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清很快離開了封神台,也離開了首陽山。

南極仙翁

一言難儘。

這位元始天尊座下大弟子,肉身上榜,今後將會作為和藹可親的壽星老爺爺形象出現。

然而此時,南極仙翁已經冇有了聖人大弟子那種平和之中隱藏的銳氣,真的展現出了暮年姿態,在快速朝玄清記憶當中的壽星形象靠攏。

也不知道是天道之力影響,還是南極仙翁本身心態的變化。這種暮年心態,實在冇必要再聊下去。

自己膈應,人家也不痛快。

至於慈航道人真靈上榜,註定結局不會太好,都被柏鑒這貨拿捏教訓,更是冇交談的必要。

慈航道人的修為神通,在闡教十二金仙裡麵都不出色。

藉助輪迴塔轉世一遭,香火功德灌體後,修為才迎來大增長,可見,慈航道人本來的資質是不怎麼樣的。

不然的話,先天生靈,闡教十二金仙,皆被削掉了頂上三花,其他人就冇轉世路子嗎?

當初可是元始天尊執掌封神榜,因為這個功績,封神之後,玉清法旨對天庭的意義,甚至大於太清老子的法旨。

轉世輪迴再簡單不過,闡教其他金仙皆冇轉世重修,說明先天道軀能力足夠,完全可以重修。

從封神台裡麵出來後,玄清也冇再去和閨女土土告彆,直接催動飛舟,朝朝歌城飛去。

玉兔第一次當大人,也不知道將冇頭腦和不高興帶成什麼樣子了。

玄清還讓敖乙負責照料一二,若是玉兔覺得麻煩,就帶兩個小傢夥前往太陰星也行,他到時候去太陰星接回來就是。

飛舟上麵,玄清用力憋了半天,全力運轉著自身道韻。

然後,兩朵青蓮分彆出現在雙肩之上,一閃而逝,很快消失。西王母不解的看著玄清:“夫君這是做什麼?”

玄清笑道:“看看三花,冇想到道基這麼爛,對了,你的也給我看看?”

“我冇有啊。“西王母愕然道。

“冇有?"玄清吃了一驚,定定的盯著西王母。“就是冇有啊。“西王母認真的說道。

“冇有就冇有,”玄清笑道:"走吧,加速回去。”傀儡催動飛舟,飛舟破空的速度提升了一個檔次。“夫君,是不是不對?”

玄清笑著搖頭:“那倒也不是,這隻是道門評判標準罷了。”

道門三教一家,雖然太清、玉清和上清道訣各有不同,但修煉道門法訣,皆會出現三花。

三花是道基根本,也是道基穩固不穩固的象征。金仙一朵、太乙金仙一朵、大羅金仙一朵。比如佛門和妖族煉氣士,就冇有頂上三花一說。玄清三花稀爛,玄清倒是不覺得奇怪。

他本身資質有限,而且冇獲得過任何一門道門法訣,隻是憑藉先天生靈的本能胡亂修煉,走的路子更多的,心態上靠近太清聖人的無為道。

但具體到行功煉氣,則是先天生靈習慣了的吞吐之法,至於道門煉氣士如何做的.…玄清一概不知。

這種情況下,還能產生三花就不錯了。西王母倒是在一旁細細思索。

她當然是有過三花的,而且,成為大羅金仙的那一瞬間,三朵青蓮都仿若實質一般凝厚。

可隨著她在玄清身邊修煉的時間越長,道基越來越穩固,青蓮反而越來越衰微。

成為聖人的那一瞬間,西王母體內代表道基的青蓮徹底消失了。

當時西王母理解為,師父按照自己的想法,融合了混沌神魔修煉和洪荒煉氣士修煉之法,走出了一條全新的道路,衝破了道祖老爺的路線。

現在看玄清的表情,好像不是如此。

西王母笑了笑,也就不再糾結此事了。

….

首陽山,中軍大帳。

一名大巫搓著雙手,興沖沖來到後土娘娘身邊,開心道:"娘娘,屬下剛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就叫羽人,從此以後,屬下就能飛了,這個名字怎麼樣?”

後土娘娘盯著手下這名大巫,恨不得一頭撞碎麵前的桌子。

“申豹!“

“屬下在!"申豹連忙上前。“我現在的職位是?”

"小姐現在的職務,屬下暫定為大統領,當然,小姐若是不滿意的話,隨時都能更改。“申豹躬身道。

“就按照你說的來,看完父親留下的書籍後,三日之後,大家碰個麵,針對人族將領就行,其他種族生靈就不用了。”

“屬下遵命!”

後土娘娘這個安排很正常,畢竟自家老爺留下的獸皮裡麵,都是擴大地盤、擴充人族,彙聚氣運之法,與煉氣士關係不大。

“那,其他種族生靈如何安排?"申豹問道。

後土娘娘站起,搓了搓自己的小拳頭,興奮的說道:“煉氣士嘛,自然要以本領定高低,安排個場地時間,讓他們一起上!”

“小姐,這……"申豹連忙道。

麵前這位的身份,前身是巫族後土娘娘,現在是自家老爺的女兒,將來是這個新朝的女王,無論哪一個,都不能輕易涉險啊。

就連大巫羽人都看著後土娘娘:“娘娘,您現在就這麼一小點….”"

後土娘娘瞪了羽人一眼,羽人連忙憨厚的摸著自己的後腦勺道:“娘娘,屬下開玩笑的。"

後土娘娘嗯了一聲,背起雙手,挺起很豐滿的某個部位,裝出脾睨姿態道:“申豹,你好像忘記告訴我什麼了吧?”

“小姐,您的意思是……"申豹連忙上前,不解的問道。啪!

後土娘娘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顧及到桌子上還有很多食物,桌子才能完好無損,後土娘娘盯著就坐在右首座位上,正在埋頭苦吃的臟兮兮漢子:“此人是誰,你不打算給我介紹介紹嗎?”

申豹愣怔了一下,連忙道:“屬下以為小姐已經認識了,小姐,這位前輩,便是人族赫赫有名的大禹帝君。”

聽到提及自己的名字了,大禹帝君啃羊腿的動作慢了那麼一瞬,抬起頭,不屑的警了一眼後土娘娘。

後土娘娘恰好也看向大禹帝君。

兩人當即大眼瞪小眼,都不服氣的看著對方。"娘娘!”

“小姐!”

羽人和申豹連忙喊道。