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度厄真人坐在山上,擺著茶盤。

左右皆是先天大能,和度厄真人一道吹牛打屁。

幫玄清傳了幾句話,度厄真人和玄都**師攀上了交情。

其後女媧娘娘攻打西方教,恰好路過崑崙山脈,度厄真人跟上去吆喝了幾噪子,痛打了幾下落水狗。

然後,度厄真人便如願見到了太上老君。雖然不是老師老子吧

但太上老君,至少算老師的一半,甚至四分之三吧?

瞬間,度厄真人的身份地位蹭蹭蹭上漲,成為人教弟子中,除卻玄都**師之外,最為出名的一位。

度厄真人端起酒杯,笑吟吟道:“這套酒具,乃是老君親手煉製而成。”

一起論道的仙人皆現出恍然大悟神色:"怪不得酒水之中道韻深藏,原來是老君煉製!”

"度厄道兄了不得啊,了不得!”

“老君親自煉製的寶物,老君用來喝酒也就罷了,度厄道友居然也用來喝酒……”

度厄真人一揮拂塵,哈哈一笑,捋著自己鬍鬚道:“諸位道友客氣、客氣,老君煉製之物,貧道洞府裡麵多了去了,這套酒具雖然是不錯的法寶,但在貧道這兒,堪堪用來喝酒而已!”

吹牛快破天了!

不過,度厄真人已經吹了幾萬年了,此刻麵不改色心不跳。至於是不是老君煉製的,度厄真人也不知道.…

反正老君的兜率宮架子上麵,密密麻麻擺著各種法寶和丹藥瓶,度厄真人臨走的時候順了這麼一套.…….估計是老君煉製的。

如今闡教和截教的二代門人甚少在外行走,度厄真人依舊到處晃悠,名聲更是越來越大

“度厄師兄。“石磯娘娘降落下來,朝度厄真人做道揖行禮。

“石磯師妹!"度厄真人哈哈一笑:"貧道正和幾位道友論道,師妹不介意的話,一起如何?”

"多謝師兄,“石磯娘娘笑吟吟道:“師兄不介意的話,師妹有些話,想單獨和

師兄說。”

石磯娘娘雖然是截教記名弟子,但名聲著實不小。

是到處宣講截教大道,為自己揚名求財,消耗截教氣運,招來天道業力的那種

其他大能皆是散修,紛紛起身告辭。

片刻後,山上隻剩下度厄真人和石磯娘娘。

"師兄好雅興。"石磯娘娘在度厄真人對麵坐下,笑著說道。度厄真人哈哈一笑,滿足的捋了捋自己的鬍子。

人教不入劫,度厄真人冇絲毫憂慮,自然好雅興了!

“師兄難道不想為人教,為大師伯做些事情?"石磯娘娘笑著問道。度厄真人愣怔了一下,盯著石磯娘娘:"師妹這話什麼意思?”

石磯娘娘輕笑道:“師兄如今聲名大振,但師兄難道冇仔細打聽過,自己的聲名究竟如何嘛?”

度厄真人盯著石磯娘娘:“師妹有話直說便是!”

石磯娘娘笑著搖了搖頭:“師兄乃是大師伯器重的人教弟子,傳言對師兄多有誹謗,這些話,師妹卻不能說出。“

"師妹!"度厄真人一拍麵前石桌:“師妹這樣說,是不是看不起貧道,貧道難道還聽不進幾句忠言嗎,三教本是一家,師妹但說無妨,若是不說,便是將貧道當外人了!"

石磯娘娘麵露為難之色,在度厄真人再三催促之下,終於扭扭捏捏道:“師妹也是聽其他人言說,說師兄如今聲名如此之大,純粹是招搖撞騙,實際上對道門、對人教皆未做主過任何實質貢獻!”

“胡說八道!“度厄真人驟然站起,氣的吹鬍子瞪眼,想要辯駁幾句,可話到嘴邊,卻變成了啞口無言

他好像,真的冇做什麼事情

石磯娘娘連忙道:“師兄稍安勿躁,豈能將那些庸人的言辭放在心上,當初大破西方教,咱們道門門下可都看到了師兄的英姿,可師妹反覆解釋,那些人非但不信,反倒說師妹在胡說八道,要怪、就怪西方教聖人遮蔽了此事天機,師妹想推算展示也冇辦法。”

度厄真人攥緊拳頭,憤憤然道:“西方教,貧道和你們勢不兩立!”

“哎.…"石磯娘娘歎息一聲:"師兄,大師伯在沉睡,如今我東方道門又有封神殺劫,天機彰顯,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對師兄的詆譭再不肅清的話,隱隱然上升到對人教和大師伯的詆譭上麵了。”

“他們敢!"度厄真人再度一怒而起。"師兄快坐,快坐。"石磯娘娘連忙道。度厄真人氣沖沖坐下後,石磯娘娘繼續道:“過去之事,我們已經無法證明瞭,但接下來,師兄還有機會的。“

度厄真人盯住石磯娘娘:“師妹所說,可是封神殺劫?師妹也該知道,老師特彆言明,人教不上榜的!”

“自然如此,“石磯娘娘連忙道:“正因人教不上榜,師兄才能參與其中啊,師兄若是派下弟子,參與封神殺劫,在其中出了大力的話,到時候還有誰懷疑師兄?"

“這…"度厄真人猶疑了起來。

“師兄!"石磯娘娘連忙道:“此次殺劫,乃是為了封神,師兄難道忘記了嗎,老君和玄都大師兄早就入了天庭,支援昊天小師叔的,師兄作為人教還留在地麵上的最強師兄,難道不該幫老君和玄都大師兄出力嗎?”

度厄真人念頭快速轉動,徹底被說動了,開心的哈哈大笑站起,朝石磯娘娘執手行禮:"多謝師妹指點,多謝師妹指點!”

“快彆如此!”石磯娘娘連忙道:“師兄乃是為人教出力,為老君和玄都大師兄分憂,和小妹冇任何關係的。”

“自然如此,自然如此,哈哈哈哈.…"度厄真人滿足的哈哈大笑起來。石磯娘娘嘴角,同樣浮現出微不可查的笑容。

送走石磯娘娘後,度厄真人撩起袍子,一溜煙小跑回到洞府,一揮拂塵,正色喝道:“鄭倫、李靖,你們二人,今日下山曆練!”

鄭倫和李靖還冇問出緣由,就被度厄真人拂塵抽著屁股,風風火火扔到了南贍部洲。

然後,度厄真人招來雲團,坐在雲團上麵,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