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天庭,闡教十二金仙朝玉帝行禮,分彆稱呼了一聲小師叔,便離開了淩霄寶殿。玉帝還冇來得及發火,七色寶光閃耀中,身材胖嘟嘟的準提聖人手握七寶妙樹走了進來。“大天尊。\"準提道人隨意點了點頭,環視群仙,笑道:“在座諸位,當真有人想和我西方教為敵嗎?有的話,現在可以站出來了!\"“準提!“昊天玉帝怒道。“怎麼?“準提笑道:“難不成,大天尊想在此處和貧道鬥法不成,若真如此的話,此地群仙,怕是皆要死在天庭了。”“大天尊天道護持,金身不滅,便想拉著這麼多道友與我西方教為敵,大天尊可問過這些道友的意見,這些道友,可有大天尊不死不滅的神通?”“貧道言儘於此。”準提聖人笑著行了一禮:“諸位若是想來西方教,西方教開門歡迎,大天尊,不送!“七彩光華閃爍著,準提聖人原地消失。昊天玉帝還是怒視準提聖人離開的方向,彙聚而來的群仙,紛紛起身朝昊天玉帝行了一禮,匆匆離開天庭。離開晚了,說不定就被西方教聖人惦記了.......再說了,經過準提一句話後,隻有傻子纔會跟著昊天玉帝去攻打西方教。“我去找老師!“群仙離開後,昊天玉帝壓製心中憤怒,朝瑤池金母交代一句,身上綻放出金光,直接朝紫霄宮飛去。紫霄宮,道祖正在平靜等候。“老師..……”昊天玉帝哭喊著走了進來:“老師,準提聖人在弟子寶殿撒野,闡教十二金仙居然不承認弟子天庭職權.…..…\"“好了好了...…\"道祖鴻鈞笑著打斷昊天玉帝:“都是大天尊了,就彆哭哭啼啼的了,殺劫降臨,不是你那樣粗暴處理的,再說了,此次殺劫針對的主要還是聖人門下,你經營天庭,證明瞭自己的實力,但畢竟時日尚短,要和聖人爭鋒還為難一些,何況殺劫也冇針對天庭,此事,你就不要管了。”“老師!“昊天玉帝連忙道:“天道殺劫,弟子怎可不管?”每次大變,皆是利益重新分配之時啊......道祖鴻鈞笑了笑,掌心出現天書,複又歎息一聲:“畢竟是吾徒子徒孫,貧道於心何忍,恰好天庭缺少三百六十五位正神,此次殺劫喪生生靈,便保留真靈,封天庭正神吧。”“多謝老師!\"昊天玉帝喜道。鴻鈞老祖笑了笑,手指在造化玉碟上麵一點指,紫光飛出,飛向六位聖人。“老師,如此做,那位前輩..…\"昊天玉帝複又擔憂的問道。道祖鴻鈞沉吟片刻,複又在造化玉碟上麪點出一指,笑道:“無妨,已經解決了。”“解決了?老師如何解決的?”“回去吧,三年後,來紫霄宮議殺劫之事。\"道祖鴻鈞笑著說道。他也冇辦法,如此大事,他也猜不透那位前輩究竟是怎麼想的。三千道林裡原本截教應劫的畫麵,今時不知為何,卻又模糊了起來。莫非是前輩反悔了?想要更改?不過既然猜不透,那就讓前輩自己來掌控大劫的發展,不就好了?鴻鈞感覺自己變聰明瞭,以前花費百般心思去揣摩那位前輩的深意,還經常犯錯,現在直接讓前輩自己來。總該冇錯了吧?.……玉虛宮,三友小院。元始天尊睜開眼睛,緩緩道:“三年後,老師要在紫霄宮議殺劫一事。”南極仙翁剛要說話,忽然間,又有一道紫光落到了元始天尊身上,頓時,元始天尊麵色大變。“老師,怎麼了?”廣成子連忙問道。元始天尊歎息一聲,苦笑道:\"老師的意思,是讓那位前輩也去紫霄宮議事...…”“這....\"南極仙翁為難道:\"老師,這樣做,到時候以道祖還是那位前輩意見為主?”“你去稟告那位前輩吧,\"元始天尊笑了笑,看向廣成子等人:“這段時間,就不要回去了,便在玉虛宮修煉。”眾人皆行禮,太乙真人焦急的問道:“老師,弟子的徒兒靈珠子大道殘缺一事….…”元始天尊頓了頓:\"等議事結束再說,或者,你可以去問問那位前輩此事該如何處置。”…..南極仙翁和太乙真人走在前往西崑崙的道路上。兩人皆忐忑不安。這一次,他們要用真實身份去西崑崙了。到達西崑崙後,兩人身上皆現出寶光,在西王母提前感知下,引領兩人來到了茶鋪外麵。西王母介紹了兩人身份後,玄清連忙上前行禮:“拜見兩位前輩。\"“玄清道友客氣了。\"南極仙翁連忙攙扶玄清,笑道:“此次前來,是宣佈道祖老爺法旨,三年後紫霄宮議殺劫一事,希望玄清道友可以前往。”“我?\"玄清指著自己,呆呆說道:“為何?”“此乃師祖法旨,貧道也不知為何,\"南極仙翁道:“不過,貧道卻有個猜測。”“前輩請講!\"玄清連忙道。南極仙翁道:“玄清道友怕是很少關注外界變化吧?”玄清點了點頭:\"的確很少。““西崑崙的發展,玄清道友已然看見了,“南極仙翁笑道:“如今西崑崙人才濟濟,已然超越了不少聖人門下,玄清道友參與議事,本該在情理之中。““超越了.…..聖人門下?\"玄清連忙道:“這不可能!”南極仙翁笑著解釋道:\"目前來看,的確不可能,但數千年前,昊天玉帝宣佈玄清道友是道門衛護,獎勵無量天道功德後,其後,無數自由大能便以玄清道友道門衛護的名頭行事,殺滅大妖,換取功德,這氣運,降臨到了西崑崙,這因果,同樣落到了西崑崙、玄清道友身上。”玄清一屁股跌倒在地,還好西王母眼疾手快,給玄清搬來了石椅。至於太乙真人本該要詢問的靈珠子一事,看到玄清如此,自然隻能打住。玄清根本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從呆滯中醒轉過來之時,南極仙翁和太乙真人早就不見了去向。“多久了?”玄清聲音乾澀,嗓音沙啞著問道。“七天七夜,\"西王母給玄清端來茶水:“師父,這殺劫,當真如此可怕?\"“放心,冇事。“玄清笑了笑。自己,多半要上封神榜了......不對,上不了封神榜,最多成為天庭一小神。那個天殺的昊天玉帝......給自己起什麼道門衛護的名號啊?還有那天殺的天道,講不講理?又不是他做的事情,為什麼要記在他的頭上?真他娘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躲了幾十萬年,終究冇躲過這一刀!真他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