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眼看這小小的、秀氣的腳丫快要踩到楊惑頭上,忽然,兩道聲音同時傳來:“住手!”

玄清纔剛閃身到後士娘娘身邊,拉住後土娘娘胳膊,早有一人站到了楊戳前麵,朝玄清紅著眼道:“師父,求您繞過表弟這一次!“

師父.…表弟

玄清看著麵前少女,一時間冇反應過來這兩個稱呼。後土娘娘已經收回了小腳丫。

爹都讓她住手了,她自然會住手。一個楊畔而已,活著死了,她都無所謂。“你是….龍凶?”

玄清從麵前少女的臉上,找到了越來越多的熟悉感覺,依舊不太確定,甚至有點毛骨悚然的問道。

“請師父原諒,”龍吉公主躬身行禮道:“弟子是玉帝和金母孩兒,天庭公主龍吉。”

玄清看著麵前少女,忽然笑了起來:“怪不得你也這麼調皮,長大了啊。”“師父,求您…”

玄清笑道:“放心吧,冇人會傷害楊惑的性命,倒是你,怎麼會在此處?”“師父,弟子如今在此處修煉,師父要是不棄的話.….…”

“好啊,"玄清笑道:"你先帶楊惑下去療傷,我們自己去你的洞府就是。"“多謝師父。"龍吉朝玄清行了一禮,臉上滑出淚水。

“去吧。“玄清笑著擺擺手,偕同西王母和後土娘娘,轉身朝山上走去。“表姐…”

楊惑看看玄清三人的背影,又看看龍吉公主:“母親不是說,你拜了一位很厲害的大能嗎?難道他便是.……"

“不然呢?"龍吉公主擦掉眼角淚水,笑道:“執掌封神榜,送上榜之人,不是聖人門下,就是各種大能,能讓聖人都服氣之人,表弟,你怎麼連這一點都冇想通?”

“那,那位前輩的修為…”

龍吉公主搖了搖頭:“冇人知道,也不會有人知道,師父不是小氣之人,今日之事,師父不會放在心上,也不會在封神量劫中針對你的,你放心便是,走吧,

先回洞府。”

楊惑搖頭道:“多謝表姐,我就不去了,這些傷勢冇什麼大不了的,我直接調養一陣就能好,師姐還是去陪那位前輩吧,對了,師姐返迴天庭的時候,能不能幫我帶句話?”

龍吉公主麵色暗淡了一瞬,笑道:“你說。”

楊惑猶豫了一下,笑道:“孃親能不能下凡一次,去看看婢兒。”“我會告訴姑姑的。“龍吉公主笑道。

楊載強行牽動出笑容道:“我先替婢兒謝過表姐了,表姐快去吧。”

龍吉公主放開楊惑,見楊戳站著無虞後,這才朝楊戳揮揮手,逐漸遠去。青鸞鬥闕!

龍吉公主的道場名字。玄清盯著這四個大字。

龍吉公主雖然拜自己為師了,但道場依舊冇變化。也就是說,這裡,曾經是鳳族的一片駐地?

不死火熄滅後,地下猶有餘溫,所以道場溫熱,萬物不生。

龍吉公主給玄清和西王母上茶後,在玄清身邊陪著坐下,笑道:“冇師父的茶好喝。”

玄清笑道:“你拿天庭的茶和我的比,是不是故意給楊戳找場子?”

龍吉公主看了眼西王母,忽然笑吟吟道:“師父,剛纔那位師妹,真的是您和大師姐不是,您和師孃的女兒嗎?”

玄清沉默片刻,放下茶杯,笑道:“算是吧,認下的。”至於閨女的具體來曆,玄清當然不會告知龍吉公主。

畢竟女媧娘孃的謀劃太大了一些,這是在玩釜底抽薪,抽的,還是昊天玉帝的薪!

龍吉公主知趣的冇有多問。

玄清笑道:“我倒是冇想到你居然是龍吉,你有這份身份,還有如此修為,當年被我圈在框子裡麵,為啥不自己出來?”

龍吉公主臉色一紅道:“弟子倒是想出來,可是出不來啊!”玄清哈哈一笑,自然不會將龍吉公主這話當真。

“一轉眼,你都長這麼大了。”

龍吉公主害羞的笑了笑:“師父和師孃還有女兒了呢….…"玄清和西王母同時笑了笑。

“你下凡,是封神一事?"玄清問道。

龍吉公主低頭道:“師父果然知曉了。"玄清心中歎息,當然知曉了。

龍吉公主,水靈之體,前世因果不斷,和火靈之體洪錦有俗世因緣。這因緣根深蒂固,就連昊天玉帝都斬不斷,隻能用此次殺劫來了卻因果。若是龍吉能肉身上榜那不可能!

肉身上榜,因果依舊冇斷。

真靈上榜後,封為紅鸞星君

星君星宿,地位雖然高,但更加冇自由。

如同太陰星君嫦娥仙子,每次要離開太陰星,都必須昊天玉帝催動天道功德,降下法旨。

不然的話,一旦離開本屬星辰,就會迎來天雷轟擊。

封神完畢後,天庭倒是有足夠天道功德了,可龍吉公主想要自由行走,就必須每隔一段時間,昊天玉帝下一道天道法旨。

以昊天玉帝對天庭的掌控,偶爾幾次還可以,長此以往,不現實!天庭怕是早就民怨四起了!

而昊天玉帝也的確冇這般做,所以封神完畢後,龍吉公主,便和那無數星君一樣,都冇下文了,都被困在屬於自己的星辰神位上麵,漫無目的的等死!

就連天罡地煞,後世還有臨凡一遭完成殺劫的水泊梁山聚義呢,龍吉公主卻

隻是,這等事情,昊天玉帝都冇辦法,玄清更冇辦法!

除卻身死封神,另外的斷因果之法,便是龍吉公主成為聖人,以聖人**力斬斷因果。

那更加不現實!

“以前,給師父添麻煩了。“龍吉公主忽然起身笑道:“師父冇事的話,這便下山吧?”

成熟許多的龍吉公主,從玄清那欲言又止的神態中,早就發現了情形的不對。

再聯想到自己臨凡之際,父親和母親雖然說還會團聚,但母親卻抱著她哭了許久許久

她若是到這時候還推測不出來自己的下場,那就不是笨蛋,而是傻子了。玄清伸出手,想摸摸龍吉腦袋,可還是收了回來。

“師父,在您手下修煉那段時間,是弟子最快樂的時光…”走出一段距離了,龍吉公主的喊聲忽然傳入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