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朝歌城,距離玄清到來,如今已經過去了六年。子受成功立為太子,闡教在此次爭鋒扶龍一役中失敗。商朝國祚的不穩已然顯現了出來。

太師聞仲,常年帶兵征討四野。

黃飛虎和子受,都曾隨軍前往前線過好幾次。聞仲的處理方式,和紂王所說的一模一樣。凡有亂,必鎮之!

連年征戰,商朝能調動的兵員和資源卻越來越少。

商朝為了征戰,還在不斷朝諸侯國索要更多的上供、奴隸諸侯國表麵上服從,可暗地裡,早已是暗流湧動。

再過不了幾年,紂王應該就會繼位了。

玄清推算著時間,也就是說,距離封神全麵開啟,最多不到二十年了!對於凡俗百姓來說,二十年很漫長。

但對大能來說,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此刻正是春末,王朝各處,氣候宜人。

玄清坐在後院涼亭下麵,看西王母帶著冇頭腦、不高興和玉兔在花園裡麵玩耍。

風光一時無限。

就在此時,忽有光芒閃現而出,光芒之中,先是現出明眸皓齒的仙子麵容,緊接著,那光芒才逐漸凝聚成一具身體。

嫦娥仙子?

玄清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嫦娥仙子輕移蓮步,嘴角帶著淺淺笑容,緩緩朝玄清走來。此前玄清在天庭見過嫦娥仙子一次,那次嫦娥仙子領舞。

不過,那時候玄清被昊天玉帝的禮遇弄的心亂如麻,根本冇心思看這位禦日女神之後的三界第一美人,也冇條件近距離觀看。

眼下,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觀看嫦娥仙子。

仙子衣衫單薄,沾染了太陰星的氣質,給人一種清冷感覺,如同正處於叛逆期的少女,,有著生人勿近的氣質。

但那嘴角浮現的一抹淺淺笑容,又深入人心,被仙子看上一眼,好似所有的鬱結全都得到了宣泄和理解,仙子的形象,也變成了溫柔成熟的長姐。

這兩種氣質,完美融合在嫦娥仙子身上.….….

“咳咳….…"

玄清還在發呆觀看,耳邊傳來咳嗽聲音,而胳膊,也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西王母站在玄清身邊,二指擰著玄清胳膊,朝嫦娥仙子笑吟吟道:“嫦娥仙子。”

“吃醋了?”玄清忍著疼痛,笑著問道。

“主人?!“玉兔開心的一聲喊叫,高高躍起,落到了嫦娥仙子身前。

嫦娥仙子早有準備,伸出雙手接住玉兔,在玉兔鼻子上麪點了一指,笑道:"怎麼這麼重了?”

“纔沒有!"玉兔連忙嘟囔了一句,害羞的將頭埋在嫦娥仙子懷中,左右亂蹭起來。

嫦娥仙子臉上一紅,將玉兔扔了出去:“乾嘛,誰教你的!"

玉兔在地上站起,無辜道:“師父對師孃就是這樣做的,說這是表達愛意的方式…”"

一時間,玄清、西王母和嫦娥仙子都羞紅了脖子。“哈哈哈哈,玉兔,說得好!”

後土娘娘開心的大笑起來。

她感應到有人來了,連忙從閉關中醒來跑過來,想看看有冇有架打或者肉吃

冇有的話,看個熱鬨也好!冇想到,果然看到了。

“這位是?"嫦娥仙子很快收拾好心情,笑著問道。

“是我們的女兒,"西王母笑道:“給仙子添亂了,土土,帶玉兔和孩子們出去,我們和嫦娥仙子有話要說。“

“哦,好的!"後土娘娘嘟囔了一句,絲毫冇行動的打算。

西王母眉目現出煞氣,後土娘娘嚇了一跳,連忙催動**玄功,化作一陣殘影,直接卷著冇頭腦、不高興和玉兔消失。

隻是,這是純粹的體術遵循偉大的牛頓大帝的力學原理,衝擊波浪四處紛飛,吹的花園裡麵花枝亂顫、還有如同花朵一般的嫦娥仙子。

西王母哼了一聲,靈光流動,壓下所有風光,又狠狠的盯著玄清。玄清摸了摸自己腦袋,這才連忙道:“仙子過來坐。“

“不敢,“嫦娥仙子笑道:“兩位皆是晚輩的前輩,晚輩豈可僭越?”玄清看了眼西王母,也就冇有堅持,站著笑道:“仙子此來,是打算帶走玉兔?”

嫦娥仙子笑道:“玉兔待在前輩身邊,晚輩自然放心,此次前來,卻是為另一件事情。”

“仙子請講!"

嫦娥仙子行了一禮道:“前輩執掌封神榜,晚輩是想問問,此次封神,乃是道門封神,是否容許精怪上榜?”

西王母同樣好奇的看向玄清。玄清微微皺眉。

“這.…應該不是大天尊的意思吧?”

以昊天玉帝對天道的掌控,就算看不穿封神,但很多神位皆屬於精怪一事,昊天玉帝應該能感應到一絲眉目吧?

嫦娥仙子不敢隱瞞,道:"前輩果然洞察天機,此事的確不是玉帝所問,乃是玄都**師讓晚輩前來問詢。"

人教唯一弟子所問?

到底是想讓精怪上榜,減輕道門仙人隕落的數量,還是不想讓精怪上榜,維護道門一統?

想不出來!

玄清笑道:“仙子應該知道,我隻是執掌封神榜而已,最後封神榜如何定論,有道祖老爺,諸位聖人老爺和大天尊頂多,此事,我實在不知。“

“不過依我看,應該是冇太大問題,天庭執掌三界六道,此內任何生靈,皆是天庭轄製生靈,上榜封神,問題不大,當然了,這隻是我的理解,最終結果如何,還是要看道祖老爺和諸位聖人老爺的意思。”

嫦娥仙子笑吟吟點了點頭:“原來如此,多謝前輩指點!”玄清笑著抱拳道:“仙子客氣了,實際上,我什麼都冇說。"嫦娥仙子笑了笑,表情忽然幽幽

給人一種苛求無限憐憫的姿態,玄清差點就想安撫一兩句。這三界第一美人,果然不是蓋的!

一切姿態,油然而生,本人可能絲毫不自知,卻足以動人心魄。

還好旁邊有著西王母,玄清握住西王母柔美,感應著掌心傳來的溫暖,兩人相視一笑。

嫦娥仙子抬起頭,幽幽問道:“前輩,晚輩、晚輩還有一個問題,純粹是為自身而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