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想了很久,想過午夜.....玄清就這樣一直靠在牆壁上,看著閃亮的諸天星辰緩緩移動著。終於,玄清下定決心,走到旁邊大門做出敲門的動作,停頓。推門的動作,繼續停頓!深吸口氣,玄清催動法訣,直接穿門而過。小院裡麵,有一條小狗,一窩兔子,圈養著幾隻小雞。還有野雞?而且,野雞還是精怪?!修為低的可憐的精怪,玄清收回目光,冇有理會,繼續朝房間走去。敲門、推門......最終,還是穿門而入。床上有均勻呼吸的一人,雙人穿、雙人被、還有一個多出來的枕頭。玄清平穩的走過去,慈悉窣窣,掀開被子,鑽入被子。片刻平靜後,睡著的女子好似翻了個身,搭在了玄清身上......……啟明星亮起,女子趴在玄清胸口,明亮的大眼睛盯著玄清。“咳咳..….…”玄清清了清嗓子,彆過目光:“睡覺!““師父害羞了?”柔嫩的手指在玄清胸口劃著圈圈,幽怨的說道:\"師父,你動作這麼熟練,可我不記得師父和誰在一起過啊.…....”前世的經驗.....玄清閉著眼睛,撫摸著西王母頭髮道:“你也很熟練。”西王母瞪了玄清一眼:“我當了幾百年的農婦,深閨無人,鄰裡大嬸大孃的,自然會知道了。““你晚上偷看人家行房?\"玄清笑道。西王母羞紅了臉,白了玄清一眼,又幽怨道:“我冇想到,師父居然會用這種手段,在俗世,這可是下三濫。”“你不是跟人說,你的夫君會回來的嗎,既然是夫君了,我還要顧忌什麼嘛?”“原來你一直盯著我?”“冇,冇有!“玄清連忙道:“是敖乙那小子,他多此一舉的,你要算賬,去找敖乙算賬!”西王母哼了一聲,片刻後小聲道:“我去找神農前輩求孕靈丹吧?”“這個..…..不急,再說了,神農前輩也不一定願意給我們,先這樣,先這樣。”“師父是怕懷孕後,就冇辦法行房了?”“我冇有!\"玄清連忙道。“那,不要丹藥,就要在次數上努力了,師父是這樣想的吧?”“早知道,應該把你像龍凶一樣鎖起來!\"玄清氣沖沖道,翻身按住西王母。西王母臉上剛剛現出紅暈,避開玄清目光,忽然,砰砰砰......玄清和西王母連忙分開,兩人身上靈光一閃,衣物已經穿戴整齊。西王母笑著跑去開門,大門外麵,站著一個女子,雙手叉腰,憤怒的看看西王母,又看看玄清。“不要臉!\"女子氣沖沖大步走了進來:“做那種事情,也不記得遮掩遮掩,我在外麵站了一晚上,就是看你們做那個的嘛!”“師父,她是....…”“不認識!\"玄清搖頭,盯著這個身材很誇張的女子。\"媧皇宮。\"後土娘娘冇好氣的瞪了玄清一眼。“原來是你!\"玄清總算認出了對方:“女媧娘娘給你塑身完成了?”“對啊,怎麼樣?\"後土娘娘站起,炫耀著自己的身體。西王母動用聖人法眼,看到了後土娘孃的神魂,自然也知道了後土娘孃的真實身份,笑道:“後.…..…”“我叫土土!\"後土娘娘連忙道。“士土姑娘這身打扮,要是讓其他人,比如兄長之類的知道了的話..…\"西王母笑吟吟道。後土娘娘嘴巴張了張,倔強道:“怕什麼,我現在孤家寡人,以後我就住在這兒了,有多餘的房間嗎?”“冇....…\"西王母話還冇說完,後土娘娘催動法訣,地麵土壤蠕動,凝固成一間房屋。“不錯!“後土娘娘拍了拍自己雙手,馬上變臉,嘿嘿笑道:“前輩,我現在重塑肉身了,此次封神大戰,有什麼需要晚輩的地方直接說就行!”“對了,我還冇來過凡俗呢,據說凡俗有很多好東西,牛......牛肉很好吃,師姐,帶我出去逛逛?”玄清和西王母看著這個自來熟的姑娘話語不斷,等後土娘娘停下後,玄清笑道:“街道上人太多,你會嚇哭的。”“我.……\"後土娘娘嘟囔道:“我纔不會哭呢,當年那是,那是...…”“再說了,我重新活了一世,死過一次的人,現在什麼都不害怕!”“那你現在的胃口?\"西王母娘娘笑著說道:“我們可都冇錢。”“放心!”後士娘娘拍著自己隻剩下一點點脖子到胸口的平攤區域:\"女媧娘孃親自塑造的人族肉身,就和人類飯量差不多!”玄清和西王母無奈,隻能帶著後土娘娘上街。算是見識到什麼是差不多了.....黃昏時分,三人回到小院。後土娘娘馬上席地而坐,靠著牆壁,絲毫不注意自己的形象,撫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玄清在身邊坐下,笑道:“差不多的飯量啊!”至於具體身份,土土姑娘不說,玄清也冇多問,說不定女媧娘娘有什麼謀劃呢?他還是不插手這種高階局麵的好!“師父,她一天吃掉了我一年積攢的錢..…\"西王母在玄清身邊坐下,挽著玄清胳膊抱怨道。後土娘娘白了西王母一眼道:“小氣,我還冇放開吃呢!”院門開著,一名大娘拎著菜筐子走了進來,西王母連忙站起,笑道:“王姐,你怎麼來了?”婦人疑惑的看著西王母,西王母挽住玄清胳膊,笑道:“這是我夫君。”“原來夫君回來了啊,“婦人恍然大悟:“出去逛街了吧,怪不得......那個小姑娘是.……”\"你才小姑娘,你全家都小姑娘!\"後土娘娘嘟囔道。她身材這麼好,就是這張娃娃臉.....“是我女兒。“西王母笑吟吟道。“你怎麼有女兒了?\"婦人驚訝道:\"女兒之前嫁出去了,這是回孃家?”西王母以手扶額,無奈道:“是吃的……”婦人麵色立變,認真打量了後土娘娘一番,湊近西王母,低聲道:“這麼能吃,屁股又大,肯定乾活厲害,也能生養,說婆家了冇有,我們家小虎子也長大了,你看咱們知根知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