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轟隆隆的雷音持續了足足一刻鐘時間!

十天君即便修為深厚,但法力被消耗殆儘,這會兒也被那巨大雷音轟擊的腦子一片發脹。

等十天君反應過來後,金光和雷光雙雙消失,千丈混沌神魔和千丈玉人,同樣不知所蹤!

若非金鼇島上新出現了百裡荒漠,還有雷電在荒漠上偶爾彈射而出,有混沌神魔的肉塊在發出焦煙,十天君怕是會覺得剛纔一切皆是一場夢境。

然後,十天君幾乎同時抬頭,看到了懸浮空中,站在飛舟上麵的一男一女。“玄清?!"

秦完驚呼一聲,連忙抱拳道:“金鼇島秦完,見過玄清道友!”其餘天君在驚愕過後,紛紛朝玄清行禮道:“多謝道友救命之恩!”

他們不知道玄清的真實身份,多寶道人等人也不會將玄清的事情告知秦完這樣的記名弟子。

可玄清執掌封神榜後,聖人大教門下,幾乎全都知道玄清的長相。

玄清目光掃過十天君,又看了眼身後戰場痕跡,問道:“諸位道友在做什麼?”秦完不好意思的擦了擦自己冷汗,將他們想做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玄清呆呆的看著十天君,不知道該說十天君這是大膽,還是想要找死。居然去招惹那些沉睡到現在的混沌神魔

“傀儡。“玄清朝西王母伸出手,卻冇轉頭看西王母,西王母說出那樣的話語後,玄清就很不自然。

主要是,不知道如何處理這種事情。

西王母有點不解,但還是將自己煉製的傀儡放到了玄清手中。

指尖觸碰到掌心,玄清一陣臉紅,連忙抽回手掌,隨手一揮,將西王母送上的玉人扔了出去。

“這是我煉製的一具傀儡,你們可以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融入你們的陣法,還有,殺劫還冇開始,你們若是想自己上榜的話,隻管來找我便是,彆自己找死,還連累到身邊人!”

十天君皆汗顏低下頭,朝玄清躬身行禮道:“多謝道友教誨。"

“好自為之!"玄清冷冷拋下一句,一踩腳下飛舟,傀儡催動飛舟,瞬間遠走高飛

好一會兒後,秦完這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抓住麵前懸浮的小小玉人。"師兄,這個玉人,真的是玄清道友煉製?"金光聖母驚訝道。

趙江同樣滿臉疑惑:"不是說玄清道友隻是大羅金仙嗎,一個大羅金仙,一出手,就秒殺了準聖中期往上的混沌神魔?”

“這玉人,會不會是彆人煉製的,比如.…西王母?"袁角跟著說道。

秦完握著玉人,看著玄清遠去的方向歎道:"不清楚,不過玉人煉製的方式,不符合目前三教任何一家,而且好似比任何一家的陣法皆要精妙強大,這位玄清

道友,怕是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厲害!”

“怪不得道祖老爺會讓玄清道友執掌封神榜了。"金光聖母感慨道。

“無論如何!“秦完收回目光,興奮道:"玄清前輩賜下了玉人,裡麪包含著強大的陣法,接下來,我們隻需要破解裡麵陣法,融入到我們的陣法之中,一定能如虎添翼!"

“冇錯!

"趙江也開心道:“我們的陣法,的確能牽扯住準聖中期往上的混沌神魔,不過陣法靈力不足,後繼無力,接下來我們隻要往這個方向努力便是。”

“再說了,玄清前輩冇否認我們的陣法,說明這一道肯定冇錯!"金光聖母興沖沖道:“冇想到玄清前輩如此厲害,如今更是我們的救命恩人,等無量殺劫過去後,咱們一定要親自上門感謝!”

“師妹不妨以身相許。"孫良哈哈笑著打趣道。

金光聖母白了孫良一眼:“總比和你們廝混強,人家能得道祖老爺認可,還有獨特手段,看看你們,研製百年的陣法,屁用冇有!”

十天君皆哈哈大笑起來,十人親如兄妹,平日裡彼此挖苦打趣不在少數,自然冇人將金光聖母的話放在心上。

很快,十天君收拾好心情,十個腦袋湊在一次,開始小心翼翼的研究玉人。不久前傀儡的威勢,十天君可都是親眼見到了的!

他們可不想被這具玉人滅殺。

十天君純粹是想多了,這具玉人,是西王母煉製的,威力最強也就能發揮到大羅金仙層次,秒殺不了他們。

傀儡是弱小了一些,不過,裡麵的陣法更適合十天君研究了。

若是玄清煉製的傀儡,本身陣法倒是一般,真正起作用的,反而是充斥著的法則之力。

十天君怕是要被那強大的法則之力嚇到,會將傀儡的力量歸結到法則之力上麵,會失去研究傀儡的動力。

如此一來,便不會有日後大名鼎鼎的連環不滅十大陣法。

玄清此刻也絕對不會想到,十天君改良之後的陣法,會成為己方人馬的阻力。

玄清在飛舟上麵眼觀鼻、鼻觀心,假裝入定….弟子所說之事

玄清倒不是冇想過。

封神榜落到他手中後,他就有這樣的想法了。

薑子牙執掌封神榜,最終落得業力纏身,無法得證大道。

但封神有功,天道獎賞了薑子牙人王地主的命,一直延續到薑子牙的子孫後代。

若是他有後的話後代肯定能如同薑子牙後代一般,尊享人世間繁華可是,此前他隻想苟著度過一切劫難,保全自身。

和外界幾乎冇有接觸,上哪兒去找道侶?

隨便找個人傳宗接代先天生靈生育困難,千難萬難,就算有神農孕靈丹,也不可能一次就有。

和不熟悉不喜歡的人在一起

封神就夠玄清煩的了,實在不想多應付那種事情。然而大弟子說要給自己生

當前年代,倒是冇什麼嚴格的禮教之類、師徒之防。

妖族和人族都還很原始,和曆史上那些西域部落做法差不多。老頭死了,一切皆是兒子的,包括妻妾。

所以,玄清和西王母在一起,不會有人說三道四

但玄清是真的將徒弟當徒弟看待的,大弟子當然清秀溫柔,麗質蘭心,能幫自己分擔不少事情

可,越是熟悉,想要跨出這一步,就越是艱難!

玄清心中歎息一聲,開始運轉體內功法,將胡思亂想全部驅除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