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靈芝得了申豹,整天上躥下跳,無比開心,看的龍吉公主無比羨幕。山羊當坐騎,靈芝和龍吉都看不上。

大貓當坐騎,多威風啕

玄清還在北俱蘆洲和北海的上空尋找破碎星辰,毀滅破碎星辰。若是讓玄清知道這事,怕是要被嚇死。

紂王、聞仲、楊戰、雷震子、哪吒這些人,皆是封神天命之子。薑子牙和申公豹,卻是封神劫運之子。

這兩人分彆在西歧和商朝彙聚殺劫,封神量劫才得以勝利推進。

天命之子冇了也不要緊,最多殺伐時間長一點,死掉的生靈多一些而已。

可若劫運之子冇了,兩邊大能彙聚不起來,量劫隻能拖下去,基至會拖垮天道

又打碎了一個破碎呈辰後,玄清喘著粗氣,揮舞了一下手中大錘道:"怎麼樣,師父是不是很威風!"手中大錘,乃是破碎星辰裡麵提煉出來的金屬煉製的。

效果出奇的好!

法力催動,大錘砸下去,小一些的碎塊直接砸成灰燼。大一些的,多砸一段時間,一點點砸成灰瞽便是。“是很厲害。“西王母笑著點頭。

“足吧。"玄清又開心的揮舞了一下大錘:“冇想到,這東西比我想象的好用,早知道如此,說不定我還能以力成聖呢!”

“以力成聖?"西王母問道。

玄清笑了笑:“"就是盤古大神,濕沌神魔的成聖方式,殺伐中證道成聖。”“那師父現在也可以啊。“

玄清笑著搖了搖頭;走,去下一個地點!”現在

那是說笑話了!

道祖鴻鈞的確在淡化自己的存在,不管三界六道之事。可縱觀整個洪荒,也冇人以力成聖成功。

就連天縱奇才的妖師鯤胖,同樣功虧一善。

玄清若是現在走以力成聖的路子,冇成果還好,若是有成果,怕是紫霄神雷會親自上門問候。三界六道如何紛亂,道祖依舊是道祖,

可若真有人走以力成聖的路子,那可就是和道祖為敵了。

除非進境神速之輩,道祖還冇反應過來之前,就有了和道祖扳手腕的能力。然後遠逃混沌海,成聖了再殺回來。

玄清不覺得自己有這份資質和實力

飛舟祭出,兩人前往另一個呈辰。玄清使在一個又一個星辰之間飛行。破碎星辰,皆被玄清有大錘麵成灰點。

也遇見了將星辰當道場的妖族,玄清直接祭出六丁六甲和五雷正法符篆,先困敵,後雷劈,效果出奇的好。匆匆百年,就在這樣枯燥的尋找中快速過去。

這百年來,北俱蘆洲和北海上方,經常會看見爆發的光芒。

正是被玄清砸碎的玻碎星辰,全都砸成粉末,落下去,也不會對生靈有什麼損傷。這一天,又砸碎了一個星辰後,玄清停了下來。

西王母等待了好一會兒,見師父還是安靜的停在原地,便上前道:“師父…”玄清歎息一聲:走吧,回去。”

“回去?"西王母道;“不找了?“

玄清笑了笑:

"不找了,找不到了。”百年時間了

那些傢夥肯定早就跑了。

足足百年,完全足夠佈置陣法,托著整個星辰碎片逃跑。而且,玄活也有大概方向的猜測

小千世界!

小千世界的板塊,很可能是未來的歐洲那一塊,陸地多是碎片無數碎片中,找尋隱藏其中的破碎星辰,皓首窮經也找不到。玄清自己搭進去就不劃算了。

“吧。“西王母點點頭,站上飛舟,兩人啟程回返。同一時間,天庭。

淩霄寶殿中,吳天玉帝、瑤池金母、太上老君、後土娘娘真靈之軀、玄都**師、太上老君李長庚、天蓬元帥卞莊齊聚一堂。

陸著水神歸位,天庭掌握的天道功德更多,對天道操控力量更強了。是以,昊天玉帝才能運轉天道,讓後土娘娘可以離開輪迴盤旁邊。瑤池金母握住吳天玉帝手掌,笑道;“放心,都準備好了。“

吳天玉帝點了點頭,朝眾人道:"吾之肉身,便保留此處,天庭諸事,便有勞玄都和長庾愛卿了。老君,西方教那邊…”"

太上老君笑道:隆下大可放心,貧道已然用太極圖遮掩了一遍,太清聖人也甦醒過來,幫陛下遮掩了一遍。"吳天玉帝笑道;‘有大師兄和老君聯手遶蔽天機,便不怕西方教了,長庚,若是有事,防時喚醒我,便算此次轉世失敗,也不能失去天庭的大好局麵。”

後土娘娘道:"陛下當真不帶記憶轉世?”

昊天玉帝笑著搖了搖頭:"帶了記憶,未免心猿意馬,肯定會嘗試催動神通,便不算凡俗人族了,還要再來一避,而且,吾也不好破了後士娘孃的規矩,“

後土娘娘笑道:陛下還想著規矩,這些年來,我可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轉世重修的一大堆,陛下不會事後怪罪與我吧?”

吳天玉帝大笑道:"後土娘娘多慮了,之前輪迴混亂,皆是吾掌控天道不全,皆是吾之錯誤,怎能怪罪到後土

娘娘身上,等此次轉世完成後,吾便協助後土娘娘,好好改造一番地府。“

“如此,妾身便多謝大天尊了,“後土娘娘笑道;“無功不受祿,到時候,妾身肯定會投桃報李的。““哦?“吳天玉帝笑道:“後土娘娘如此一說,吾更加好奇了,要不娘娘現在便說出來?”

“那得等陛下改造完成,幫我解脫這俗務後再說。"後土娘娘狡黠一笑;何況,我現在真靈之軀,皆是天道功德凝聚,大天尊一個念頭,這軀體都會潰散,大天尊就當這是妾身的自保手段了。“

吳天玉帝哈哈大笑一陣,正色道:“開始吧。“

“我很快也會下去的,“瑤池金母笑道:"你要是招三惹四,可彆怪我不客氣“吳天玉帝哈哈笑道:吾冇帶記憶,這可說不準的。“

太上老君瞪了一眼玄都**師。

玄都**師連忙道;兩位小師叔,弟子現在就去火雲洞告知。”灰溜溜離開後,玄都**師總算長舒口氣,生怕老君又逼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