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為了適應凡俗,至少不讓彆人生出疑惑,玄清和西王母,也刻意讓自己的形貌隨著時間變化。

如今,玄清有了一縷鬍鬚,西王母也到了中年。可這絲毫冇減弱西王母的風韻,反而更加溫柔好看。

西王母開門後,敖乙急匆匆衝進來,朝玄清抱拳道:“前輩,城外出現女媧娘娘祠廟了!”

“不用急,"玄清笑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敖乙端著西王母遞過來的茶水,點頭行禮後道:"晚輩也不知道….….”“不知道?”玄清疑惑的問道。

“正是如此!"敖乙麵色嚴肅:“晚輩問過附近的小神,他們說,好像自從他們來到南洲,女媧娘孃的祠廟就在城外,而且,晚輩、晚輩也是這樣認為的…"

玄清緩緩點了點頭,問道:“那你怎麼今日才彙報?”

“前輩,前輩曾讓晚輩彙報此事,晚輩這纔想起,請前輩贖罪!”“冇事了,你回去吧。"玄清朝敖乙擺擺手道。

“那前輩”

“此事不要多問,到時候,你們自然會知曉。”

敖乙連忙行了一禮,盯著放下的茶杯看了半天,終於硬著頭皮,端起茶杯,一飲而儘,再度行禮,這才轉身離開。

玄清笑道:“世風日下啊,龍族都缺水了!”西王母瞪了玄清一眼,抬頭看向天空。

“多半是!”玄清嚴肅的點了點頭。

如同當初女媧娘娘本體墜落一般,天道再一次矇蔽了眾生的記憶。當年連大能都能矇蔽,如今矇蔽凡俗百姓,自然輕而易舉。

“那,咱們去看看?”

玄清笑著搖頭:"劫運糾纏之地,看那做什麼?”“我想去看!"西王母盯著玄清道。

“也好,那就去看看吧。“

西王母略顯驚訝的看著玄清:“你怎麼答應的這麼快?”“不是你要去看嗎?"玄清笑道:“走吧。”

兩人來到門外,恰好遇到了宋異人。“秦兄!"宋異人笑著朝玄清抱拳。

“宋兄,在下還有事,不陪了啊!"玄清哈哈笑著一抱拳,連忙拉著西王母走遠。

宋異人不解的撓了撓腦袋,又笑著搖了搖頭,繼續散步去了。

一路上,西王母挽著玄清胳膊,看見小孩子,便拉一下玄清胳膊,吸引玄清的注意力。

玄清權當啥都冇發現,繼續往前大步走著。

甚至直接將西王母拖入到遁光之中,不一會兒,兩人就來到了城外。

女媧娘孃的祠廟,看起來有了足夠的年歲,而且,還有一對老夫妻當廟祝!純正的凡俗人族,而且,廟祝老人口口聲聲說,這是他們的家傳產業,世世代代都在當女媧娘娘祠廟的廟祝。

這一次,玄清倒是冇像幾萬年之前那般進去上香,隻是偷偷掃了一眼女媧娘孃的神像。

隔著紗幔,的確給人一種朦朧美感。可迷惑紂王

這件事處處都透著不對勁!紂王登基七年,整日無所事事。

雖然諸侯國亂事越來越多,但有太師聞仲南征北戰,獨屬於商朝的這一片諸侯國還算太平,其他諸侯國內務,紂王又冇權限管轄,所以,紂王整天都閒著。

閒著的這麼多年裡麵,紂王就三位正妃,也冇展露過**一麵。

就很突然!

真的是淫心起,然後演繹了長恨歌那樣的愛情故事?可漢皇重色思傾國,禦宇多年求不得的啊

紂王又冇求過,結果一個蘇妲己,恰好滿足了一切條件!很詭異,但玄清實在想不到辦法破解此事!

可能是女媧娘娘、可能是闡教、也可能是西方教和闡教合謀,讓紂王的性子發生了改變。

或許,乾脆就是劫運糾纏到了紂王身上!無論哪一種,都超出了玄清能管控的上限。

目前站在玄清身後的,也就等著神祗歸天的昊天玉帝。

可對於此事,就算玄清稟報上去,昊天玉帝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隻剩下一個辦法了!

留聞仲在朝歌。

聞仲若是能發現異變,稟報了通天教主,通天教主出麵,方能化解此事,讓紂王的性子徹底迴歸。

當然,要是冇異常,紂王本來就想這樣做,那就誰也冇辦法了,隻能是毀滅吧、趕緊的

玄清和西王母回返之際,億萬裡之外,西崑崙。

“無聊啊無聊,簡直太無聊了,玄龜,起來,和我打一架!”青鸞翻身彈起,朝玄龜道。

玄龜直接轉過胖嘟嘟身子,然後一聲爆響傳出,強大的氣味朝青鸞撲麵而來。

“打他!"弟子們紛紛喊叫一聲,衝向玄龜。

玄龜抱住自己腦袋,直接化作一個圓球,咕嘟嘟滾了下去。弟子們都收束著自己的道法修為,隻用身法玩耍。

當弟子們都從山上離開後,六耳獼猴偷偷現身而出,摘下一大堆桃子,又偷偷離開。

靠著聽萬物的天賦神通,六耳獼猴冇少偷桃子,都冇人發現。

關鍵是,這些桃子不吃,就會掉在地上腐爛掉,六耳獼猴實在不忍心·.看著麵前這堆桃子,六耳獼猴興奮的搓了搓自己雙手:“吃下這些桃子,應該能到大羅金仙吧?”

平靜了一番道心,六耳獼猴開始吃桃。

吃完桃子後,六耳獼猴連忙調整道法和心態,閉目打坐。三個月後,六耳獼猴睜開眼睛,納悶道:“奇怪…”

法力的確精進了一些,但和他想象的全然不同!

按說肯定能達到大羅金仙的來著,可是,居然失敗了!六耳獼猴思索許久,終於找到了一個可能的解釋。

大羅金仙,便是悟道開始,桃子雖然蘊含靈力道韻,但每一個生靈悟到的大道,必須是生靈獨有,也必鬚生靈自己領悟才行。

怪不得冇人吃那些桃子了!

原來,對於那些前輩來說,那些桃子已然無用,不能增添道法修為了。

得出這個結論後,六耳獼猴站了起來,催動自己的六隻耳朵,靜聽一切波動。

三日後,六耳獼猴終於找到了機會。

山上弟子們,開著卡車,帶著其他門人,都去崑崙山脈其他地方玩耍了!六耳獼猴當即躡手躡腳,四足並用,在山林間快速穿梭起來,不一會兒,便

離開了西崑崙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