據的是破碎星辰。但凡完整星辰,以後可都要封神的。

正神是星君,隨神是星宿。

可在偌大洪荒,億萬星辰中,想要找到四人藏身的破碎星辰,說是千難萬難也不為過

當然,若是能讓昊天玉帝或者太活聖人幫忙,藉助天道或者乾坤圖,瞬間就能鎖定所有破碎的星辰或者,找到當年的妖庭四巨頭,知曉周天星辰大陣所使用的星辰,也能縮小範國。

但凡破碎星辰,皆是周天星辰大陣所用,皆在北海和北懼蘆洲上方,為了轟擊巫族而設。然而,三人隕落,鯤鶼消失

找到四人。可比讓吳天玉帝和太清聖人幫他還要困難。

玄清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四人,正在幼兒園裡麵發呆。

帝俊、東皇太一、賴和與鯤鵬四人,看著遠處瞎胡鬨的一堆弟子。

以靈芝為首,三隻小狐狸輔助,前不久收下的三十九名弟子跟隨,再加上十一名祖巫,隊伍浩浩蕩蕩。

龍吉公主坐在鐵籠子裡麵的泥土房間裡麵,小煉了一番某隻錦雞的翅膀,學著搖芭蕉扇的太上老君,在裡麵發號施令。

“今天呢,我們的目標是搞一波大的!

"龍吉公主搖著錦雞翅膀,一巴掌拍在眼前的獸皮地圖上麵,一臉正色道。

“到底多大?"小七馬上興沖沖問道.龍吉公主得意一笑:*抓一隻大貓!”“"大貓?山上冇大貓調

“誰說冇有!"龍吉公主扇子點在一個地上:“這個地方,不是有一隻大貓嗎?“

靈芝看了一眼,抬起頭,有點畏懼道:"龍凶,那是玉清聖人的道場啊,還是麒麟崖,據說是盤古大神親自建造的呢…”

“管那麼多呢,父皇乃是天帝,三界之物,都是我們家的,今天就去抓這隻豹子!”“可是,我們都不是你們家的,也不要當你們家的!"靈芝咕噥道。

“反了天了是不是?“龍吉怒而站起,雙手叉脛。

手中扇子不小心飛了出去,碰到鐵籠子上麵。

一時間,雷霆轟隆隆落下,劈的龍吉公主全身焦黑,頭髮暴起。

三隻小犯狸一大堆尾巴鏡在一起,笑的原地打滾;“還說什麼都是你們家的,被雷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