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碧遊宮外,玄清一行人求見。

多寶道人發現後,本想直接從土壤裡麵打個洞鑽出來,這是他的本性,就好像聞見寶貝的香味,就會迫不及待撲上去一般.….

但想了想,還是要注意自己截教內門大弟子的身份,便從空中打了個洞鑽了出來。

這一手,不僅玄清冇有想到,就連西王母這位聖人也冇發現多寶道人的到來。

實在是多寶道人打洞的這門遁法太厲害了

多寶道人寂寞的懸浮在玄清等人頭頂,覺得情節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樣,尷尬片刻後,咳嗽了一聲。

玄清四人抬頭,便看見了身邊還有個大洞,身材胖嘟嘟的,此刻盤膝坐在空中的多寶道人。

多寶道人身上氤氳著一層灰色光芒,這是他尋寶鼠本體的顏色。“見過多寶前輩!"玄清愣怔了一下,連忙朝對方抱拳。

“咳咳.…"多寶道人清了清噪子,落到地麵上,回禮笑道:“玄清道友太客氣了,道友手握封神榜,掌此次無量殺劫,便是貧道老師,道友也可平輩論交,這一聲前輩,大了,太大了…"

記憶中,多寶道人不是這般客氣的樣子啊.…

此人脾氣倒是溫和,不過也有著自傲之心,比如,都懶得對闡教那十二金仙出手,要出手,也是拎起寶劍去斬太清聖人大又天真之輩,這會兒怎麼這麼有禮貌了?

“前輩客氣了。"玄清笑道:"晚輩隻是代為執掌而已,這種事,終歸還是要各位聖人決定的。”

多寶道人哈哈笑道:“玄清道友是來找老師的吧,這樣如此,等老師回來了,貧道便讓老師去找玄清道友?”

多寶道人本來想說拜訪的,可轉念一想,這個詞語用出來太不尋常了….“晚輩此來,是找多寶前輩。“玄清笑道。

“找我?”

“前輩,能不能到一邊談?”

多寶道人作為一個靈活的胖子,身上的肥肉止不住顫抖了一下。這位前輩找自己做什麼?

雖然心中疑惑,但多寶道人還是跟著玄清到了旁邊,還隨手一揮,打出一個洞穴,隔絕了外人窺探。

玄清看到這一手,就很羨慕

果然是大能,簡簡單單的手段,他甚至冇能感應到強大的道法波動,就打出了這麼一小塊單獨的天地…

半個時辰後,多寶道人站在碧遊宮外麵的島嶼上發呆。“大乘、小乘…”

“無過去、無未來、吾為一切正統,但凡言說大小者,皆是邪魔外道…“唯我獨尊…”

“這都是些什麼跟什麼啊?”多寶道人撓了撓自己的腦袋,搞不清那位前輩專門將自己喊出來,就是為了說這麼一通完全不明白意思的話語。

也不像是什麼道法

唯一很霸氣的是那句唯我獨尊

多寶道人站在原地想了片刻,還是想不出這是怎麼回事,便找到了在碧遊宮閉關的雲霄師妹。

雲霄娘娘聽了多寶道人的轉述後,當即笑道:“師兄,你將那位前輩所言告訴了我,說不動天機已然失效了哦….…."

“啊?"多寶道人張嘴結舌:“那怎麼辦?”

雲霄笑了笑:“小妹和師兄開玩笑呢,師兄這麼緊張做什麼?”雲霄娘娘說罷,上下左右,認認真真的打量著多寶道人。

多寶道人被看的全身都不自然,有種撓自己咯吱窩的衝動,最後還是忍住了,苦笑著說道:“雲霄師妹,能不能彆這樣看著師兄?”

“我隻是很好奇,"雲霄娘娘笑道:"師兄他日,居然會成為一個道統的魁首。”“道統魁首?!"多寶道人驚呼一聲:"雲霄,你彆亂說,我怎麼會捨棄截教,捨棄老師和諸位師弟師妹?”

雲霄笑了笑:“師兄何必這般緊張,諸位師弟師妹,對師兄自然皆是佩服的、嗯,五體投地呢!”

多寶道人尷尬道:“師妹,就彆挖苦師兄,也彆和師兄賣關子了好不好?”“冇賣關子啊。”雲霄娘娘笑道:“我剛纔已經說出自己的分析了。”

“到底……"多寶道人嚥了口唾沫:“到底怎麼回事,我怎麼會成為道統魁首?"多寶道人身體都在跟著顫抖

“不清楚,"雲霄娘娘笑道:“或許是,此次封神量劫,我們截教獲勝,攫取了大部分氣運?”

多寶道人也皺眉思索片刻,片刻後叮囑道:"師妹,老師已經吩咐閉關了,天機幽微,彆輕言量劫,免得被天道糾纏。“

雲霄娘娘笑著點了點頭:“那就不說量劫,說那位前輩所言,結合師兄的轉述,師妹隻能得出如此結論,他日師兄會成為一個道統的魁首,而那時,師兄應該會遭遇挑戰,至於挑戰來自外麵還是內部…”

雲霄娘娘頓了頓:"應該是來自內部的吧,畢竟又冇篡師兄的權,隻是宣揚大小之分,分了師兄的權利.….…"

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雲霄娘娘也覺得此事頗多蹊蹺,繼續分析道:“可能師兄會被打入小的那個流派,或者師兄坐了大的流派,總之,除了大小之分外,還有過去和未來之人,都會來分師兄的權,說起來,師兄岌岌可危啊。”

雲霄娘娘笑了起來:“內憂外患,師兄這個道統魁首,看來當的並不怎麼安心。"

多寶道人哼了一聲:“師妹,你就知道取笑我,還不說說該如何應對!”“哦?”雲霄娘娘笑道:“這麼說,師兄已然將自己當成那道統魁首了?”

多寶道人張了張嘴巴,辯解道:我纔沒有,不過是那位前輩所說,貧道才…”

“那位前輩已經給出瞭解決之法,唯我獨尊,師兄在立教之初,按照那位前輩所說奠定一切便足夠了。"雲霄娘娘笑道:"既然要在各種名義上和師兄扳手腕,說明明麵上,那些人並不是師兄的對手,師兄不必擔憂的。”

多寶道人認真想了想,覺得果然如此,便開心的笑了起來:“師妹如此一說,師兄就徹底放心了,再說了,師兄若是這能成為一門魁首,說明我們截教多半獲得了不少氣運,大不了到時候求教師妹便是!”

雲霄娘娘微笑點頭:“也對,師兄倒是真會偷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