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龍吉公主快要氣哭了,轉身蹲在小土房子裡麵,不願意麪對這些傢夥了。"隆胸,你彆哭了,我們去給你捉就是了…."靈芝安慰道。

龍吉哼道:~我纔沒哭,還不快去!”

“等著咽,咱們今晚吃大貓的肉。"靈芝安慰了一句,率領一棒小弟,竄入泥土,在前麵巡邏開路。一群小傢夥轟轟烈烈前往麒麟崖而去。

逋麟崖上麵,趴著一隻豹子,看著雲捲雲舒。這裡,是真正的聖人道場,靈力濃鬱。

就連三友小院,也建在麒麟崖上麵。

可,幾十萬年下來,豹子還是原來的豹子豹子無數次想著跳下去,乾脆轉世重修得了。

和他一道來此地的多寶道人,乃是截教大弟子,據說已經是準聖修為了。一起跑來找聖人拜師的南極仙翁,如今是元始天尊大弟子,執掌著聖人法旨。就他

幾十萬年過去了,修為不進反退。

空有濃鬱的靈力而無法修煉,連化形都做不到了。可豹子也不敢轉世重修。

他的真靈不強,被六道輪迴盤磨一磨,怕是今生的記憶會全部丟失,來世能不能踏上仙路都是個未知數要是有人能殺掉元始天尊就好了,如此一來,元始天尊在他身上的禁錮就能解開了吧。

有人來了.

豹子冇理會,知道來人是誰。

南極仙翁握著桃木棍,在豹子身邊坐下。“元始天尊死了嗎

?~豹子問道。

南極仙翁笑了笑,方今洪荒天地,恐怕唯有豹子有膽量說這句話吧,每隔一段時間,可能三五天,也可能三五百年﹐南極仙翁就來這兒一趟。此地後麵,便是三友小院。

前方,是禁錮飛行的懸崖。

豹子無處可去,算是被困死在了這兒。一開始,豹子還想著讓南極仙翁說說好話,

現在,豹子已經認命了,每次南極仙翁過來,都會問上這麼一句.南極仙翁也搞不清楚,老師為什麼專門留下豹子。

不願意收,放了或者打殺了便是

老師不說,肯定有老師的深意,南極仙翁不問,遵從命令便是。

“看來還冇死。“豹子看著遠方道,忽然,地麵上驟然現出青綠之色。

緊接著,一團葉片驟然爆發而出,凝聚成小女孩模樣。葉片和莖杆瞬間纏統住豹子,托著豹子進入土壤裡麵。小女孩轉身道:你冇見過我……

然後,小女孩帶著豹子,竄入土填消失不見。南極仙翁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啞然失笑。小女孩以為自己施展了什麼神通嗎?那一副認真的樣子

南極仙翁起身,回返三友小院,將這邊的事情交代了一遍。"什麼?”

元始天尊驟然睜開眼睛,驚呼道。

南極仙翁這才發現事情不對勁,連忙問道:"老師,那個申豹很重要嗎?弟子馬上去帶回來!""不用了。"好一會兒後,元始天尊才搖頭道:"既然是那位前輩的弟子所為就算了吧南極仙箱行了一禮後,站在元始天尊身後。

元始天尊苦笑一聲,閉上眼睛。

申豹最開始來的時候,他還冇去過那位前輩的道場,不相信那位前輩的強大,便冇將中豹放在心上,冇收為徒弟。

等他知曉那位前輩的強大了,也想過解開申豹身上束縛,正式收歸門下.

畢竟,在那位前輩道場乾活的燃燈道人,元始天尊都願意給對方一個副教主之位。那位前輩再冇提起此事,元始天尊在得知那位前輩的行事風格後,便知道時機未到,當初自己所做的選擇,多半正是那位前軍認可的選擇。

他便把申豹軟禁在了麒麟崖,等待有用的一天。

直到前不久,四海終於宣佈臣服,天庭分封江河湖泊的神祗一事結束後,元始天尊推算到了天機.具體之事還不清楚,但申豹很重要,在天機中所占比重很大。

元始天尊打算搞清楚天機後,再給申豹合理的安排。

卻不曾恕,發生了這樣一幕

看來,申豹終究是不屬於闡教了吧?也不知道此事對闡教是好是壞。

元始天尊閉上眼睛,繼續參悟闡天之道,感悟天機

而未來的劫運之子申豹,睜開眼睛的時候,便看到了一群小孩子。申豹被莖杆和葉片層層疊疊纏繞覆蓋著,隻留下一個腦袋露出在外麵。"抬回去!"靈芝大手一揮。

頓時,小孩子稚數的手掌一個個抓在莖秤上麵,托著申豹一路飛奔逃離,一路跌跌撞撞。哪裡是抬,純粹是托.…路上各種東西都撞擊在申豹身上腦領上!

停下後,申豹已經被摔摔打打的七葷八係,頭暈耳嗚。

"不錯!”龍吉公主樣貌恢複了,扇著錦雞翅膀,看著眼前的豹子;“架起來火烤,今晚吃大貓!“申豹一時間呆住了,等反應過來後,連連求饒;“饒命,饒命啊…

小孩子部被嚇了一跳;“你會說話?“

申豹怒視著這些小孩,他乃是百族年代的生靈,比這些小孩子壽元多了幾十萬,居然被這樣對待,簡直豈有此理!

可馬上,申豹看到了很大的山羊,以及山羊眼睛裡麵露出的不網。下一刻,申豹便神遊虛空了

被人從虛空扔出來後,申豹再也冇了誌氣,討好笑道;“這個,在下也是一名煉氣士,不知道怎麼得罪了諸位…"

靈芝嘿嘿笑了起來:冇得罪,冇得罪,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坐騎了咽坐騎申豹呆滯住了。

“還冇山羊大,怎麼,你還不願意嗎?”

“不行,這隻大貓是我提出來的,要當我的坐騎!~龍吉公主焦急的喊道,

靈芝想要據理力爭,拿出自己老牌師姐的名分講解一番,看到龍吉如今慘狀,便點頭道:“給你也行,不過,等你出來了再給你,這段時間,我就先替你調教著。“

“說好了,到時候必須給我!~

“一定!"靈芝用力點頭道。

兩個小丫頭隔著鐵籠子,小心翼翼拉鉤。

申豹在得知山羊乃是白澤後,便接受了自己的命運。秉天道而生的祥瑞,隻有白澤和諦聽兩個。

白澤還是三隻小犯狸的坐騎。

他當靈芝和龍吉公主的坐騎,相比下來,似乎並不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