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後士娘娘身上爆發出金光。

金光凝聚成宛若實質的輪迴盤,懸浮在吳天玉帝頭頂。吳天玉帝閉上眼睛,放開真靈。

嗖一下,真靈被吸入輪迴盤,後土娘娘原地消失,回到地府輪迴盤本體前麵,融合了金色的輪迴盤,投入吳天玉帝的真靈。

一個小城鎮,夜晚出現金光。

楊姓大族為主的城鎮,張姓一家誕下了麟兒。不久後,附近的楊姓一家,也誕下了另一個孩子。名叫張友仁和楊天佑的兩個小男孩不久後便會麵了。其後,張友仁有了個叫張雲華的妹妹。

而楊姓另一家,也剩下了個叫做楊婉妗的小女孩。還有其他一些小孩子

四人和普通小孩子一般,一同玩耍,一同長大。

張友仁和楊婉始這對天帝和帝後,轉世輪迴後,再一次成了夫妻。而楊天佑和張雲華,也結合在了一起,生了楊戰和楊蟬兄妹。張友仁和楊婉始冇等到壽終正寢,便被太白呈君李長慶喚醒。李長庚快速講解完事情後,吳天玉帝一伸手,金色長槍出現手中。手握金色長槍,身穿五爪金龍袍,吳天玉帝氣沖沖衝向南天門。

南天門外,身材胖大的一人看到吳天玉帝,愣怔了一下後,朝吳天玉帝行禮道:"貧道拜見大天尊。”瑤池金母匆匆趕來,怒視著準提。

"準提,你想做什麼?“吳天玉帝長槍直指準提聖人:“難道你要和天庭開戰嗎?~

準提聖人笑道:"開戰?何來此說,若貧道所料不錯,陛下真靈纔剛剛迴歸,一身法力尚不能運轉自如吧,再說了,貧道又怎會不尊老師法旨,和大天尊開戰呢?”

吳天玉帝氣的全身顫抖,可準提說的也是事實。

不然的話,他就不會和準提廢話了,直接調來天道之力,先戰鬥―波再說。

誰要是殺了自己,無儘業障纏身,便算聖人,也無法化解業障,修為儘損,還會被天雷劈死。“準捉聖人既然來了,怎能過門不入呢,使到淩霄寶殿議事吧?“

準提聖人停頓片刻,笑道:“也好!”

淩霄寶段中,準提聖人笑道:"貧道要求不多,四海之事,天庭能最後全得,怎麼說,我西方教也有一半功勞吧,隻要大天尊讓出四海之二,貧道轉身就走,來日自會向大天尊賠罪。”

“癡心妄想!”

吳天玉帝怒喝一聲,衝下去和準提一番戰鬥。

淩霄寶國中,吳天玉帝能發揮聖人實力,再加天道功德護身,和準提打了個旗鼓相當。

兩人戰鬥一陣,交流一陣,便在淩霄寶殿開始不斷扯皮。

吳天玉帝不說了,準捉聖人便閉上眼睛,完全將淩霄寶殿當做自己的道場,霸占著不走。這種事情,又不能央求老君出馬

吳天玉帝也不理會準捉,便坐視這一切發展,兩人開始磨耐心。最終。吳天玉帝還是讓步了

馬上要舉辦通靈大會了,再不讓步,讓來人看到這副場景,天庭的顏麵怕是要丟光!雙方各讓一步,南海劃歸西方教,餘下的,皆屬於天庭。

準提聖人滿意離開,藉助聖人修為,催動天道,將南海氣運和西方教連接在了一起。

南海,敖佩雙手杵著自己下巴,喀囔道:"我們居然入了西方教,敖壁姑奶奶,我才懶得當西方教的人”"西方教也有香火功德啊,也能化解咱們身上的業障。"敖壁撫著敖佩秀髮,笑著安慰道。

實際上,淮願意加入西方教呢?

可天庭實力陸脹,西方教有二聖人坐鎮。

以前雙方彼此牽製,海族還能夾縫求生,儲存獨立。現在冇任何辦法了。

“我還是不願意留在西方教。"敖佩哭道:"他們當年那樣殺我們的同胞,我們還要做他們的人

敖壁歎道:"小佩,彆任性,你們四個修為都不錯,西方教給了一批數目,可以當護法天龍,據說百年就能徹底化解業障之力,比當什麼河神湖神之類的快多了,老龍王已經報上你的名字了。”

“還要當西方教護法天龍?”

“我不要!”

敖惲哭喊道:”我纔不要當護法天龍,死了也不要!”哭哭啼啼中,故佩從水品宮跑了出去。

站在南海海麵上,敖佩看著崑崙山方向。“師父…"

隨著海浪顛簸著,日升月落,如此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一開始,敖壁還在暗處觀察著。

敖佩隻是在海麵上傷心,敖壁也就逐漸放心下來,轉身離開了。敖輝是董事的孩子,想通了,應該會自己回來的。

而在敖壁離開三日後,敖佩擦乾眼淚,催動腳下海水,朝崑崙山方向飛去。剛剛離開南海海濱,天雷便轟隆隆降落。

忍受著撕心裂肺的痛楚,敖佩化作真龍。倔強的朝西崑崙飛著。

飛出不到百裡,轟擊的天雷更勝,敖佩再也堅持不住,巨大龍身,朝地麵轟然降落。而天雷,還在不斷朝墜落地麵,昏迷過去的敖佩身上轟擊著。

不遠處,玄活嚇了一跳,轉身就要跑掉。

"師父,不過去看看嗎?西王母問道。

“看什麼看,這劫雷這麼厲害,很厲害的大能在渡劫怎麼辦?”西王母笑道:"南海和崑崙山脈之間,應該冇這麼厲害的大能吧…”玄清尷尬的笑了笑:那、那便去看看吧…

玄清小心翼翼靠近。

“小心點!“玄清不斷朝大弟子叮囑著。

當看到地麵上昏迷的真龍後,西王母忽然從步行變成了飛適。玄清歎息一聲,隻能連忙跟上去。

當玄清靠近後,,降落的天雷忽然停歇。“師父,這是敖佩師妹。~西王母連忙道。

"敖佩?"玄清看著地上被劈的全身焦黑的真龍,呆呆道:"那怎麼辦?~龍族不能離開四海,這是天罰之雷啊

敖佩還活著嗎?

還活著,師父,咱們現在

玄清回頭看了眼身後南海,深吸口氣道:"先帶上山再說吧,天罰之雷冇降下,應該是結束了。”西王母連忙催動靈氣,化作大手,抱起敖佩。

玄清祭起飛舟,帶著敖佩,快速朝西崑崙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