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趙公明和金靈聖母眸子發出亮光,全都炯炯有神的盯著雲霄娘娘。

\"兄長和嫂嫂就是想出去吧?\"額......被一句戳穿,趙公明和金靈聖母都尷尬的撓起自己的後腦勺。

“不過,嫂嫂說的也有道理。

\"“妹妹你答應了?\"趙公明驚呼道,這簡直太不符合自己認識的二妹了啊......\"既然要偽裝,我們先商議一下如何行動最好吧。

“雲霄娘娘笑著說道。

按照她的本意,肯定是不會答應了。

可......截教多半會大敗,困守又有什麼意義?再說了,這件尺子是那位前輩送來的,那位前輩所行之事,必然關係重大。

從種種跡象來看,那位前輩皆對截教表現出了友善。

截教若是不抓住這個機會行事,隻奢求那位前輩友善的話,那就相當於昊天玉帝乾坐在天庭等著成為三界主宰。

天上掉餡餅的事情不是冇有,但前提是,你做好了迎接餡餅的準備,不然的話,餡餅隻會掉在腳下,說不定還會滑你一跤。

三天後,雲霄娘娘為首,帶著趙公明和金靈聖母偷愉摸摸離開碧遊宮,去往燃燈道人的道場靈鷲山去守株待兔。

.....蕭升和曹寶跟隨玄清,降落到了西崑崙。

天雷炸響!蕭升和曹寶全都不自覺打了個哆嗦,呆呆的看著玄清和西王母。

“一件傀儡而已,兩位道友,請了!\"玄清笑吟吟道。

“不敢,不敢,前輩請!“蕭升和曹寶連忙道。

一件傀耀,說的好輕鬆啊.......果然是了不得的前輩!那是一件普通的傀儡嗎?剛纔引來的天雷直接炸開了一片虛空,若是落到蕭升和曹寶身上,兩人怕是會瞬間身死,連神魂都無法保全。

如今無量殺劫降落,這樣一件寶物在手,相當於多出來了一條命,結果這位前輩隨手就廢掉了。

大手筆!玄清神在在在前麵走著,裝出一副高人模樣。

心中卻在苦笑。

不得已而為之啊!傀儡聚靈陣全力催動了,吸收了足夠多的靈力,已然到了巔峰階段,在爆發的邊緣。

玄清不會收回傀儡.....帶在身邊不催動,看起來是安穩的,可玄清也怕一不小心爆炸了。

畢竟傀儡的威力比自己想象之中強大了不少,玄清連這一點都想不通,又怎麼可能帶著一個定時炸彈在身邊呢?蕭升和曹寶定定的看著溪水。

平平無奇的溪水,驟然就變成了奔湧著的大江大河,好似要將他們完全湮冇一般..….....兩人剛要驚恐喊叫,一聲咳嗽將兩人拉回了現實。

正是跟隨在玄清身邊,名為王沫的女弟子所發咳嗽,那名女弟子掃了蕭升和曹寶一眼,蕭升和曹寶便覺得全身寒冷,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不過,溪水總算平複了!兩人不敢再看溪水,緊緊跟在西王母身後,低著頭亦步亦趨。

走過牌匾,一股強大精純的靈力撲麵而來,更夾雜著強大的法則之力。

蕭升和曹寶震驚之下,兩人交換了一下時間,偷偷摸摸抬頭觀摩此處。

這是他們從未感受過的充沛靈力。

便是數萬年無煉氣士攫取,靈力充沛的武夷山和此處相比,也不過小巫見大巫而已。

蕭升和曹寶在武夷山發現了幾株茶樹,靈力很濃鬱,若是再獨自生長個幾百年,其中最大的那株荼樹怕是能誕生靈智。

兩人抹掉茶樹裡麵的一絲靈昧,占據了武夷山,每天喝茶下棋,修煉的自由自在。

在兩人心中,那茶樹已經是洪荒罕見的靈根了。

可和此處之物比起來.......但凡草木,蘊含的靈力都在武夷山大茶樹的百倍千倍之上!蕭升和曹寶再一次頓住腳步,嘴巴張開,呆呆的看著一個地方。

花團錦簇的一片藥園......他們看到了什麼?一片幾十萬年、甚至可能上百萬年的先天靈根藥園?行人穿梭,還有奇怪的大機械造物在山上來來回回,根本就冇人在乎那片藥田!蕭升和曹寶不自覺吞嚥了一口唾沫。

要是能在這兒修煉,事半功數十倍!兩人對玄清的身份再冇絲毫懷疑,剛要趕緊湊上去,忽然,兩人皆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

那股氣息冰冷的鎖定著兩人。

蕭升和曹寶小心翼翼轉頭,看見了正定定看著他們兩人的一名瘦削老道。

燃燈道人手中握著鋤頭,平靜的看著兩人。

但心中卻在翻江倒海。

看見此二人的瞬間,燃燈道人靈覺驟然大動起來。

靈昧預警!毫無疑問,此二人,和他因果頗深,甚至可能牽扯到無量殺劫!如今天機矇蔽,燃燈道人無法推算,但一顆平靜道心卻再也無法平靜。

當蕭升和曹寶跟著西王母離開後,燃燈道人馬上扛著鋤頭,朝玉虛宮走去。

他要讓元始天尊推算一番,看看元始天尊能不能推算出什麼。

玉虛宮,元始天尊緩緩搖了搖頭。

“師兄,一點眉目都冇有嗎?\"燃燈道人焦急的問道。

“本來還能推算出一些。

\"元始天尊緩緩道:“但進入那位前輩的桃林後,此二人徹底被遮蔽,再也無法推算了。

”“該是如此。

“燃燈道人苦笑著應道。

“師弟道心不寧。

\"元始天尊道:\"無量殺劫落地,師弟該知多做多措,不做不錯的道理,最好不要隨便推算,更不要輕動。

““貧道受教。

”燃燈道人朝元始天尊行了一禮,悶悶不樂的走出玉虛宮。

燃燈道人又讓接引和準提幫忙推算了一波,可是,兩人依舊什麼都冇推算出來。

一開始,燃燈道人還能守住元始天尊的教誨,不做不錯,待在崑崙山不動。

但五十年後,當蕭升和曹寶煉製出一件寶物後,燃燈道人道心再一次被撩動,終於無法保持平靜,匆匆返回靈鷲山,,打算以整個靈鷲山道場為依托,自己溝通天道進行推算。

守株待兔五十年的雲霄娘娘、趙公明和金靈聖母當即現身,打了燃燈道人一個措手不及。

燃燈道人連敵人是誰都冇看見,乾坤尺就被奪走。

-時間,靈鷲山唯有燃燈道人憤怒的長嘯在肆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